第142章 离别!

    十多分钟后,太子和段天都一起走了出来。

    “走吧,兄弟们,去咱们的八号包房。”太子走过来,一脸无奈的笑容。

    八号!

    我知道,这是太子作出了让步,估计是那个三叔的命令。三叔是新鸿的人,处理太子和段天都的矛盾,肯定是要稍微偏袒一下段天都的。就像是自己家的孩子跟别人家的孩子打了仗,父母肯定是要训斥自己的孩子,总不能逮着别人家的孩子打一顿。

    段天都一脸的冷笑,带着盛和一帮人走了。之前那个要抓我的刀疤青年,也在人群中,临走之前对我投来一个威胁的眼神。

    妈的,这个比!我都不知道怎么得罪了他,先带人堵我,又用眼神威胁我!

    如果太子跟段天都打起来,我一定要砍那个刀疤男一刀。

    “太子哥,那个三叔是谁啊?”太监忽然凑上来,一脸好奇的问道。

    “老头子的右臂。”太子说道:“我们新鸿坐馆的传统,一个好汉三个帮,左膀右臂和后腰。他是我爹的右臂,我自然要听他的话啦。”

    “他怎么在这里?”一直沉默不语的墨叔,忽然开口问道。

    “参加段天都的宴会来了,他说跟盛和这边谈点事情,生意上的事情。”太子一脸不屑道:“他还说段天都刚从外面回来,我们两个都是年轻人,多亲近亲近。说咱们新鸿与盛和,都是一家亲。”

    墨叔目光闪动了两下,也没有再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们一群人来到了八号包房,附近有不少盛和的人,不善的目光涌动,新鸿的人不甘示弱,两帮人怒目而视,火药味十足。

    “今天是我们兄弟聚会,你们都去大厅里呆着,或者去旁边的九号包间,也给咱们收拾了出来。盛和那帮扑街,跟他们瞪瞪眼就好了,别真打起来了。三叔说了,打起来了按照新鸿规矩处置。”太子挥了挥手,让新鸿的那些人散开了。

    我打量了一下八号包间,十分的宽敞,装饰的富丽堂皇,墙壁上镌刻着美轮美奂的浮雕画,窗口边悬挂着精美的风铃,一阵微风吹来,发出清脆悦耳的铃声。

    我们纷纷找位置坐下,椅子很软,坐着很舒服,椅背上垫的也有软绒。这里全部都是职高的兄弟,大概有二十多个,还有我跟超哥。

    我们全都坐下了,超哥更是把腰靠在了椅背的软绒上,一脸陶醉的表情。

    唯有墨叔,仍像树桩一般站在了太子的身后。

    我用胳膊捅了捅超哥的胳膊,小声说道:“超哥,同样是保镖,你看看人家墨叔多专业。太子哥都坐下了,他还站在身侧保护。你倒好,比我坐的都早。”

    “枫哥,这软绒靠着很舒服,你试试。”马文超嘿嘿笑道。

    我对他竖中指。

    “墨叔,我们这些年轻人的聚会,马上可能脱光膀子喝啤酒吹牛逼,你也不要掺和了,找个地方休息吧,这包间的里面就是休息室。”太子微笑着对墨叔说道。

    墨叔并没有动,只是淡淡的说道:“嗣儿,今天有点乱,我还是站在你身边的好。”

    “墨叔,你站在这里,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我们放不开啊。万一喝的起劲,把啤酒或者花生米撒在你身上怎么办?放心吧,有兄弟们保护我,我很安全。”太子笑嘻嘻的说道。

    “你们撒不到我身上。”墨叔一副酷酷的表情,然后退后一步说道:“我后退一步,不打扰你们的兴致。”

    “……”

    我脑袋上浮现出两缕黑线,这个被超哥称作高手高高手的墨叔,貌似有些古怪。这时候我才发现,墨叔留的是长发,只不过束了起来,发尾塞进了衣领内。

    最后,太子撒泼耍无赖,连拉带拽,把墨叔给弄进了休息室。

    墨叔瞪眼骂了一句:“臭小子!”

    全包间的人哈哈大笑,还是第一次见太子这么小孩子般的撒泼。

    我倒是有些好奇墨叔的身份了,可以看出来,太子把他当做亲人一般,比那个三叔要亲近的多。

    “没办法,这个老头脾气太古怪。”太子笑了笑,然后给张宇打了个电话,说道:“等会再点菜吧,宇哥还得一会过来,咱们先聊聊天。”

    大家都没有开口,气氛有些伤感,吃完这一顿饭,就要分开了。

    太子环视了一圈,视线落在了太监的身上。太监双眼无神,没有了以往的狂放与不羁,趴在那里仿佛一只病鸡。

    太子抄起一套未开封的餐具,对准太监的肩膀就要砸过去。太监怪叫一声,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满血复活!

    “干嘛,太子哥?”太监怪叫道。

    “死太监,哥哥要走了,你不唱支歌助助兴?”太子把手里的餐具放下,微笑着说道。

    太子的长相应该是仿他妈,一双桃花眼很秀气,脸型完美偏阴柔,长相俊美,微笑起来十分迷人。

    “正好这里有卡拉ok,太监哥来一个!”一个兄弟站起身,给太监递来了话筒。

    另一个兄弟则是去调试音响,打开了投影仪。

    我微微惊讶,这包间功能挺齐全的,弄得跟个ktv包房似得。

    “好吧,既然太子哥说了,那我就给大家带来一首阿杜的离别,送给太子哥!”太监握着话筒,一脸“深情”的望着太子。

    太子做出呕吐状,指着太监的鼻子骂道:“死太监,对哥哥唱情歌啊!你怎么不去死?”

    “没办法啊太子哥,我拿手的歌曲就这一首,还有华仔的爱你一万你,你说我唱哪个?”太监拿着话筒,一脸尴尬的说道。

    我们狂翻白眼。

    太子挠挠头,笑道:“貌似是这样啊,去了那么多次ktv,你好像没有唱过第三首啊,离别就离别吧。”

    “要不,我唱爱你一万年吧,太子哥?”太监望着太子,忽然一脸“羞涩”的说道。

    “我呕……”

    太子抄起刚才的那套餐具,瞄准太监的头就砸了过去。

    太监赶紧闪身躲开,连忙说道:“哥哥别急眼,离别离别就唱离别!”

    啪!

    餐具仍在地上摔得粉碎,却没有人去看一眼。

    此时,包间里彩灯闪烁,《离别》那忧伤的前奏旋律已经响起,我们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这首歌很经典,歌好词好,再加上阿杜那沙哑忧伤的嗓音,把这首歌中的不舍忧伤表现的淋漓尽致,直击人心!

    旋律响起,太监一秒钟就进入了状态。

    “深情吻住了你的嘴,

    却无能停止你的流泪。

    这一刻我的心和你一起碎。”

    他张嘴就惊艳了全场。

    太监那独特的公鸭嗓唱这首歌,十分的好听,显然是下苦功夫练过。

    “大雨下疯了的长夜,

    沉睡的人们毫无知觉。

    突然恨透这个世界,

    因为要离别!”

    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太监陡然提升了音调,狠狠的跺了一下脚,似乎要把离别这两个字咬碎。

    我们全都沉默了,感受到了太监汹涌澎湃的情感。

    “就踏破这双鞋,

    我陪你走一夜!

    直到心不再滴血,

    而你流尽泪水!

    天空不停地闪着雷,

    照不亮我心中黑黑黑黑黑的一切!”

    唱到了**,太监双手紧握话筒,跺着脚,甩着头,脸庞狰狞,张着嘴嘶吼,用尽了全力!

    一些兄弟被他的情绪感染,悄悄抹着泪水。

    太子坐在那里,静静的坐着,身体仿佛被掏空。

    “希望都早已经

    破灭!

    我和你

    要离别,离别!”

    当太监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深深的垂着头,身体绷紧似弓。当他缓缓抬起头的时候,泪水已是划过脸庞。

    “太子哥,我……我跟你一起去金三角吧。”太监泪流满面的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