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她能帮你!

    我跟超哥拎着两兜水果来到了住院部,之前我背着田父检查的时候,马文超已经把岳馨蓉的病房打听清楚了。

    来到一楼的五号病房,我看到门口站着两个奉先武校的学生,正在那里抽烟。

    其中一个,我有点眼熟,是个大高个。之前在天香街围斩老狗的时候,陆武带人拦截我们,这个大高个我见过。

    我对他印象还是比较深的,那时候我劫持了岳馨蓉,这个大高个暴跳如雷,口口声声的喊着要劈了我。

    这时候,大高个看到了我愣了一下,随后上前说道:“枫哥?你怎么来了?”

    他居然叫我枫哥,看来张谋子送的那个人情不轻啊。

    “上次事出紧急用刀劫持了你们的小师妹,我心中一直有愧。我听说小师妹受了伤,所以就来看看。”我一脸歉意的说道。

    大高个连忙摆手,真诚的笑道:“枫哥,千万别这么说。如果不是的兄弟,我师妹就危险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试探性的问道。

    “枫哥,你小弟没跟你说嘛?”大高个笑了笑,随后就气愤的说道:“眼镜文的人,把我小师妹约出来图谋不轨。小师妹胸口中了一刀,是你的兄弟把她送到了医院。如果再晚一点,小师妹就有生命危险了。医生说,那个好心的兄弟只留下一句话就走了,他说他们是王枫的小弟。”

    “后来,陆老大为小师妹出了气,砍了眼镜文十八刀,差点送他归西!”

    “陆老大一旦发起狂来,实在是太可怕了!眼镜文的五虎将,陆老大一人全砍翻!”另一个小弟一脸潮红的说道。

    我明白了,这个人情原来是我的小弟救了岳馨蓉。那小弟,自然就是张谋子安排的人。当初,他向我借了十个人!

    我不知道张谋子是怎么栽赃给眼镜文的,自然也不能问。我感觉张谋子这个人太厉害了,利用了人家还让人家欠了我一个人情!

    陆武他们还蒙在鼓里,对我感激有加,我心中实在有愧。但是不能说,这件事只能烂在肚子里。

    至于张谋子那个利用陆武刺杀段天都的计划,我绝对不会答应的。张谋子做事的风格是不择手段,只看结果不看过程,达到目的就行。

    我还达不到那个地步。

    大高个热情的把我领到病房里,我看到陆武居然在喂小师妹喝粥,眼神专注。

    我再一次感受到小师妹在这帮武夫中的地位,连陆武这般傲气的人物,都亲自喂她喝粥。

    “老大,枫哥来了,来看小师妹。”大高个忽然大声说道。

    “长个大高个,说话声音还那么大,赶紧给老子滚出去!”陆武瞪了他一眼,大高个赶紧退了出去。

    我笑了笑,朝着病床上的小师妹望去。小姑娘穿着病号服,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很苍白,唯有一双乌黑的大眼睛还算有神。

    她看到我,顿时把头扭向了一边。

    “王枫,坐。”陆武先是望了马文超一眼,然后放下手里的猪血粥,招呼着我坐下。

    “小师妹要紧不?”我望了望她苍白的小脸,有些心疼的问道。

    “脱离危险了,就是失血过多,不过小师妹天天练武,底子还是很好的,日后悉心调理就好了。”陆武笑了笑,说道:“王枫,这次多亏了你小弟。当时那一刀就在心脏附近,医生说如果晚送来几分钟,蓉儿就没命了。这次,我欠你个大人情。”

    “武哥,别这么说。”我摆了摆手,道:“上次我用刀劫持小师妹,一直都感觉过意不去。”

    听我说到上次的事情,岳馨蓉哼了一声,又瞪了我一眼。

    我尴尬的笑了笑,望着她说道:“你喜欢唐刀,这次我把刀带来了,准备送给你,向你表达我诚挚的歉意。”

    “谁稀罕你的唐刀,我才不要呢。”岳馨蓉小声的说道。

    她的声音很好听,像是糯米一样柔软。

    “蓉儿,不要这样,既然人家是带着诚意来道歉的,你就应该接受。况且,王枫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这把刀……我还是替你收下吧。”陆武忽然站起身,从我手里接过了唐刀。

    我哭笑不得,说是接,其实跟抢差不多。陆武这家伙,真是个刀痴!

    超哥翻了翻白眼,斜睨陆武:“不要脸,自己想要吧。”

    陆武也不生气,紧握着唐刀笑道:“我先给小师妹保管着,等她伤好了以后,就给她当武器。这么狭长的刀,也适合女孩子使。”

    “王枫,这次的事情谢谢你了。”岳馨蓉虽然生气,但是恩怨分明,仍是向我道歉。

    我心虚不已,如果让陆武知道了害她中了一刀的罪魁祸首是我和张谋子,估计立刻会砍死我。

    “我们练武之人,就讲究个恩怨分明,快意恩仇。王枫,我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日后你有什么事,无论是什么事,只要想用这个人情,我陆武随叫随到!”陆武把唐刀放在一边,一脸诚恳的说道。

    我点点头,也不扭捏,跟这样的人交往根本就不用客套。张谋子说,陆武是古代荆轲那种的侠士,为己一诺能血溅五步,不畏生死!

    这样的人,我是充满敬仰的。

    “马老大,上次跟你一战,打得很过瘾。马上找个地,咱们再练练。”陆武忽然望着马文超说道。

    “你身法比我快,我力气比你大,打到最后只能两败俱伤。”马文超难得谦虚了一回,意思咱们俩半斤八两,也没有必要打了。

    陆武却摇摇头,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我最近实力又有进步,应该能把你撂倒。”

    “草,你实力有进步,难道我就没进步?”超哥一脸鄙夷。

    “大师兄,人家是客,你怎么打架呢?”岳馨蓉小声的说道。

    “哈哈,我这是以武会友。”陆武哈哈一笑,道:“既然小师妹发话了,那就算了,马老大,以后找个地方,好好的切磋一下。”

    “满足你,加我微信,什么时候想打就@我。”马文超牛气哄哄的说道。

    “微信?我不玩那玩意。”陆武笑了笑。

    “你难道不用微信把妹吗?”马文超一脸惊讶。

    “我只练武不把妹。”陆武一脸傲然。

    马文超直摇头,说陆武是傻逼,长这么帅身材这么好身手这么高,不把妹可惜了。

    陆武则说马文超练武不专心,很难在武学上走远。

    马文超说他天赋高,陆武说他天赋也不低……

    看他们两个人说话,互相吹牛逼,都是一脸认真的模样,我忍不住想笑,岳馨蓉掩唇一笑,然后跟我聊起了天。

    我发现,她还真是心思单纯善良的小丫头。刚才还在生我的气,这么一小会就好了,拿我当好朋友一样。

    马文超和陆武两个人还在比比,说着说着就急眼了,直接拉出去要开打。

    我赶紧劝住了他们,这次来除了探望岳馨蓉,还要向陆武请教一些武学上的问题。

    “武哥,我得到一篇很厉害的气功法门,可是练习了几十遍了,一直感觉不到气流在身体内的变化。”我问陆武。

    陆武告诉我,这是因为我身体内经脉闭塞的缘故。只要冲开了闭塞的经脉,就能感觉到气流的变化。

    我问他怎么冲开,他告诉了我一个办法,在海边练习,利用潮水对身体的冲击力,可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还有,跟人实战对打,也是不错的办法。

    “武哥,你帮我一个忙。两天后我要去黑礁岛那边,你跟我一起去,帮我把闭塞的经脉冲开可好?”

    我望着陆武,眯着眼睛说道。

    “王枫,你要想尽快冲开闭塞的经脉,她能帮你。”陆武指着岳馨蓉,微笑着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