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李美儿有危险

    姐姐因为声音比较甜美,是那里的一位陪唱。我每逢周末的时候,也去那里做服务生,赚一些外快。

    毕竟我家里太穷了,只靠父母的话,很难维持正常的生活。我和姐姐住在这里,每天吃饭租房都要花钱,如果不挣些钱的话,那就要喝西北风了。

    姐姐今年才十九岁,早早的辍学出来上班,都是为了我。我这辈子,欠她的太多了!

    吃完后,我拿着一块满电的电池换上,就跟姐姐出门了。我帮她拎着包,她亲密的挽着我的手臂,惹来不少路人羡慕的目光。

    一阵风吹来,吹起了姐姐的衣摆,露出了一抹白皙。旁边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睛,我赶紧帮姐姐抚平衣摆,不经意间瞥到了她小腹处的那道疤痕,心中微微一疼。

    那是刀疤!

    我姐姐曾为雪姨挡了一刀!

    那是一年前的事情了,我姐考上了重点大学,可是她没去上,因为学费太贵了,我们家负担不起。然后她来到这个城市,准备找一份工作,供用我上学的开销。

    来的第一天她就碰到了雪姨,雪姨是皇朝ktv的老板,见我姐姐声音甜美,又急于找工作,就把她带到了皇朝,让她做一名陪唱。

    我姐姐十分感激,和雪姨来到了皇朝ktv,就在ktv的门口,应该是雪姨的仇家,忽然窜出来,拿着刀子就对着雪姨的后心捅去。

    雪姨是社会人,有些仇家也不足为奇。

    那时候,雪姨走在前面没看到,我姐姐看到了,直接扑上去,为雪姨挡了那一刀。从那以后,小腹上就多了一道伤疤。

    曾经雪姨问我姐,咱们刚刚认识不久,你为什么要替我挡刀。我姐说雪姨是个好人,愿意给她提供一份工作,她心里感激,当时没怎么想就扑上去了。

    我姐姐王鸥,就是这么善良。

    记得那时候,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姐姐,我流泪了。那是我打小记事以来,第三次流泪!

    从那以后,雪姨就把我姐当亲妹妹一样看待。有她罩着,我姐姐在皇朝ktv陪唱,也没人敢骚扰她。

    否则,以她那祸水级的容貌,在那么乱的地方肯定呆不下去。

    很快,我们就到地方了。皇朝ktv坐落在市区的繁华地带,一共有六层楼,修建的富丽堂皇,高端大气上档次,每到晚上,门口停的都是小轿车。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那就跟乡巴佬进城一样,好奇的到处看。

    一路上,不断的有人跟我姐姐打招呼,她人长得漂亮,心眼也好,在这里人缘很好。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雪姨的原因。

    我倒是听说,皇朝不少的小伙子,都喜欢我姐。平时各种献殷勤,追求我姐。

    可是我姐拒绝了所有人,我知道是因为我,姐姐曾说暂时先单着,等我成了家有人照顾了,她再考虑自己的问题。

    以后谁要是娶了我姐姐,那真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了,人美体娇不说,更是贤惠善良,虽穷却坚守原则。这样的女孩子,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几乎已经绝种了。

    走到里面,我就跟姐姐分开了,因为要参加班前例会。然后,我来到了试衣间,换好衣服之后,就等着干活了。

    “小枫,将这个果盘送到331客人的房间。”领班徐哥递给我一个果盘,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赶紧接过,立刻朝着331房间走去。

    “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在他生命里,仿佛带点唏嘘……”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一阵刺耳的歌声,真尼玛难听,跟狼嚎一样。

    下一刻,我的脚步陡然一停,这声音听着有些熟悉,好像是张扬那个贱人的声音!

    我心中一突突,不会碰到了张扬那货吧?

    对了!

    我想起早上的时候,张扬好像要约李美儿去什么聚会,莫非他们就在里面?

    我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脑海中浮现出张扬那一丝诡异的笑容,难道他要对李美儿不利?

    带着重重疑惑,我走上前,悄悄的推了一下门,透过门缝朝着房间内看去。

    果然是张扬,站在那里拿着唱的正起劲,头甩的跟拨浪鼓一样。要不是有个脑壳,脑浆都能甩出来。

    我又朝着其他人看了看,不得了,英语老师李美儿也在,段主任赵光印,还有几个女老师,一共六个人。

    全都是我们学校的!

    原来,张扬早上说的那个聚会,就是在这里。我发现那些女老师,好像一直在劝李美儿喝酒,我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我脑海中又浮现出张扬那丝诡异的笑容,他望着李美儿的背影,仿佛饿狼望着**羔羊一般。

    难道,这五个人合伙做局,要灌醉李美儿,然后……

    很有可能,段主任赵光印十分好色,肯定对李美儿垂涎已久。而且,据听说那三个女老师跟赵光印有不正当关系。

    她们一直劝李美儿酒,目的不言而喻,肯定是受到了赵光印的指使。

    我强行使自己镇定下来,找了另外一个服务员,帮我把果盘送到331房间,然后立刻跑到厕所里的一个隔间,拿出了手机。

    我要通知李美儿,让她赶紧离开。我虽然恨她,但她毕竟是我游戏中的老婆,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赵光印和张扬这两个禽兽侮辱。

    我想了想,登上了游戏账号,准备利用游戏里的身份,找一些借口,让她离开。

    可惜,李美儿游戏没在线,我也不知道她的手机号码或者其他的联系方式。本来我今天就打算着创建个小号,加上她的微信,只是还没来得及做。

    这下可完蛋了,我该怎么通知李美儿,难道直接推门进去,对她说明一切?

    当然不能,毕竟事情还没有发生,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罢了。

    就在这时候,厕所门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就是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

    “赵主任,李美儿快被灌醉了,哈哈……”

    是张扬的声音,他们果然心怀不轨,我躲藏在隔间里暗骂了一句,想了想,然后拿起手机,开始录音。

    “小张,这件事能做吗?李美儿虽然是极品美女,可是她的背景不小,连校长都怵她。如果这样做的话,恐怕咱们要承担很大的风险啊。”赵光印颇为顾虑的说道。

    张扬一脸的贱笑:“放心吧,赵主任,咱们将她灌醉之后,带进宾馆里,调教一番之后,再将她的裸照拍下来,用这来要挟她。就算她背景再深,也会顾虑自己的声誉,肯定不敢找咱们的麻烦!”

    赵光印咽了咽口水,有些激动的说道:“好好,就这么办。”

    张扬更是**笑道:“要不,等孟丽她们把李美儿灌醉后,咱们在ktv里就把她办了?”

    赵光印连忙摇头道:“不不,这不行,ktv这么乱,万一有人推门进来,那不就完了吗!”

    张扬竖起了大拇指,拍马屁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主任考虑事情,那是滴水不漏啊。”

    “哈哈,你以为段主任是谁都能做的吗?”赵光印笑了笑。

    然后,他们便没了声音,撒了尿之后,就离开了厕所。

    我听到最后,浑身发凉,一个是校领导,一个是英语老师,居然勾结在一起干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简直就不配称为老师!

    看他们这个样子,肯定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想起那三名与赵光印纠缠不清的女老师,恐怕也是这么被暗算的吧。

    “禽兽,无耻,人渣,师德沦丧!”

    我藏在隔间里,拿着手机满脸的冷笑,这两个败类!人在做,天在看,他们的话全都被我录了下来!

    猜测变成了现实,这两人果然要对李美儿下手。我虽然挺讨厌李美儿,但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遭此毒手。况且,她还是我游戏里的老婆,不能便宜了其他人,尤其是赵光印和张扬这两个人渣!

    该怎么救李美儿,我心里犯了愁。我有录音在手,但是仔细的想了想,却不能给李美儿。

    因为一旦给了她,以她的背景,肯定要找赵光印和张扬的麻烦。到时候将我抖出来,肯定要遭到这两个人渣的报复。

    我蹲在厕所里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只不过有些冒险,但是为了李美儿的安危,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我先跑到ktv门口停车的地方,很容易就找到了赵光印的车。他的车牌号是我们学校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后五位是sb945。

    “妈的,一个小小的级段主任,就他妈的开小轿车,肯定是没少捞钱!”我狠狠的剜了那辆黑色的小轿车一眼,车标是三个子弹头,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车。

    然后我上网百度了一下,怎么将汽车轮胎弄烂。上面说用钉子或者刀子之类的锐器,要从侧面下手。因为现在都是钢丝胎,胎面是轮胎最厚的部位,就算扎钉子也不会破坏轮胎的内部结构。

    要是胎壁扎钉子的话,轮胎就算完了,补都补不住,只能更换了。

    没错,我的办法就是把赵光印的轮胎扎破,让他开不了车!

    很明显,对于李美儿下毒手,赵光印心里还是很害怕的,只不过被色心蒙蔽,再加上张扬在一旁怂恿,才敢对李美儿下手。

    如果他的车开不了的话,估计也不敢打出租,如果真的出了事,那出租车司机就是证人!

    所以,赵光印要想把李美儿带到宾馆,最理想的就是开着自己的车去。如果轮胎被扎破,他可能会熄了对李美儿的心思。

    当然,如果这还不行的话,那我只能露面阻止了。

    虽然扎人车胎有些不道德,但也要看动机是什么。为了救李美儿,将赵光印的车胎搞破,我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想通之后,我立刻跑到杂物间,找了两枚铁钉,藏在口袋里,以免被人看见。

    我的心像是打鼓似的砰砰直跳,十分的紧张,毕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而且还是学校领导的车。如果被发现,我肯定要倒大霉,甚至被抓进派出所。

    不过想到救李美儿,我豁出去了,悄悄地溜到那辆轿车旁,然后捡起地上的一块砖头,扶好铁钉,对准胎壁,就要砸下去的时候,我犹豫了。

    我的双手在颤抖,怀里像是揣了一只兔子,心里十分的紧张,手心都是汗水,很担心被人发现。

    “为了不让人渣得逞,老子拼了!”

    我狠狠的一咬牙,心一横直接抡起砖头拍了下去。

    嗤。

    铁钉被砸进了轮胎里,一道冒气声陡然响起,我吓了一大跳,立刻扔掉了砖头,惊慌失措的跑了。原本,我带了两个钉子,准备扎烂两个轮胎,可是心里太紧张了,另一个就算了吧,扎破一个车就没法开了吧。

    “呼……”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回头望了一眼,双腿有些发抖。我快步离开停车的区域,来到ktv门口,刚刚拉开门,就看到了一个人,我吓坏了,心陡然提到了嗓子眼。

    居然是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