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你跟人做过那种事吗

    放下手机,我美滋滋的睡了一觉,梦里全都是李美儿性感诱惑的模样,还做了个荒唐的梦,半夜惊醒,我偷偷的去厕所里洗了洗,生怕被姐姐发现。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一阵嘈杂的拍门声吵醒了。

    “开门,快点开门,这个月的房租该交了!”门外,响起一道刺耳的声音,像泼妇骂街。

    妈的,又是那个死肥婆,我心烦意乱,用被子蒙住了头。房东就跟功夫里面的那个包租婆一样,长着一个翻天鼻,鼻孔大的能瞪人。嗓门更是大,整天嚷来嚷去,一点人情都不讲,房租晚交一天,她都能闹个底朝天!

    我听见开门声,应该是姐姐出去了。可是外面那包租婆的声音越来越响,像是吵架一样,我有些担心,揉了揉眼坐了起来,穿着拖鞋就走了出去。

    那个肥婆正指着我姐大骂:“住不起就别住,赶紧卷铺盖滚蛋。穷逼还想住老娘的房子,妄想!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那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我厌恶的扫了那肥婆一眼,心中暗骂狗眼看人低。

    “朱姨,以前每月不都是二十号交房租么,今天才十号啊。”姐姐耐心的说道。

    那肥婆指着姐姐的鼻子,盛气凌人:“日期我改了,所有住户都是十号交。不交的,全都给老娘滚出去!”

    姐姐咬了咬嘴唇,有些无奈的说道:“朱姨,我们现在手里的现金不够。你看这样行不行,等我十五号发工资了,立刻把房租交上,您就再宽限我们几天。”

    “不行,今天必须交!”死肥婆的手指几乎点到了姐姐脸上,唾沫星子乱飞:“如果今天晚上之前交不上,你们就赶紧卷铺盖滚回乡下。”

    “妈的,这个死肥婆真恶心,等我从这里搬走的时候,打碎你家窗户!”我恼火的望了她一眼,在心里说道。

    “看什么看,穷逼?两个乡下人,还想住老娘城里的房子,哼!”死肥婆用鼻孔瞪了瞪我,然后摇晃着一身肥肉离开了。

    “这个死肥婆,动不动就骂人,早晚得报应。”我气愤的说道。

    “好了,小枫,朱姨是房东,收房租也在情理之中。”姐姐摸了摸我的头,无奈的笑了笑:“房租一个月八百,现在姐手里就五百,除去饭钱,估计就剩二百了。还差六百呢,怎么办?”

    我说:“大不了咱们就搬出去呗。”

    姐姐摇了摇头,说道:“像这种两室一厅的房子,一个月八百,在附近算是最便宜的了,我看还是先找谁借点吧。”

    说完,姐姐就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这事不用让我操心。

    我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反正是周日,也不用上课。耳边传来锅碗瓢盆的清脆声响,我闻到了一股股饭香,姐姐戴着围裙正在厨房里忙碌。

    一头乌黑的秀发,纤腰"qiao tun",双腿圆润而又修长,站在那里,给人一种身娇体柔的美感。这背影,绝对是女神级的。

    望着姐姐美丽的背影,我不由得感叹,以后要是能娶个像她这样的媳妇多好。

    吃饭的时候,我又问起了房租这件事,姐姐说已经交上去了。

    “这么快就借到钱了?”我有些惊讶。

    姐姐揉了揉白净的额头,笑着说道:“我还没准备借呢,只是在朋友圈发了个心情。然后还没过十分钟,你表哥就来了,送了一千块钱。”

    “表哥,哪个表哥?”我一愣。

    “咱二姨家的,张宇。”

    居然是他!

    我的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一道人影。高高瘦瘦,揉着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一副永远都睡不醒的样子。

    这就是我的表哥张宇,在职高读高二,一个被网络游戏毒害的网瘾少年。他呆在网吧的时间,比呆在教室的时间都多。

    他尤其喜欢打夜市,也就是在网吧通宵上网。一帮子表兄弟都叫他大神,意思是打夜市的大神,带着浓浓的嘲讽意味。他能连续打一个月的夜市,这个记录在我们表兄弟之间无人能破。

    网吧是我家,网管是我妈,这是张宇的扣扣签名,由此可见,这家伙究竟丧心病狂到了何种地步!

    最让我不能忍受的是,他喜欢我姐,并且疯狂的追求过。现在这社会,表亲是不被允许的。

    那家伙倒是有一套说词,因为我姐是爸妈从路边捡来的弃婴,跟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所以他可以追求。

    姐姐骨子里是个传统的女人,就算没有血缘关系,那名义上也过不去,是以一次次的拒绝了他。

    最后,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我对张宇这个家伙一直都没有好印象,不只是我,在表亲之间,他一直都是被当做反面教材,长辈教训,同辈嘲笑。

    “姐,张宇那家伙屁颠屁颠的送钱来,莫非对你还没死心?”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姐姐摇摇头,话语一转说道:“其实张宇除了爱去网吧之外,其他方面还是挺好的。以后在表兄弟之间,你多帮他说说话。”

    我点点头,对于张宇爱打游戏这一点倒是没有什么,唯一不满的就是,这家伙对我姐心怀不轨!

    “对了小枫,张宇让我转告你,如果你在学校有什么摆不平的事,可以去起点网吧找他。”姐姐举着筷子,微笑着说道。

    我皱了皱眉头,过年走亲戚的时候,张宇就对我说过这句话。那时候他打着哈欠,拍着我的肩膀,一副迷糊的模样。

    我自然没放在心上。

    职高就在我们一高不远,隔了两街而已。至于起点网吧,则是职高附近一家中型网吧,张宇整天在那里上网。

    “找他,找他干什么,一起玩游戏啊?还摆不平的事,以为自己是职高扛把子吗?”

    我笑了笑,姐姐也是笑了笑,谁都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只是后来才知道,这句话究竟有多么牛逼!

    下午,我跟李老师玩了很久的游戏,然后又在微信上聊了起来。我跟她聊得浑身发烫,燥热难忍,不管表面上多高冷的女人,在老公面前总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老婆,自从看了你的照片后,我满脑袋都是你的样子,已经完全被你迷住了。你真是性感撩人的尤物,让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哎呀,老公讨厌啦,哪有你说的那么好?”李老师对我撒娇。

    我心里爽的不行,更是趁热打铁:老婆,能不能再给我发一张图片呢?

    她回复说好啊,先去换身衣服打扮打扮,现拍现发。

    女人打扮起来太慢了,我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简直就是折磨啊,我这辈子都没这么期待过一件事。

    过了大概半小时,李老师终于给我发过来一张照片,我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这半小时的苦苦等待,值了!

    那照片看得我鼻血都差点窜出来的,她穿着一身暴露的空姐服,性感到了极致,我几乎要窒息。

    我心里邪恶的想着,如果李老师知道她是把照片发给了自己的学生,会是什么反应呢?越想我就越觉得过瘾。

    我在微信里,把她又赞美了一番,李老师更高兴了,又给我发了一张,这一张……简直要突破天际。

    我几乎忍不住将她约出来开房了,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要是让她知道是我的话,那就麻烦了。

    望着这美丽的照片,我不由得想起一些事情。李美儿今年二十三四了,她这么漂亮,肯定谈过恋爱,初夜也不知道给了哪个狗东西。

    于是,我给她发消息,酸酸的问道:“老婆,你跟人做过那种事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