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我要为你出头

    田静拉着我离开,我自然没有反对,可是心里却有些疑惑。

    她连马阳都不怕,为什么会怕林若璃?

    林若璃一来,她气势就弱了下去,赶紧拉着我离开。

    对于一个高中女生来说,显然一头黄毛叼着烟卷的混子更会让人害怕。田静这个举动的背后,让我感觉事情有些不太寻常。

    我不由得想起林若璃的话,说田静有些不太听话,似乎,其中有着很深的意思。

    “他们太欺负人了,王枫,我们去告诉老师,我一定要帮你讨回个公道。”田静愤愤不平的说道。

    轻风吹起了她的刘海,露出了白白净净的额头。那生气的小脸,在我眼中变得可爱起来。看起来安静柔美的小女生,骨子里却充满了侠气,嫉恶如仇!

    我自然不会让她告诉老师,就算告诉了又怎么样?老师顶多批评马阳一顿,而我呢,恐怕又要被马阳拉出去打,我最害怕的是,如果闹起来,马阳连着田静一起欺负。

    如果事情进展到那一步,我真的没能力保护田静。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被人欺负却无能为力,那种感觉,估计是一个男人最不愿意承受的吧,比挨刀子都难受!

    所以我宁肯自己受点委屈,也希望田静能在学校里平平安安,不受欺凌。

    这件事就这么风平浪静的过去了,我倒是发现,田静越来越异常了。就算上体育课,她也带着那部破手机,时不时的拿出来看一眼,而且她很小心,生怕被我发现似得。

    而且,我发现,她总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田静一直都对我说没事,可她实在不适合说谎,那慌乱的眼神,一次又一次的告诉我有事。

    田静这一切的转变,都是从林若璃找她才发生的,我越来越想知道,林若璃究竟对她说了什么?

    田静不告诉我,我只能旁击侧敲的问,问她有关的一切,希望能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我跟她主动的谈起了家庭,她似乎受到了触动,跟我说了一大堆。

    当我听完的时候,对这个外表柔弱内心却坚强的女生,充满了浓浓的疼惜。

    跟我一样,她家里很穷,这点我倒是不怎么意外,从她的穿着就能看出来。一身破校服,有钱人家的孩子谁会穿这个?只不过这身破校服,却被她穿出惊艳的感觉。

    田静的父母都是城里人,她爸做一些小生意,虽然不富裕,但是一直来都是衣食无忧。家里有个十多万存款,房子也有,算是比较不错的了。

    就在三年前,她爸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住了几个月的院,将家里的积蓄全都花光了。肇事司机逃逸,到现在都没有抓到。

    出院后,她爸的双腿瘫痪,丧失了劳动力。家里的顶梁柱倒了,积蓄也花光了,田静一家的境况可想而知。

    最后,靠着她妈在街边摆摊,才勉强维持了生计。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田静家的遭遇跟我何其相像,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爸倒下以后,家里面没了男人,总是被人欺负,所以我才嫉恶如仇,向往快意恩仇的武侠世界!最辛苦的是我妈,整天起早贪黑,一个人风里来雨里去,还要照顾我爸。现在她才三十多岁,就有了很多白头发……”田静说着说着眼睛就湿润了。

    我的心蓦地一疼。

    “望着渐渐苍老的妈妈,我无能为力,不能帮到她一分一毫。我只能拼命的学习,用最优异的成绩报答他们,可是……”田静眼眶里的泪水溢了出来,“我以前在二高上学,班上有一个混子头追我,我不答应他就一直骚扰我,我不得已才转到一高来。”

    我皱了皱眉头,原来她转校竟是因为这个原因,怪不得她说最讨厌混子。

    “王枫,你千万不要成为混子,否则我就跟你绝交。”田静最后抹着眼泪,对我说道。

    我点头:“放心吧,我会向你看齐的,以后好好学习。”

    她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破涕而笑。

    我看话已经说开,于是就问道:“今天早上林若璃究竟跟你说了什么?”

    田静一愣,细细的眉毛皱了起来,张了张嘴欲言又止,随后她伸手捶了我一拳,佯怒道:“我跟你说好多遍了,没什么事,就是让我远离你。我拒绝她了,就这么简单。你怎么这么烦啊,问了一遍又一遍。”

    我无奈一笑,也不追问了,可是心里总有着一股隐隐的担忧。

    那担忧,终于是变成了现实。

    第二天上午最后一节课,本来是班主任的课。学校忽然召开紧急会议,班主任都要到场,这节课就变成了自习。

    田静又变成了那个样子,跟我说话的时候心不在焉,时不时的朝着林若璃那边看一眼,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她心烦意乱,看一会书就放下,然后拿起手机瞄两眼,就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

    我感觉气氛有些压抑,想着是不是要问她的时候,脑袋突然被什么打了一下,那个东西顺着我肩膀落在地上。

    我一看,是个被揉成一团的废纸,心想是不是谁给我传的纸条,就拆开看了看。上面写着四个字:王枫是狗!

    我目光一沉,立刻抬头,一眼就看到了倒数第三排的马阳。他正看着我,满脸得意的表情,还发出了笑声。

    妈的,这个贱人,不用想,这纸团就是他砸的。

    我恨恨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看书。

    “你瞪什么瞪?”马阳腾地一下站起身,嚣张的指着我说道:“王枫,你贱皮发痒啊,前天刚打了你,这么快就忘了?早知道把你的惨样拍下来了,趴在小便池里站不起来,发到学校贴吧上,肯定要火。”

    他的声音不小,再加上自习课班里很安静,同学们都听到了,不过他们都是抬头望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在他们看来,马阳日常欺负王枫罢了,没什么好看的。

    马阳是混子,在班里为所欲为,班干部也不敢管。

    只有田静,她看到这一幕,气不过,似乎要站起身帮我理论,不过时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田静有些慌乱,赶紧坐下看起了手机。

    “小比,还不服气,是不是要让老子再打你一顿?”马阳目光凶狠的望着我,一个个纸团朝着我的脑袋砸来。

    一下!

    两下!

    三下!

    四下!

    ……

    我没有躲避,就静静的坐在那里,任由马阳砸我。地上的纸团越来越多,白茫茫一片。

    “哈哈,王枫你个比,躲都不知道躲,被老子砸傻了啊。”马阳指着我哈哈大笑。

    我咬着牙,握着拳,手背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死死的盯着他。

    你一直欺负我,我忍了,你把我拉厕所里打一顿,我也忍了。可是你为什么不放过我,我只想安安静静的陪在田静的身边,这也是一种奢望吗?

    我不想混,我不想成为和马阳一类的人,更不想让田静讨厌我,可是,我却要忍受这屈辱。

    就在这时候,田静忽然一扔手机,趴在桌子上嘤嘤的哭起来。

    我脸色一变,连忙问她怎么了,她抬起头,泪流满面,眼神无力而又绝望,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

    “他……他们太欺负人了!”田静的眼泪犹如珠子般落了下来,悲伤到了极点。

    “谁,是谁?”我问她。

    田静指了指她的手机,我拿来一看,是她给她妈发的短信。最早的一条是昨天上午,也就是林若璃找完田静之后发的。

    “妈,你今天小心一些,有人可能要找你的麻烦。我跟我同桌王枫的关系很好,他惹了一个叫做林若璃的富家女。林若璃刚才把我叫出去,让我孤立王枫,让我不理睬王枫。甚至让我说王枫摸我胸,诬陷他,让他身败名裂……”

    看到这里,我的眼睛陡然睁大,林若璃竟是给田静说了这些,这是要把我往死里逼啊,太恶毒了吧!

    我强忍着怒气,继续看下去。

    “静静,富家女咱们可得罪不起啊,你就按她说的去做,别搭理王枫。至于诬陷人家,那就算了。”她妈说道。

    “不行,这怎么可以?王枫对我很好,我怎么能因为别人的威胁而孤立她呢?倒是你,你可要小心一些,林若璃对我说了,如果我不听的话,她让马阳找人砸了咱们家的摊子……二高那边,有马阳的朋友。”

    我望着手机屏幕,双手悬在了半空,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林若璃竟是如此威胁田静,砸她家的摊子。

    田静一家人的生活来源,就是靠着她妈摆摊挣钱,那摊子可以说是她家的命根子。

    事到如今,我终于明白了,田静为什么会那么异常,为什么会心事重重,为什么会心不在焉,为什么会时不时的拿着手机看!

    因为我,因为林若璃威胁了她,致命的威胁!可是,她竟然没有同意,没有疏远我,没有孤立我……

    中间还有很多对话我都没看,只看到最后一句,田静妈刚刚发来的消息:咱家的摊子被人砸了……

    被人砸了!

    马阳找人做的!

    妈的啊,为什么这么残忍,为什么要这么欺负一个小姑娘,为什么要这么恶?

    我眼前发黑,血气上涌,脑袋里传来一阵阵眩晕。

    这时候,马阳仍是那副嚣张的模样,伸手扔出一个大大的纸团,重重的砸在我的脑门上,眼中尽是嘲讽与不屑。

    我的血液瞬间沸腾了起来,一股无边的戾气,犹如积压千年的火山般爆发了出来。

    我猛然拎起板凳,狠狠的甩了出去,重重的咋在了墙上,木制的板凳七零八落。

    我捡起一条板凳腿,朝着马阳快步走去!

    田静,今天我要为你出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