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打

    地主大名鼎鼎,我虽然没见过他,但是经常听到这个名字。

    除了他,还有个叫做窑子的。我们高一年级就数这两个人混的最叼,都是扛把子级别的。学校贴吧上一个帖子说,窑子扛文科班,地主扛理科班。

    可就是这么一个牛逼的人物,在李强面前却像个小弟一般。我暗暗吃惊,李强的外号虽然取的很失败,但混的还是很牛逼的,那太子、张宇岂不是更牛逼?

    “记住,把这事办的漂漂亮亮的,不但帮我弟把气出了,还要有面子。”李强拍了拍地主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要是让我弟吃了亏,我把你吊起来打。”

    地主挠挠头,尴尬的笑了笑,拍着胸口说道:“放心吧,强哥。马阳渣渣一个,一会我过去,先打一顿再说。”

    然后我便跟着地主,还有他一个兄弟,三个人一起走了。太子坐在那玩游戏,一直都没回头,或许在他眼中,我这只是屁大的事儿吧,不值一提。

    在路上,我把事情跟地主讲了一遍,然后问道:“地主哥,就我们三个去吗?”

    地主的那个兄弟高高瘦瘦,双手戴着拳套,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王枫,你不要怕,用不着那么多人。人的名树的影,地主哥管了多少事,打了多少人,名声早就打出来了,往那里一站就是威严。对方就算有上百口子,他们也不敢动你一下。”

    我点点头。

    “王枫,你别听他胡说。”地主笑了笑,“不过去打马阳那个渣渣,我还需要叫人的话,那我在一高算是白混了。”

    我也是笑了笑。

    “这是我铁哥们。”地主指着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说道:“别看他瘦,爆发力惊人,曾经一拳打昏一个成年人,送医院检查,重度脑震荡!”

    我暗暗吃了一惊,怪不得戴个拳套,原来这么厉害。

    “蔡振强,大家都叫我强子。”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对我伸出了手掌,脸上带着友善的笑容。

    “王枫,大家都叫我……小枫。”我有些紧张的伸出手,跟他的手握在了一起。

    小白楼是我们学校一座废弃的寝室楼,就在学校旁边。学校的垃圾都堆放在那里,久而久之,这里就变得荒芜,杂草丛生,人迹罕至。

    这样的地方,自然是混子们打架斗殴的理想场所。小事一般在教学楼的厕所里就解决了,如果是大事,几十口子对几十口子那样的大场面,都要拉到小白楼解决。

    马阳选择这个地方,显然是准备大大的干我一场。在这里就算把我打死,都没人知道。

    小白楼前面有一个厕所,我跟地主三个刚走到这里,地主就捂着肚子,哭丧着脸说道:“强子,你中午领着我吃的那什么狗屁海鲜,我肚子一直不舒服啊。”

    “我也是。”蔡振强也一脸苦笑的捂着肚子。

    然后他们两个就去厕所里拉屎,让我在门口等着。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马阳打来的。

    “王枫,老子等的黄花菜都凉了,你他妈怎么还没来?是不是怂了不敢来了,x尼玛的!”他气势汹汹的吼道。

    “等着,我这就到。”我心一横,就朝着厕所后面的小白楼走去。反正地主他们就在这里,马上就出来了,我也不怎么怕。

    我一眼就看到了马阳,脑袋上缠着绷带,正靠在墙上抽烟。他身边站在五六个混混,在那里说笑。

    我有些意外,马阳怎么就叫了这几个人?

    而且,距他们不远的地方,还放着一个尿桶,里面装满了橙黄色的东西。

    看到我出现,马阳弹簧般一下子跳了起来,手里的大半截烟直接砸在了我身上,阴冷的说道:“王枫,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我说了,我还……还要再打你一顿。”我望着马阳,余光瞟着那五六个混子,壮着胆子说道。

    那几个混子都笑了,马阳也笑了,只不过是冷笑。

    他拽着我的衣领,拉到了那个尿桶旁边,说道:“看到没,这是满满一桶尿。刚才清洁阿姨打扫厕所卫生,我花二十块钱让她给我送来的,你知道老子准备干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他要干什么,心里顿时腾起了一股怒火,妈的,这个比怎么这么恶心?上次把我打进小便池里,现在又弄了一桶尿!

    我虽然十分想揍马阳,但是我从没有想过拿这些**的东西侮辱他!

    马阳按着我的脖子,指着散发着骚气的尿桶说道:“王枫,马上打你一顿之后,就把你的头和脸浸入尿桶里,让你明白,打了我究竟是什么下场!”

    我的怒火腾地一下就燃烧了起来,我根本忍不了,现在就想弄死这个狗东西。上次弄我一身尿,害得我熏了田静一下午,现在又他妈来这一招,比上次更狠,居然弄了整整一桶!

    正当我想要爆发的时候,打扫厕所的阿姨来了,她手里拿着一个垃圾夹,夹着两片用过的卫生巾。

    “谁买的的卫生巾?”阿姨望着我们,扬了扬手里的垃圾夹。

    “我,是我!”马阳顿时一乐,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给了阿姨五十块,将那垃圾夹连带着卫生巾都拿了过来。

    我惊恐的望着他,这个比要干什么?

    “王枫,把你浸到尿桶里之后,再用这东西贴你脸上,一边一片,那酸爽,嘿嘿嘿……他妈的,一片二十五,花了老子五十大洋。”马阳举着垃圾夹,在我眼前晃了晃。

    望着那血淋淋的大号创口贴,我气得都快昏过去了。你永远都想不到,一个人会用什么恶毒的方式整你!最美好的是人心,最恶毒的也是人心!

    “马阳,我x你妈!”我一把甩开了他,上去就要动手。

    “妈的,当着我们的面还敢动手?”

    “小比,找死啊!”

    旁边四个混子把烟一扔,立刻气势汹汹的上前,拽着我的头发和衣服要打我。另外两个没动,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哥哥哥,先别打,我还有事情没做呢。”马阳拦住了他们,然后打了一个电话。

    在我震惊的目光中,又有五个人出现,竟然是班长吴春逢,马阳的同桌,还有三个经常欺负我的人。

    全都是我的同班同学,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今天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王枫在班里打了我。现在我让你们来,是做个见证。”马阳望着他们五个,冷笑着说道:“马上我把王枫浸入尿桶,你们要拍照。然后我把卫生巾贴他脸上,你们也要拍照。最后,把照片发到空间、贴吧、班级群。我要让这个狗东西名扬松源一高……”

    我脑袋嗡的一声,仿佛炸开了一般,马阳后面说的啥我都没听清。他们……居然要拍照,还要发到网上让更多的人看!

    先打我,再浸尿桶,然后往脸上贴用过的卫生巾,拍下照片传到空间和贴吧上。我的天,那样的话我还能活不?这可是把我往死里整啊!

    更他妈气人的是,班长那五个人居然全都点头,一个个拿出了手机,做好了拍照的准备。

    我气得浑身发抖,脚底冒着凉气。班长,我们可是同学啊,你们跟马阳一起这么整我?把我往死里整,我王枫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我?

    望着他们一个个人的脸,我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这一刻我想我妈了……

    我哭了。

    当马上地主指着我五个同学问我打不打的时候,我说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