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枫哥,我错了

    我现在只盼着地主和蔡振强赶紧过来,我已经受不了了。

    这时候,林若璃也出现了,她远远地站在前方的大路上,站在那里看着我,美丽的小脸上带着不屑和冷笑。

    显然,马阳、班长、林若璃他们都是商量好了,她过来就是看我怎么丢人来了。

    我不止一次的感觉,看我受欺负,林若璃这个小贱人有一种很强的快感!

    靠在墙上抽烟的那个混子,单眼皮,烫着头,染得是栗色的头发,长的像是韩星。他走过来了,马阳等几个混子赶紧让开,对这个家伙很尊重。看来,他应该就是马阳找来的大哥了。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微笑着说道:“王枫,你不是也找了人嘛,人呢?”

    “马上就过来。”我说道。

    “就你还叫人,你能叫谁?”

    马阳不屑的笑了笑,一只手指着那个混子,一只手点着我的脑袋嚷道:“看到没啊,死扑街,这是窑子哥啊!我把窑子哥叫来了,你他妈能叫谁啊,谁能干过窑子哥?文科班扛把子啊!”

    我心里一惊,这个看起来笑眯眯的人畜无害的混子,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窑子哥,文科班的扛把子!

    怪不得马阳只叫了五六个人,窑子哥在这里,根本用不了那么多人。怪不得他一副吃定我的样子,还让林若璃班长过来围观。

    我虽然有些怕窑子哥,但心里还是有着一丝底气的,因为我叫的是地主。就是不知道,文科班扛把子和理科班扛把子,谁更厉害?

    学校贴吧上说,地主讲义气,学校里的兄弟多。窑子有一个厉害的哥哥,混社会的,叼得很。

    窑子挥了挥手,打住了马阳,继续看着我。

    我说:“我叫的是地主。”

    听到这个名字,他们所有人都是一愣,尤其是马阳,脸上的笑容陡然僵在了那里。更可笑的是班长我那五个同学,听到地主两个字,吓得一哆嗦,手机都装兜里了。

    可是下一秒,马阳就哈哈大笑,指着我说道:“王枫,就你还能把地主叫来?做梦的吧!”

    窑子皱了皱眉头,如果我真叫来了地主,这事情有些棘手了。他的目光带着询问,望向了马阳。

    “窑子哥,你放心,王枫这个比在学校谁也不认识。他说叫来地主,是他妈的在放屁。”马阳笑着对窑子说道。

    窑子点点头,班长他们五个也都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纷纷又把手机掏了出来。

    马阳朝着林若璃那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我,狞笑道:“开始吧,王枫,接下来的经历将会成为你一生的噩梦,将会永远的伴随着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他妈打了老子!”

    “马阳,我x你妈!”我这一刻已经决定拼命了,就算是死,我也不能被他们这么侮辱。

    可是,那四个混子死死的按住了我,我根本挣脱不开,连拼命都没法拼。

    “来来来,你们准备好拍照。”马阳望了班长他们一眼,然后把我拉到尿桶旁边,使劲的按着我的头,对准那橙黄色的液体按去。我急了,地主和蔡振强怎么还不来,拉那么长时间?

    我拼命的挣扎,可是他们有五个人弄我,我的反抗根本就无济于事,眼睁睁的看着那橙黄色的液体离我的脸越来越近。班长他们五个人的手机,已经对准了我。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暴怒声忽然炸响:“我x你妈,住手!”

    是强子的声音,我顿时一喜,他们终于来了。

    马阳他们立刻抬头望去,虎背熊腰的地主,还有戴着拳套的蔡振强,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

    地主?!

    人的名,树的影,高一理科班扛把子,来了!

    马阳瞬间愣在了那里,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窑子也是微微惊讶,班长那几个人更别提了,又他妈哆嗦了起来,手机全都装进了兜里。

    强子看到这一幕,看到那个尿桶,看到马阳他们的动作,明白了一切,他瞬间炸了!眼睛都红了!

    强子狂奔过来,指着窑子就骂:“窑子,我x你妈!”

    地主也是脸色铁青,跑了过来。

    我猛的一挣扎,把马阳他们甩到了一边。马阳呆呆的站在那里,好像傻了,地主出现给他造成的震撼太大了。

    “小枫,你没事吧?”强子上来扶我,我感觉到他的双臂都在颤抖,愤怒到了极点。

    “我没事,幸亏你们来得及时。”我笑了笑。

    “马勒戈壁的!”强子一脚将那捅尿踢飞了几米远,橙黄色的尿液撒了一地,发出一股股腥臭的味道。

    地主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指着地上那个尿桶,望着窑子说道:“窑子哥,用这种方式侮辱我兄弟?”

    窑子无奈一笑:“地主哥,我不知道王枫是你的兄弟。”

    说完,窑子上前,对准马阳的脸,甩手就是一巴掌,怒骂道:“x你妈,搞这些东西,恶心不恶心?”

    “窑……窑子哥,你……”马阳懵了,没想到窑子居然会打他。

    我则是深深的望了窑子一脸,大佬就是大佬,办事就是不一样。我知道,他这是表现给地主看的,为了给地主一个交待。打马阳一巴掌,把尿桶这事揭过去。

    窑子是个人物,怪不得能扛文科班。

    看到这,地主的脸色才变得好了一些。

    “地主哥,你看到了,我已经教训了马阳,事先真不知道王枫是你兄弟。”窑子微笑着对地主说道。

    “这件事就算了。”窑子打了马阳一巴掌,地主自然不能在这件事继续追究了。

    马阳捂着脸,脸色极其难看。

    “现在,说说今天上午的事儿。”窑子指着马阳缠着绷带的脑袋说道,“地主哥,你看到了,我兄弟被王枫打了。在班里,当着全班人的面,板凳腿扪的。”

    “这个比就他妈的欠打!”强子指着马阳骂道。

    地主拉了拉他,望向窑子:“窑子哥,你说怎么办?”

    “王枫怎么打马阳的,就让马阳怎么还回来。既然地主哥过来管这个事儿,我给你面子,也不用板凳腿了,让马阳打王枫一顿就行了。”窑子说道。

    地主冷冷一笑:“不可能!”

    窑子的脸色也是冷了下来,目光凌厉的望着地主,地主毫不示弱的与他对视。

    两个大佬对上了,场中谁都不敢说话,现场的气氛,一下子紧张到了极点。

    “窑子哥,我实话告诉你,你不但动不了王枫,就说马阳,他今天还得挨打!”地主十分强势。

    “地主哥,你这可是太不给我面子了吧。”窑子点了一支烟,声音很冷。

    “窑子哥,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你这个兄弟欠挨。问问他王枫为啥打他?前天因为班上一个女生,马阳把王枫拉到厕所打了一顿,今天他又欺负王枫,所以王枫才扪了他。今天我地主把话撂这了,不干沉马阳,我以后不在一高混。”

    窑子脸色微变,望向马阳:“你之前打了王枫,有这回事?”

    马阳脸色苍白无比,吞吞吐吐的说道:“窑……窑子哥,有……”

    “有你他妈怎么不告诉我?”窑子又是一巴掌,搧在了马阳的脸上,然后看向地主:“地主哥,今天就这样吧,马阳和王枫的事两清。”

    “我说了,今天马阳还得挨。”地主不愿意。

    “地主,你真的不给我面子,以为我怕你?”窑子生气了。

    地主看了窑子两秒,然后凑上前,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王枫是太子的人。”

    窑子的脸色巨变。

    然后他们两个人走到一边,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了什么,最后窑子走了过来,看都不看马阳一眼,对那五个混混说道:“我们走,马阳的事不管了。”

    “窑子哥,你……”马阳的眼中,流露出惊恐。

    “草泥马,用尿和卫生巾对付别人,没见过你这么恶心的,别说地主了,老子都想揍你。”窑子骂了马阳一句,带着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马阳身体一颤,面无人色。

    强子早就忍不住了,上去一脚把马阳踹倒了,地主也上来要打马阳。

    马阳吓惨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枫哥,我错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