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赔五千

    枫哥!

    这一声枫哥!

    我望着马阳,望着这个一直欺负我的男生,这一刻,他叫我枫哥。

    曾经,他是多么的嚣张,把我踩进了泥土里还要吐一口唾沫,现在却跪在我面前。

    为什么?

    因为我有兄弟!

    望着那两片姨妈巾,望着那歪倒的尿桶,望着那满地的狼藉,望着跪在那里的人,曾经的一幕幕画面在脑海里闪过,我心里五味杂陈。

    砰!

    地主一脚蹬在了马阳的脸上,把他头上的绷带都打开了。还没有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渗出了鲜血。

    “马阳,你他妈弄出这么恶心人的东西来对付我兄弟,老子今天弄死你!”强子一拳砸在了马阳的脸上,马阳半边脸都肿了,牙齿都被打飞了一颗,淋漓的鲜血顺着鼻孔和嘴巴就流了出来。

    “地……地主哥,强哥,我错了,放过我吧。”马阳顾不得擦拭脸上的血迹,跪地求饶,那模样,凄惨到了极点。

    “别求我,去求王枫。”地主哥冷冷的说道。

    马阳满脸是血的爬到我身边,苦苦哀求道:“枫哥,是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找你的麻烦了。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强哥的拳头全校出名,会把我打死的!”

    听完他的话,我忽然明白,他之所以求我,不是怕我,而是怕地主和强子。在他心中我仍是那个软弱可欺的人,就算把他打倒都不会求我。就像在班里,我拎着板凳腿扪他,把他打得死去活来,他都没有向我求饶。

    现在,只是因为地主和强子站在这里,他才会这么怂!欺软怕硬,是人的天性。所以,我现在要硬起来,把他狠狠的打一顿,让他知道,我王枫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王枫,这样他才会怕我!以后就算地主和强子没在我身边,他也会向我求饶!

    可是,我看着满脸是血的马阳,竟然觉得他很可怜,动了恻隐之心。我想就这么算了,不再打他了。

    “小枫,愣着干什么呢?”地主喊道。

    “小枫,上去打啊,忘了他刚才怎么对你的吗?”强子喊道。

    “啊?”

    我转身望着他们俩,脸上是一片茫然的表情,我跟傻了一样,不知道怎么办了。

    “小枫,别忘了他是怎么对你的。如果我跟地主哥没来,想想你的下场。如果你跪下求马阳,他会放过你吗?”强子晃了晃我的肩膀,说道。

    听着强子的话,我的身体猛然打了一个寒颤。是啊,如果我不是找到了太子哥和太监哥,如果地主哥和强子没来,今天马阳和他们能把我整的自杀!

    先打我,再浸尿桶,然后往脸上贴卫生巾,拍下照片传到空间和贴吧上,那样我真的没办法活下去了!就算我跪地上求马阳,他肯定也不会放过我!

    就这么一瞬间,我的心变冷了,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真的是太贱了,把你往死里欺负,对付他们只有暴力!唯有暴力!才能解恨!!!

    “强哥,地主哥,你们先站在一边,我跟马阳做个了断。”我忽然仰起头,对他们说道。

    地主和强子微微愣了一下,发现我似乎有些不同了,不过他们还是退后了几步。

    我抽出了腰间的皮带,这是纯牛皮的,在我十六岁生日的时候,我姐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比一般的皮带要厚重,用它来抽人,绝对疼的很。

    “马阳,你记住,我叫王枫,不再是以前那个王枫!”我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皮带,对着他的后背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

    这声音,跟鞭炮一样响。

    “啊……”

    马阳立刻捂住了后背,嘴里发出惨叫,疼的在地上打滚。

    “骂我啊?打我啊?欺负我啊?”我又是一皮带,用力的抽在了他的身上。

    “把我浸桶里是吧?”

    “往我脸上糊姨妈巾是吧?”

    “给我拍照是吧?”

    ……

    我每说一句,甩手就是一皮带,每一下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抽的马阳死去活来。我感觉我像个疯子一样,狠的连我都不认识我自己了。

    地主和强子都有些呆滞的望着我,我在他们脑袋中腼腆羞涩的印象,完全倾塌了。

    “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潜伏着一头怪兽。”地主望着我,吸了一口烟,幽幽的叹道。

    “可是小枫的怪兽太可怕了吧,奥特曼都收服不了。”强子笑了笑,将脚下的烟头踩灭。

    最后,还是强子把我拦了下来,怕我把马阳打出事。

    “小枫,感觉怎么样?”强子问我,地主也看着我。

    “爽。”我只说了一个字。

    “这时候应该抽支烟。”强子点了一支红旗渠,递到我面前:“来,枫哥,吸进肺里,感受烟草的那种爽感。”

    我接过,狠狠的吸了一口,却呛得咳嗽连连,这还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的抽烟。看着我狼狈的模样,地主和强子哈哈大笑。

    “他们五个打不打?”地主指着班长五个人,问道。

    班长五个人全都吓傻了,面如土色,瑟瑟发抖,小腿肚都在打颤。

    我又吸了一口烟,吐出了一大团白雾,咳嗽道:“打。”

    ……

    “小枫,出气了没,如果觉得可以的话,咱们就准备走吧。”地主哥瞥了一眼犹如死狗般躺在地上的六个人,说道。

    “我找马阳还有事。”我说。

    地主和强子的脸色顿时变了:“小枫,你还要打?再打就可能出大事!”

    “我不打了,我跟他的事已经完了。”我笑了笑,说道:“但他跟田静的事,还没完。”

    田静家的摊子,是马阳找人砸的,这个钱他得赔出来。

    我来到马阳面前,把他扶了起来。地主去买了一卷卫生纸,强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盆清水,让马阳洗了洗脸。

    “马阳,田静家的摊子是你找人砸的。你既然做了这样的事情,她家里的情况你知道吧。”我说。

    “知道。”马阳点点头,情绪很低落。他不敢抬头看我,好像被我打怕了。

    田静跟我说损失千把块钱,我索性给她多要点。我伸出右手,在马阳面前扬了扬,说道:“赔五千!”

    马阳一愣,终于抬头看我了,说:“王枫,五千太多了。我那几个朋友,只是砸了他们的餐具和桌子,还有一些食材,也就是千把块钱。”

    “误工费呢?”我说道:“这一点得加进去吧,精神损失费呢,这也得加进去吧。”

    马阳点点头,说:“我拿不出这么多钱,这事是林若璃指使我做的,我需要给她打个电话。”

    林若璃!

    我抬起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离开了此地。

    “好,你打吧。”我说。

    马阳打了电话后说,林若璃很快就来。

    就在我们等着林若璃的时候,地主说:“我跟马阳谈一谈。”

    他搂着马阳,去了前面的厕所。

    “地主哥跟马阳谈什么啊?”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善后啊,地主哥帮你善后。”强子笑了笑,说道:“打完架不能就这么走了,万一他告诉学校怎么办,万一他再叫人怎么办?所以,跟他谈妥,为这件事画上一个句号。当然,咱们是打赢的一方,地主哥说什么他都得听什么。”

    我听完,心里暖暖的,有个兄弟,尤其是会办事的兄弟真好。

    几分钟后,地主和马阳走了出来,地主说:“好了,我跟马阳已经谈妥了。他跟王枫的事情到此为止,以后他不会再找事。”

    我点了点头,眼睛红红的说道:“谢谢地主哥。”

    “客气个屁啊!”地主笑了笑,强子捶了我一拳。

    “那个小美女,是不是你要等的人?”地主忽然指了指我身后。

    我回头一看,居然是林若璃,她还真的来了,正朝着我们这边走来。她挎着一个包,里面鼓鼓的,看着好像是钱。

    而且她还挎着一个包,里面鼓鼓的,看着好像是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