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上了二姐的贼船!

    “他们三个联合了?”

    我一惊,仔细的思索起来。林寒肯定和宋豪有关系,之前大混战,他就是请宋豪出手砍的宇哥。

    那时候太子对宋豪发难,宋豪愣是挺着没把林寒供出来,这说明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林寒跟段天都有关系,也很有可能。段天都的小弟马文,就是被林寒请来堵我。

    这么一看,他们三个人联合,绝对很有可能,二姐并不是说白话。

    “我们跟段天都开战,当然要搜集他的情报。这两年你以为我什么都没做嘛,不是!我从天人堂抽出了一些人,组成了一个情报小队,名字叫做天机。天机打探到,段天都他们三个人,其实是拜把子兄弟。”彭秋雁说道。

    我点点头,终于明白了,怪不得宋豪咬紧牙关,不把林寒供出来。原来,他们三个是结义兄弟。

    “现在世界大乱了,我们跟段天都开战。宋豪跟长乐抢地盘,你跟林寒也有仇吧。目前这个局面,你必须下水了,跟我们站在一起。”彭秋雁笑眯眯的说道。

    我咬咬牙,目光闪烁,逐渐变得疯狂。是啊,宋豪已经对姐姐出手了,我不得不下水了,干死这个狗日的宋豪!新仇旧恨一块算!

    不过,我还有很多的疑问。

    “二姐,宋豪为什么偏偏选择我姐下手?”我问。

    “因为她是雪姨眼前第一红人,要什么给什么。现在江湖上很多人都在传,你姐是雪姨的私生女。”彭秋雁说道。

    雪姨的私生女?

    我心中大惊!

    “王枫,王鸥不是你父母亲生的吗?”彭秋雁问。

    我摇摇头:“十九年前,她是我父母在路边捡的。没有任何的身份信息,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她的生辰八字。”

    彭秋雁眯了眯眼,说:“你也不要惊讶,这只是传言而已,并没有得到证实。不过,你知道你姐的身份吗?她不只是金樽夜总会的副总经理。长乐要在兴旺街开堂口,你姐要扎职成为女堂主。”

    什么?!

    彭秋雁连爆猛料,让我震撼连连,这……雪姨这是要彻底拉我姐下水啊!

    “兴旺街是一块大肥肉,长乐很多大佬都想过来分一杯羹,可惜雪姨金口不开,这条街只交给了你姐。前天长乐一个大佬不满,说你姐没威信,凭什么占据这么好的地盘!你知道雪姨怎么做的吗,直接把那个大佬的舌头割了喂狗!长乐女坐馆这一举动,释放出一个信号,她要强势撑你姐上位,谁敢反对就砍了喂狗!现在长乐上下无人再敢说一句闲话!这个字头,本来就是雪姨的一言堂!”彭秋雁说道。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没想到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前天……前天我正在黑礁岛。

    “雪姨如此维护王鸥,所以江湖上就传来了,说王鸥是雪姨的私生女。”彭秋雁俯身,递给我黄鹤楼大金钻。

    “二姐,你觉得这个传言有可能吗?”我问。

    “不太可能。”彭秋雁摇摇头,道:“我最近翻看天人堂的卷宗,查到了有关雪姨的一件隐秘往事。二十年前,她嫁给长乐坐馆耀星。在一起社团争斗中,雪姨受了重伤。她来我们天人堂就医,虽然救回了她的命,但是雪姨小腹那一刀,让她没有生育的可能。那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你姐今年只有十九岁。所以,说你姐是雪姨私生女,这点有些不太可能。”

    我点点头,王鸥和雪姨虽然都是大美女,但是长相上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而且,雪姨私生女这个身份,也不足以让林寒那么疯狂的追求王鸥。这个身份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他跟段天都是一伙的,背后有盛和撑腰,根本就不惧长乐。

    否则,宋豪也不敢对我姐下手!

    盛和与长乐,一向不合,时而爆发争端。

    “王枫,现在你厉害啊。姐姐代表长乐,兄弟代表新鸿,我要拉拢你,这就是我今晚的目的。”彭秋雁很直白的说道。

    我脸上露出苦笑,心情复杂至极,按照彭秋雁这么说,姐姐算是彻底下水了,彻底跟雪姨绑在了一起。

    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而且我无力改变。长乐那个红棍不满王鸥上位,结果怎么样,直接被雪姨割了舌头。

    雪姨力挺,王鸥上位已经势不可挡,我怎么去阻止?

    不过,我还想尝试一下,等回去后跟姐姐谈谈。我们松源跟其他地方不一样,自古以来就乱,字头多,社团多,处处都是江湖。加入社团是很多人的选择,但是,我不想让姐姐走这条路。

    “王枫,给个痛快话吧,我大半夜的拉你来看戏,总不能白忙活吧。”彭秋雁撇撇嘴,说道。

    我闭上双眼,又猛的睁开,今晚的事情已经由不得我了,宋豪、林寒、段天都必须跟他们干了。林寒已经撕破了脸面,宋豪打我姐的注意,也是怼到底的节奏。

    只是段天都有些难办,他跟太子和解,我要是跟他怼,坏了江湖规矩。因为,我是太子阵营的人!

    如果,我不是太子阵营的人,那就没有什么顾忌了……

    想着想着,我心里已经有了打算——我要去见雪姨!

    “只要你点头,我将彭家八段锦剩余七段都给你。”彭秋雁用充满诱惑的声音说道。

    我心一横,终于下定了主意:“二姐,以后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彭秋雁顿时瞪大了双眼,亮晶晶水汪汪,犹如一汪清泉流动,旋即便是哈哈大笑,很是兴奋的说道:“妈的,费了那么大的劲,终于把你忽悠过来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二姐,我跟宋豪那些人比着,只是一个渣渣,有必要这样吗?”

    “你是不牛逼,但是你身边的人牛逼啊,你姐代表长乐,你兄弟代表新鸿,到时候把他们统统拉下水!一起对付段天都,我让他和盛和灰飞烟灭!天啦噜,想想都兴奋的不行!”彭秋雁兴奋不已,艳光四射。

    “二姐,你野心真大!”我感叹了一句,旋即问道:“今晚你带我来看戏,显然提前知道宋豪要对我姐出手。”

    彭秋雁点点头:“那是当然了,就在今天中午,我的情报小队天机打探到了一则消息,宋豪要在金樽夜总会门口绑王鸥。然后,我就想办法给雪姨通风报信。所以,长乐才会设下埋伏。可以说,今晚的事情我也参与了。”

    我吃了一惊,随后问道:“之前在帝客大酒店,给太子发消息,挑起他和段天都争端的人,是不是也是你?”

    “对啊,是我啊,可惜两个人和解了。”彭秋雁笑眯眯的说道。

    我望着她,简直无语了。

    “二姐,你怎么到处搞事情啊,好像一根搅屎棍。”我苦笑着说道。

    “记住,千万不要招惹女人,尤其是像二姐这样的女人。否则,段天都的下场你看到了。我天天都在给他找麻烦,有机会就搞他的事!有机会就给他拉仇恨!挑拨离间,阴谋诡计,无所不用其极!”彭秋雁煞有其事的说道。

    我笑了笑,揉了揉脑袋,站在彭秋雁的立场上,仔细的思考了一下今晚的事情。首先,她得到了宋豪对王鸥出手的消息。这个消息对小马哥他们那帮人来说,可以说没多大的价值。因为宋豪雪姨跟小马哥没关系,他们的对手是段天都。

    但是,二姐是怎么做的,先给雪姨通风报信,让长乐设好埋伏。接着,又带我来看戏,成功把我拉下水,跟他们站在了一起。

    彭秋雁玩的这两手可谓是高明,通过一件跟他们毫不相关的事情,让我上了他们的贼船!

    我感觉以二姐的智商,想不到这些。她这两手玩的,不是三金刚的点子就是张谋子的主意。

    “二姐,是谁让你这么做的?”我忽然问道。

    彭秋雁一愣,旋即笑道:“是张谋子啊,我的脑残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