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雪姨的话

    宋豪推开王鸥后,动作很快,几步就跑到了奔驰车前,右手已经摸在了车门上,漫天的雨水打在宋豪身上,变成了血水,

    只是他快,彭秋雁更快,

    二姐一撩雨衣,脚上的雨靴用力蹬地助跑,几步之后腾空而起,一腿踢在的宋豪的脖颈上,

    同时,她的右手在裤脚处抚过,一柄三棱军刺已经出现,彭秋雁一腿踢中之后顺势用腿弯卡住宋豪的脖子,硬生生把宋豪的身体压的跪倒在地,

    扑通,

    本就是强弩之末的宋豪,此时双膝跪地,嘴里发出野兽一般低沉的吼声,就在他跪地的同时,二姐手中的军刺已经准确无误的刺穿了宋豪的咽喉,

    宋豪一只手捂着脖子,血水从指缝中溢出,他双眼圆睁,嘴里发出打嗝一般的声音,身体有节奏的抖动,每一次都带出一股血水,

    二姐松开脚,宋豪跪在地上,仰面栽倒,

    这次他是彻底完了,死翘翘了,

    我有些惊讶的望了彭秋雁一眼,她从开始到击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干净凌厉,快如鬼魅,甚至等她从裤脚拔出军刺,被撩起的雨衣才刚刚落下,

    炫酷,霸气,又带着一丝性感,

    和二姐花哨拉风的动作比起来,超哥显得很朴实简单,面对那个扑来的马仔,马文超只是踢出一脚就搞定了,然后他捂着腰一瘸一拐的走来,好像腰疼的老毛病又犯了,

    我朝着姐姐跑去,她站在大雨滂沱中,视线一直都在我的身上,我知道,她认出了我,只是她对这个事实难以相信和接受吧,

    我得赶紧把她送到家,今天姐姐受了惊吓,又淋了雨,很容易生病,

    可是我刚跑了两步,姐姐的身子就软软的倒了下去,我狂奔到近前,拦腰抱起了她,冲到了别墅的大门口避雨,

    姐姐身体冰凉,我紧紧的抱着她,用体温帮她取暖,

    彭秋雁和超哥来到旁边,没有多余的废话,只是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就说道:“我知道你还有很多事要做,把你姐交给我,我带她去天人堂调养一下,受到惊吓又淋了大雨,身心受创,很容易落下病根的,等你做完事给我打电话,来天人堂,”

    “二姐,谢谢,我知道了,”我将王鸥交给彭秋雁,

    彭秋雁笑了笑,把她的车开了过来,

    超哥一句话没说,拍拍我的肩膀揉着腰就走了,

    我望了他一眼就收回了视线,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杀了宋豪还有很多事要做,

    受伤的小弟要救,顶罪的事情也要做, 大话香江

    两分钟后,地主他们接应的人来了,把受伤的小弟都拉走了,顶罪的解翔也带来了,与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刑侦方面的专家,

    解翔进去留指纹,刑侦专家去处理现场,抹掉我们的痕迹,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是雪姨打来的,本来我以为她要询问今晚的结果,谁知道她一开口就问道:“王枫,在宋豪的别墅,你见到小鸥没,”

    我一惊,连忙问道:“见到了,王鸥现在已经安全了,雪姨,你怎么知道我姐在这里,”

    “我派去保护小鸥的四个人联系不上,肯定出了事,只有宋豪会对她下手,”雪姨说了一句,语气一转:“宋豪做掉了吗,”

    “做掉了,”我说,

    雪姨淡淡的嗯了一声,随即说道:“保护好你姐,今晚长乐要做事,宋豪那伙人想绑了小鸥要挟我,我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福联在东风区的最后一块地盘,宋豪一死就无主了,长乐要去插旗,还有”

    雪姨忽然压低声音,说道:“他们绑架小鸥,肯定会有后续动作,你用宋豪的手机给段天都发一条消息,就说王鸥已经绑了,接下来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我微微一愣,雪姨这么做,难道是用死去的宋豪坑盛和一把,

    不过我没问,按照雪姨的去做了,

    做完之后,我给雪姨回了话,犹豫了一下才问道:“雪姨,宋豪为什么一直都要绑我姐,”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时间合适了你来找我,我详细的告诉你,”雪姨笑着说道,

    我身体一颤,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于是,我壮着胆子,试探性的问道:“雪姨,外面都在传我姐是你的私生女,是不是由于这个原因,宋豪他们三兄弟想控制我姐,从而要挟你,”

    “小子,别想着试探我的深浅,你走过的路还没有我走过的桥多,就别想套我的话了,”雪姨忽然咯咯一笑,话语中带着调侃的意味,

    我尴尬一笑,早知道就不问她这个问题了,雪姨是百炼成妖的女人,在她面前还真是不好耍心眼,

    雪姨说道:“小鸥跟我年轻时很像,跟我年轻时一样美,所以我比较喜欢她,你也知道,她曾经替我挡了一刀,我没有孩子,平时都把她当亲女儿看,不过除了这些,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我问,

    雪姨悠悠的说道:“你姐身世不凡,”

    闻言,我心中震惊到极点,我最想知道的东西,雪姨居然就这么说了出来, 侯门骄妃

    可是,等我还想再问什么的时候,雪姨却说道:“先别问,现在要做事,等机会合适了我就告诉你,你先等着吧,处理完宋豪这件事,我就给你扎职上位,”

    既然雪姨这么说了,我只好压下内心的疑惑,

    我倚在别墅的门口吸烟,左手还好,右手手腕高高的肿起,好像一个桃子,膝盖处的关节也变形了,专心的痛,

    除了这些伤势,身上还有五六道伤口,最严重的是后背,被宋豪砍了一刀,火辣辣的疼,

    此时,刑侦专家走了出来,三四十岁的样子,是个秃顶,样貌看起来平淡无奇,

    “今天的事情,多谢叔叔了,”我掐了烟,很是感激的说道,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小兄弟不要客气,”秃顶中年人微笑着说了一句,就撑伞离开,

    他一直都很淡定,看来没少经历这样的场面,

    这时候,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等到雪姨那边的事情做完,就会有人报警,把顶罪的解翔抓走,然后也会有人通知福联的坐馆黑豹,料理宋豪的后事,安抚家属,

    宋豪因为江湖仇斗被杀,黑豹作为他的拜门大佬,按照江湖规矩是要帮他料理后事的,还要给安家费,

    等到那个时候,这件事就算彻底的完结,当然,宋豪身死引发的后续,那就另说,

    我朝着别墅大厅内望了一眼,解翔坐在那里,盯着宋豪的尸体,放声狂笑,他甚至举起了刀,一刀又一刀的砍向了宋豪的尸体,

    我心中有些感慨,这个时候解翔应该是最快乐的吧,老婆孩子被宋豪搞,得了绝症即将身死的时候,还能看到仇人的尸体,死也值了,

    我裹了裹衣服,准备离开,现在这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

    我撑着伞,走到了偏僻的街道上,准备先去看我姐,再去看受伤的兄弟,不过我皱了皱眉头,背后的伤口一直往外渗血,又被雨淋,冰凉刺骨,疼痛无比,

    在看我姐之前,需要先处理一下伤口,

    医院不能去,我血人一般,还是刀伤,医生有可能报警的,只能去小诊所了,可是现在凌晨一点多了,诊所都应该关门了吧,

    这下我犯了仇,身上的伤口怎么处理,

    我眼睛一亮,想起了那个名叫方馨的小护士,我跟她也算是朋友吧,就请她帮个忙吧,这大半夜的,也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要是在医院值班的话,那就更好了,直接带着药箱,开个房间就能裹伤,

    于是,我拨通了她的电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