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大吃一惊!

    等了很久,方馨才接通了电话,迷迷糊糊的问道:“谁……谁啊,”

    听她这声音,柔柔弱弱,好像是刚睡醒,我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是王枫,抱歉啊,这么晚了还打扰你,”

    “王枫”方馨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一调:“那个混混老大,”

    我无奈地笑了笑,原来在这个小护士的心目中,我不是英雄救美的好汉,而是混混老大,

    “是啊,就是我,你在哪呢,在家还是在医院,”我问,

    “在家啊,睡得正香,被你的电话吵醒了,”方馨似乎有些生气的说道:“这么晚打电话干什么啊,”

    我无奈的耸耸肩,运气不太好啊,既然她在家里,那就算了吧,

    “没事了,你在家的话就好好休息吧,再次说声抱歉,拜拜,”我说了句就准备挂断电话,

    “喂喂,”方馨着急的说道:“什么事说出来啊,我有强迫症的,要不然马上睡不着觉,”

    “我被人砍,身上有不少刀伤,不敢去医院,诊所都关门,所以想请你帮忙,你在家就算了,下着大雨别出来了,还要穿衣服麻烦,”我说道,

    “无语,你怎么又跟人砍,怎么感觉你像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三天两头被人砍,不是你兄弟就是你,”方馨有些感慨的嘟囔了一句,随后就说道:“你等我,我家里有药箱,马上就出去找你,”

    闻言,我笑了笑,这小护士还真是个热心肠,

    我听到那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她好像是下了床,打开了窗户,惊呼一声:“哇,外面下了这么大的雨,”

    “如果你没车的话,还是别来了,”雨确实下的很大,方馨这么热心,我反倒是有些不忍心了,

    “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的天职,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有人需要我的救治,我就会赶到病人的身边,”方馨很认真的说道,

    “喂,你现在还是个实习护士,不是医生啊,”我笑了笑,

    “我们”方馨顿了顿,略微有些尴尬的说道:“我们医务工作者,这样总可以了吧,我有车,你说地址我带着药箱去找你,”

    我把位置告诉她后,不到两分钟,雪姨的电话就打来了:“王枫,我派去保护小?的人已经跟我取得了联系,他们被人敲晕了,说是你们房东搞的鬼,这件事你去办吧,”

    说完,雪姨就挂断了电话,

    房东,

    我脑海里浮现出那个胖胖的女房东,胸中涌出一团怒火,原来,我姐被绑跟她有关系,

    看来,我需要先回家一趟了,

    等了十多分钟,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了我身边,

    “上车,” 若一切回归原点

    方馨摇下车窗,看到我吓了一大跳:“天呐,你怎么流了那么多的血,”

    我笑了笑:“不介意我弄脏你的车吧,”

    “快上车,我找个地方帮你包扎伤口,”方馨说着,打开车门要下来,

    “别下来了,地上都是积水,”我上前一步,扫了一眼,看到后座上扔的有衣服,好像是睡衣,于是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身上的鲜血,顿时染红了座位,

    方馨望着我,眼神有些害怕,吸了吸鼻子鼓着勇气说道:“你身上的血太多了,需要赶紧处理,咱们去哪,”

    “去我家,一高附近的东大街,”我说,

    方馨点点头,穿着拖鞋的小脚踩上了油门,我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眼,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头发凌乱,睡眼惺忪,右边的肩带都没来得及提上,露出了圆润白皙的香肩,

    看来她走的很急,车座后面扔着睡衣,估计衣服都是在车上换的,

    我心中微微感动,这个小护士,还真是个白衣天使,

    “王枫,你挺住,坚持住,千万不要睡过去,”方馨开着车,很紧张的说道,

    我脑袋上浮现出两缕黑线,她这话听着怎么感觉不对,好像我要死了一般,

    “别担心,这种刀伤死不了人的,马上包扎一下就好了,”我弓着身,尽量不让后背碰在座位上,

    看着她紧张的模样,我忍不住调侃道:“喂,你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小护士,会处理伤口吗,麻醉,缝合这些东西,你能不能行啊,万一出了差错,搞得我大出血,下去卖咸鸭蛋怎么办,”

    “放心吧,我爸妈都是医生,我从小耳濡目染的,这些东西对我来说都是小菜一碟,”方馨很自信的说道,

    “你一个娇滴滴的小美女,面对这狰狞的伤口,会不会被吓晕啊,”我继续调侃道,

    “你别看不起人,马上你就知道了,全医院的护士里面,我是医术最高超的,”方馨鼓着雪白的腮帮,不服气的说道,

    她一边开着车,一边跟我聊着,很快就放松了下来,

    到了家门口的时候,我拿出钥匙对方馨说:“这是钥匙,你先开门进去,我还要去找一个人,”

    “找什么人啊,赶紧进去处理伤口,马上你可能因为失血过多休克的,”方馨焦急的说道,

    “你等着我,”我不由分说把方馨推了进去,随后立刻朝着楼下走去,衣服都没换,

    我心中涌现出强烈的怒火,本来就很讨厌那个女房东的嘴脸,今晚我姐被绑的事情,她居然也有参与,

    如果真是她搞的鬼,我绝不会手软, 堕天之翼

    我抽出后腰上的刀,朝着一楼走去,女房东就住在一楼,

    砰砰砰,

    我用力的拍着她家的防盗门,足足过了十几秒,屋里才传出一道惊慌的声音:“谁……谁啊,”

    “朱姨,是我,小枫,”我冷笑着说道,

    “小……小枫啊,”女房东的声音变得更加惊慌了,

    我的脸色猛然一寒,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女房东的声音就出卖了她,看来我姐被绑的事情肯定跟她有关,

    “朱姨,我今天忘带钥匙了,我姐还没回来,你帮我开下门,”我找了一个借口说道,

    “好……好吧,”

    女房东应了一声,上前来开门,很是惊慌,我听到几次清脆的声音,那应该是钥匙掉在地板上的脆响,她的手一定在抖吧,

    咯吱一声,红色防盗门缓缓的打开一条隙缝,女房东身子藏在门后,探出来一张惊慌失措的胖脸,

    “啊……”

    她看到我浑身是血掂着刀,嘴中顿时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拔腿就往屋里跑,

    我一脚躲开门,拎着刀就追了进去,

    扑通,

    不知是惊慌还是被什么东西绊到了,女房东一下子摔在了地板上,摔了个狗吃屎,

    我脸上挂着冷笑,一步步走进了她,这个屋子就她一个人,老公在外地做生意,儿子在外地念大学,

    “王……王枫,你姐被人绑架,我也是被逼的,你别怪我,”女房东望着我,惊恐万状的说道,

    “今晚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我蹲下身,用刀面拍打着女房东的胖脸,凶恶的说道,

    女房东吓得魂不附体,瑟瑟发抖的说道:“就……就在两个多小时前,我……我正准备睡觉,忽然有人敲门,我开了门后是……是好几个壮汉,手里都拿着刀,逼我把你……你姐骗过来,如果我不答应的话,他们就……就要杀了我,我……害怕,于是就按照他们的吩咐把你姐叫来了,谁知道那帮人居然绑了你姐,如果我提前知道的话,绝……绝对不会害你姐的,”

    后背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我用力的握了握刀,很想一刀劈了这个女人,不过望着她战战兢兢的样子,我还是没能下去手,

    女房东终究是个普通人,面对宋豪他们的逼迫,她也没得选择,

    我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的说道:“这次先饶了你,回头再跟你算账,”

    说完,我收起刀走了出去,当我回到屋里的时候,看到方馨正拿着一串东西在灯光下观看,

    我大吃一惊,她手里拿着的居然是那串钻石项链,我锁在柜子里的女神之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