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处理伤口!

    只是一瞬间,我脑袋上的冷汗就冒出来了。那是能引发无边风暴的女神之心,不能见光的!

    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夺过来她手里的女神之心,大声喊道:“你干嘛?”

    我太着急了,动作有些粗鲁,方馨身子一个趔趄,吓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看着我怒气冲冲的样子,方馨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一脸委屈的说道:“你干嘛吼我?”

    我低头看了看,本来锁的好好的被打开了,方馨手里拿着一串钥匙,很明显是她打开了柜子,拿出了女神之心。

    幸亏女神之心被李美儿改变了颜色,要不然这下就被方馨发现了!她发现了这个秘密,对我对她都不好!

    想到这里我有些生气,这个小护士乱翻我东西干什么,于是我气呼呼的问道:“你翻我的东西干嘛?”

    方馨咬着嘴唇,眼泪汪汪的说道:“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走得急忘了带消毒药水了,我想找蜡烛等马上处理伤口的时候给手术刀高温消毒,找了一圈没找到,就打开了你的柜子。看到了那串项链,我好奇就拿出来看看。对不起,我不该乱翻你的东西。”

    听到她的解释,我心中一软,愧疚感油然而生,原来她是找蜡烛来着,倒是我误会她了。

    人家小护士大半夜冒着大雨从家里跑出来,为了给我包扎伤口,我居然还吼了她,越想心中就越是愧疚不安。

    “对不起啊,我反应太过激了。这串项链是我买给前女友,准备送她当礼物的。可是当我要送给她的那一天,她跟一个有钱的男人在一起了,一脚把我蹬了。我很伤心,就把它锁在了柜子里。刚才你拿出这串项链的时候,我想起了悲伤的往事,所以才情绪失控对你发了火。抱歉啊,方馨小护士。”我望着方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这么说,自然是为了让她放宽心,我不是因为她乱翻东西而发火的。

    “原来是这样,对不起王枫,我勾起了你的伤心事,我向你道歉。”方馨一脸歉意的望着我,说道。

    看到她这副模样,我差点被萌到,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没事没事,还是赶紧处理伤口吧。”

    方馨点点头,说:“你先找一根蜡烛,然后来卫生间,我先帮你清洗一下伤口。”

    我来到卫生间的时候,方馨望了我一眼,红着脸说道:“先把衣服脱了吧。”

    我咬着牙忍痛脱掉了污浊不堪的t恤,**着上身,后背有一条狰狞的伤口,犹如小孩的嘴巴一般,伤口外翻。

    卫生间空间狭小,我光着上身和方馨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而且还是在我家,方馨微微低垂着头,耳根都红了。

    我笑了笑,道“:“有点职业素养好不好,在你们医务工作者眼中,不是没有性别之分的么?你再害羞不行动的话,我血都流干了!”

    “对……对不起!”方馨充满歉意的说了一句,赶紧行动起来,拿着蓬头调试好水温。

    “来,我帮你冲洗,你忍着痛。”

    方馨两只温热的小手搭在我的腰间,身体不可避免的挨在我的身侧,我侧头看了她一眼,她咬着嘴唇,柳眉微皱,神色却很坚毅。

    “血腥味扑鼻,我自己来吧。”

    我看方馨一副强忍的表情,微笑着说道。

    “不用,我来!你要相信我的职业素养!”方馨晃了一下头,带着清香味道的长长发丝贴着我的上身掠过,被她甩去了另一侧。

    方馨用一个盆接着蓬头的水等盆里的水已经快接满,这才双手端起水盆,掂着脚尖,把温水从我的肩膀处朝下倾泻!

    剧烈的疼痛让我的身体忍不住绷紧,我咬牙说道:“能不能帮我点根烟,屋内的桌子上有烟。”

    “好。”方馨擦擦手,把烟拿来了给我点上。

    我嘴里叼着烟,方馨继续清洗我后背的伤口。不时传来的剧痛,让我一次次咬紧了烟嘴,最后直接咬断了!

    清洗过后,方馨拿来一块干毛巾。

    “你忍着点痛啊。”方馨一边用毛巾擦着我后背,一边轻声说道。

    “嘶!”

    干燥的毛巾擦着我后背翻露的皮肉,让我忍不住疼痛嘶声。

    “对不起,我弄疼你了!”

    方馨赶紧把毛巾赶紧拿开,有些歉疚的出声道。

    “小护士,不要用毛巾擦啊,那好像是我擦脚用的,搞不好我伤口痊愈后背却得了脚气,哭都没地方哭,到时候找你算账啊!”我听到方馨那副小心翼翼的语气,故意夸张的叫道。

    方馨被我一打趣,刚才的紧张稍缓,轻轻的用毛巾把伤口周围的血迹擦干净,然后突然问道:“王枫,你多大了?”

    “十六岁,干嘛问这个?”我有些疑惑的出声。

    “十六岁,比我还小两岁,可是你好坚强啊。受了这么重的刀伤,居然还能忍住疼痛。我见过不少比你大很多的男人,受了一点伤疼的大喊大叫,甚至打骂我们护士。你……你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男人!”方馨说道。

    “别夸我啦,我们男生都喜欢在美女面前扮英雄的啊。”我说道。

    “而且,你还很风趣,我最喜欢这样的男生了!”方馨望了我一眼,小声的说道。

    我心中一惊,她这是干嘛,浴室表白吗?不过马上我就平静下来,她说这句话估计没什么别的意思,谁不喜欢坚强而又风趣的男生?

    可是方馨说完,就感觉到不妥,连忙解释道:“王枫,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误会。”

    解释还不如不解释,越解释就越尴尬,我索性不再说话。

    我们两个人都不说话,空气中却飘荡了一些暧昧的味道。

    方馨继续帮我擦拭伤口,脸颊通红一片,不只是因为刚才的话,这还是她第一次接触男人的身体。

    她帮我擦完后背后,又拿来一条干净的毛巾,要帮我擦胸膛的位置。

    我看到她实在害羞,就伸手接过自己擦了起来,微笑着说道:“怎么,你第一次见陌生男人赤着上身?这么害羞啊,还好我没练出一身爆炸性的肌肉。不过也快了,我最近一直在健身的嘛。到时候我再被人砍,还找你处理伤口啊。”

    方馨白了我一眼,红着脸走了进去,白色的连衣裙被水打湿,印出了一些美好的风光。

    我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跟着她来到了卧室。

    消毒麻醉之后,方馨涂抹上药粉之后,就开始帮我缝合伤口。

    这次打了麻醉,倒是感觉不到疼了,我望着窗外,思考着一些事情。

    “王枫,你那串项链不简单,我怀疑,它不是原本的颜色!”方馨一边帮我缝合伤口,一边说道。

    我心中一惊:“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对珠宝有一些研究的,那串项链上的珠子,被人用某些手段改变了颜色。我对着某颗珠子用力的戳了一下,居然掉了色,露出了晶莹剔透的颜色。我还想进一步观察的时候,你就闯进来啦。我怀疑,那珍珠原本的品质很高,你可以拿去珠宝行鉴定一下,说不定能让你大赚一笔!”方馨说道。

    等她说完这些,我心中已是难以平静。

    之前李美儿处理女神之心的时候,没有专门的工具,只是简单的处理一下,改变了项链的外形。连方馨这个小护士都能发现异常,这串项链要是落在珠宝商那些人手里,肯定会被人发现!

    “方馨,关于那串项链的事情,你不要对任何人说。”

    我忽然抬起头,望着方馨,语气郑重的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