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长乐出手!

    “冷雨夜还要出来办案,头儿发生了什么事啊,”重案组探员昌伟开着警车,对后面的彭羚警官出声道,

    “有人报案,他在丽水湾一栋别墅里杀了人,”彭羚穿着警服,美丽的脸庞上带着一丝严肃,

    “人命案啊,搞这么大,别墅里,死的富人啊,要麻烦了,”昌伟话语一惊,问道:“犯罪嫌疑人主动报案,”

    “别乱问,认真开车,到地方就知道了,”彭羚淡淡的说道,

    十分钟后,警队之花带着两名重案组的探员来了宋豪的别墅,杀人凶手解翔站在别墅里,双手举在了头顶,喊道:“人是我杀的,”

    四个探员捂着鼻子抵抗血腥味走过去,看着一地的狼藉皱了皱眉头,给解翔戴上手铐之后才问道:“你杀了谁啊,”

    “拳王豪,福联东风区大佬,”解翔一脸快意的说道,

    “社团分子啊,”

    警花彭羚忽然出声,上前看了一眼面目全非的尸体,纵使她见过不少这样的场面,仍是干呕出声,忍着强烈的不适,朝着解翔问道:“多大的仇,把人砍这么惨,你没人性的,”

    “警官,这是拳王豪宋豪,三年前搞了我老婆孩子,卖到马栏里折磨至死,我对于他当然没人性啦,刚才硬生生的咬下他一块肉,生生的嚼碎咽了下去,不知几多爽啊,”解翔目光疯狂,一脸狞笑,

    彭羚皱了皱眉头,想骂一句变态,话到了嘴边却生生的咽了下去,挥挥手说道:“把犯罪嫌疑人带上车,给反黑组打电话,帮我查宋豪和解翔的资料,其余的人,在现场调查取证,”

    “是,头儿,”探员们纷纷忙碌开来,

    不多久,一个探员过来,说道:“头儿,反黑组那边给消息了,宋豪确实是福联在东风区的话事人,解翔也有记录,也是混社团的,三年前老婆孩子被人搞,江湖上都说是宋豪做的,”

    彭羚坐在沙发上仔细的听了一遍,皱着眉头道:“死者是社团大佬,嫌犯在现场打电话报警自首,我怎么感觉有蹊跷,好像顶罪一样,”

    带着疑问,彭羚拿出手机给梁耀打了个电话,

    “有没有动枪啊,”梁耀问道,

    “没有,死者全都是刀伤,”彭羚说道,

    “那就带凶手回来收监,社团斩人嘛,当然是有替罪的,让同志们对现场进行刑事勘察,发现别的线索就继续追查,找不到就结案喽,松源这片地区,社团不知几多,这帮扑街,死一个就为社会稳定做出了一分贡献,”梁耀在对手机那边喊道, 三国之刘备军师

    “明白,”彭羚应了一声,对探员们喊道:“宋豪家属知不知道,”

    “头儿,还没通知呢,”

    “那就先送医院的太平间,跟家属见一面,之后再拉到殡仪馆,”彭羚说道:“昌伟,立刻跟医院救护车联系,让他们过来装运尸体,”

    “是,头儿,”昌伟点点头,警车是不装运尸体的,都是直接叫殡仪馆或者救护车直接装尸袋里面,甚至不装,直接运往殡仪馆或太平间,

    探员们继续忙碌,彭羚望着宋豪的尸体,冷冷一笑:“混江湖的都讲究祸不及妻儿,你不讲江湖道义,现在死在解翔手里,也算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这年头,江湖道义就像是一张白纸,一撕就碎……”

    说完,彭羚拿出手机,对着宋豪的尸体连拍了几张照片,对一旁的探员说:“回去后把照片洗出来,另外通知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拿宋豪当主角做一期反面教材,给少管所的那些误入歧途的孩子们放,主题就是一个,出来混的没有好下场,宋豪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教育他们好好学习出来后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一旁的探员竖起了大拇指,谁都知道,警队之花最是嫉恶如仇、充满正义感的女人,

    “另外,再做一期正面教材,主角选……选松源一高的王枫吧,他小小年纪就知警民合作,之前提供线索,我们才能破获失踪案和钻石案,为社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一部正面教材,一部反面教材,你跟电视台的同志沟通,一定要做好,让少管所那些孩子能够迷途知返,”

    “是,头儿,”

    ……

    一个小时后,医院太平间外,几十个纹身大汉站围拢在外面走廊,吸烟谈话,对那个写着“请勿大声喧哗”的告示牌视如不见,护士和其他病患对此敢怒不敢言,让出这一块地方,远远的躲开,

    这些都是跟着宋豪的福联成员,得知自己大佬被人斩的消息,立刻就赶过来了,

    “查查那个扑街做的,掀他出来,妈的斩了我们大佬,我要把他全家扔去颍河喂鱼,”一个胸膛处纹了一头猛虎的壮汉大喊,

    站在他身侧的是一个眼窝深陷的青年,听到他开口,说道:“恐怕是长乐做的吧,之前大佬绑架金樽夜总会的总经理,听说那总经理是长乐坐馆的私生女,”

    “长……长乐,”听到这个名字,刚才放狠话的那个大汉,气势顿时弱了下来,

    “老顶来了,”人群中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几十人都安静下来,朝门口望去,

    门外,一个穿着黑西装的马仔撩开塑胶的遮帘,福联坐馆黑豹带人走了进来, 邪王追妻,悍妃乖乖入瓮

    黑豹身材高大,五十多岁的年纪,穿着一件黑底红花的唐装,典型的江湖人打扮,只不过身上没有了朝气和锐气,就如福联这块招牌一样,充满了日落西山的暮气,

    “老顶,我大佬被人斩,帮我们做主啊,”宋豪的一群马仔围上前来,声泪俱下的喊道,

    “哪个做的,”黑豹脸庞铁青,脸色十分的难看,福联是老牌子,属于洪门一脉,之前也辉煌过,不过现在没落了,成为了夕阳社团,在松源市勉强算是二流,也多亏宋豪这块金字招牌,打出东风区五条街清一色,稍稍抬高了福联的江湖地位,

    可以说,福联这块招牌,全靠着双花红棍宋豪在撑门面,黑豹对他也甚是喜欢,东风区堂口每月上交红利百万,他躺着收钱,

    可是现在宋豪一死,福联铁定要沦落为三流社团,每月的百万红利,也成为了过去,

    “老顶,条子那边传来的消息,是我大佬的仇人解翔做的,”一个马仔说道,

    “解翔,解翔是边个,”黑豹问道,

    马仔说了一遍,黑豹冷笑着摇头:“解翔顶罪来的,这件事是长乐找人做的,宋豪不听我的劝告,以为仗着段天都的势就能跟长乐作对,今天落到这种下场,我福联都可能跟着遭殃,”

    说到最后,黑豹恨得咬牙切齿,

    “走,进去看看他,送他最后一程,”

    黑豹咬着牙,带着人快步走进太平间,

    他望着眼前静静躺着一具尸体,深吸了一口气,伸手缓缓的拉开上面的白布,静静的看了几秒,黑豹叹了一口气,把白布重新盖上,

    他对左右说道:“拿出一百万安家费,给宋豪的家属,他的后事,让东风堂口去办吧,”

    就在这时候,一个马仔忽然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惊慌失措的说道:“老顶,我们在东风区的五里墩那条街,被长乐插旗,地盘被抢了,”

    黑豹身体一颤,闭上眼又睁开,语速极快的说道:“你通知段天都,以宋豪小弟的身份向他求援,走,现在备车,我要去见新?坐馆,”

    黑豹带着人,急匆匆的往外走,他知道,真正的风雨来了,长乐要展开报复了,一个不好,他们福联这个字头,就将成为历史,

    可是刚走出门口,又一个小弟拿着手机狂跑着过来,更是焦急的说道:“老顶,长乐坐馆放话,祸不及家人,宋豪绑我干女儿,犯了江湖规矩,长乐对福联宣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