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永不相见!

    中年人一头长发,不扎不束披散在肩头,气质儒雅而宁静,从容不迫,给人一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感觉。

    他本是彭秋雁的四叔,名叫彭仲宇,但是二姐很调皮,都是称呼他二叔,二就是经常犯傻的意思。

    彭仲宇微微眯着眼,给我姐号脉。

    对于他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彭家乃是千年世家,底蕴深厚,彭仲宇见识肯定不一般。

    “喂,二叔,号那么久的脉,什么情况啊?”彭秋雁撇撇嘴,问道。

    “大侄女,稍安勿躁。”彭仲宇淡淡一笑,缓缓的说道:“从脉象上看,王小姐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

    闻言,我松了一口气,既然彭仲宇说姐姐的身体没问题,我就放心了。

    “不对!”

    彭仲宇忽然皱起了眉头,脸色微微变化。

    “哪里不对?”彭秋雁问道。

    “气血!”彭仲宇只说了两个字。

    “气血?”彭秋雁望向我,说道:“脉象的产生与心脏的波动,心气的盛衰,脉道的通利和气血的盈亏直接相关。”

    忽然,彭仲宇探出左右食中两指,按在了姐姐的颈部脉搏,他的脸色再次变化,一直淡然平和的眼中,竟是涌现出一抹惊骇。

    “二叔,怎么回事,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你这样的表情。”彭秋雁一脸惊讶道。

    彭仲宇没有回答,双手搭脉,眉头紧锁,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震惊,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随后,他的额头上开始冒出汗水!

    我和彭秋雁还有姐姐,都是一脸的迷茫,彭仲宇到底怎么了?

    足足过了两分钟,彭仲宇才收手而立,他深深的看了姐姐一眼,面色变得无比的凝重。

    “王小姐,你是哪里人?”彭仲宇忽然问道。

    “我是松源四通镇小王村的人。”姐姐回答道。

    “王小姐,冒昧的问一下,你现在的双亲是亲生父母还是养父养母?”彭仲宇问道。

    “二叔,过分了啊,干嘛打听这些?”彭秋雁用膝盖顶了顶彭仲宇。

    彭仲宇的面色依然凝重,说道:“这个信息很重要。”

    “没关系的。”王鸥笑了笑,道:“我不是亲生的,现在的父母是养父养母。”

    听完这句话,彭仲宇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对着姐姐深深一躬,然后迈步朝外边走去。

    “喂,二叔,你咋咋呼呼的干嘛呢?我鸥姐到底什么情况,你倒是说啊!”彭秋雁一甩风衣,着急的说道。

    “大侄女,我心中已有了一丝猜测,不过我要跟家里的人联系一下,才能确认。”彭仲宇说了一句。

    彭秋雁一惊:“你要跟我爷联系?”

    “不是你爷,是我爷,你太爷!”彭仲宇说道。

    “我的天,我爷身为彭家家主,都扛不住这事吗?”彭秋雁大吃一惊。

    “扛不住。”彭仲宇说了一句,旋即快步朝外走去,拿出了手机。

    彭仲宇的表现,把我弄得很迷茫,我望向彭秋雁:“二姐,怎么回事?”

    彭秋雁皱着柳眉,说道:“可能跟你姐的来历有关,鸥姐姐,你知道自己的身世吗?”

    姐姐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彭秋雁伸出修长细嫩的手指,敲打着光洁的额头,说道:“二叔说你那诡异的高温,跟你的气血有关。气血那就是血脉了,你的血脉或者说你的来历应该很恐怖,把我二叔吓成了那副模样。”

    “行了!”

    王鸥忽然站起身,说道:“我是王家的人,体内流着王家的血,我的养父母就是我的亲生父母。要想探究我的血脉来历,完全没必要,也没意义!”

    “这件事到此为止!”姐姐望着我们,以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

    能看出来,姐姐对自己的身世很是抗拒,不想提也不想知道。

    我却是很想知道,这是我一直都想弄明白的问题。

    “小枫,我们走!”姐姐拉着我的手臂,要离开这里。

    我摇摇头:“姐,咱们还是先等二叔回来吧。只有弄清楚这个问题,我才能放下心。不管你的来历是什么,你都是我姐。”

    “既然我是你姐,你就跟我走。他们说了,我的身体没有任何毛病,你不用担心。”王鸥望着我说道。

    我看到姐姐意志坚决,只好点点头,跟彭秋雁对视一眼,然后跟姐姐一起离开了天人养生馆。

    姐姐去上班了,我去上学,刚分开我就给二姐打了个电话,询问我姐的事情。

    “我二叔说,天机不可泄露。妈的,我最烦这咋咋呼呼的,江湖神棍似得。可是不论我怎么问,二叔就是不说,还给我讲了真假美猴王的故事,说地府的谛听听出了真假,但是他不说,因为不敢说,怕招惹大祸,就是这样的道理。要不是看他是我二叔,我直接就用暴力手段逼问了。”彭秋雁很不满的说道。

    “那就是说我姐的来历很大?”我紧皱着眉头,道:“这对她来说,是福是祸?”

    “暂时不知道。”彭秋雁说:“不过,彭仲宇说你姐那个家族的人,很快就会把她接走,让你们做好思想准备。”

    “什么,把我姐接走!”我听完彭秋雁的话,差点把手机摔了。那个家族的人抛弃了我姐,扔在路边生死不问,我爸妈把姐姐带回家,辛辛苦苦养了十几年,那个家族的人说接走就接走?

    世界上有这样的道理?

    就算那个家族来历很大,就能这么做?公道呢?

    我握紧了拳头,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谁也别想把我姐接走!

    “王枫,有句话我告诉你你别伤心。”彭秋雁继续说道:“彭仲宇说了,一旦咱姐被接走,那跟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这辈子可能都不会相见了。所以,珍惜这仅剩的时间吧。或许是一年,或许是三个月,或许是一个月!”

    “不可能!无论他们是谁,都不能带走我姐!”我大吼一声,将旁边的垃圾箱一脚踢飞。剧烈的动作牵动了我后背的伤势,伤口裂开,往外渗血。

    我握着手机,怒发冲冠!

    周围的路人被我吓了一大跳,纷纷侧目望我。垃圾箱里的垃圾散落了一地,一个清洁工拿着笤帚跑过来,生气的说道:“你干什么,我刚扫好的大街,垃圾全撒了出来!”

    “对不起,阿姨,麻烦你再扫一遍。”我从兜里掏出一把钱,有一千多把,全扔给了清洁工,我握着手机转身,大踏步的走开。

    身后,传来清洁工震惊的声音。

    “王枫,你先不要急眼。关于你姐这种血脉来历,我们彭家最隐秘的卷宗上应该有记载,只不过以我现在的身份地位还不能翻阅。不过你放心,我找个机会偷偷溜进去,帮你查找出咱姐的来历。”彭秋雁说道。

    “二姐,谢谢!”我忍着汹涌的情绪,咬着牙说道。

    挂断电话后,我左手抓着头发,目光凶戾。

    把我姐接走,永不相见?

    没可能!

    无论那个家族是什么,无论他们来历多大,都没可能!我不答应!

    我蹲坐在地上,一根又一根的抽着烟,情绪渐渐的稳定下来。我思考以后的事情,思考那个家族的事情。

    必须弄清楚那是个什么家族,只有对他们了解了,我才能想出应对的办法。

    要想弄清楚这个问题,我有两个途径,一个是雪姨那边,她亲口对我说了,等到合适的时间,她会跟我讲姐姐的身世。

    另一个自然就是二姐了,她们彭家身为千年世家,各种卷宗隐秘都知道很多。我姐的身世,彭仲宇已经知道了,但是他不说。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必须要强大起来。拳头硬了,才有话语权!

    我站起身,拿出电话给林若璃拨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