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好热啊!

    “呜呜……”

    李美儿拼命的挣扎,小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

    “臭"biao zi",今天就收了你!人财两得!”舒境光脸庞狰狞,喉咙里传出低吼。他忽然拿开毛巾,往李美儿嘴里撒了什么东西,红色的粉末。

    “咳咳……”

    李美儿玉面通红,剧烈的咳嗽起来。

    “哈哈……”舒境光放声狂笑,脸庞狰狞。

    这时候我已经跑到了他的背后,从舒境光动手的那一刻,我就拉开车门跑了下去。

    砰!

    我提了一口气,对准舒境光的后背,左腿狠狠的侧踢而出。最近我一直在练习八段锦和龟息功,气息悠长,力气增加了两倍有余,这用尽全力的一脚直接把舒境光给踢飞了!

    他的笑声戛然而止,高大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坚实的地面上,顿时发出凄惨的声音。

    “王……王枫。”李美儿忽然一声嘤咛。

    我立刻朝她看去,李美儿双眼微眯,一副昏昏欲睡有气无力的样子。

    “美儿姐,你怎么了?”我大吃一惊。

    “迷……”李美儿还没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娇躯猛然一歪。

    我连忙探出双手,揽住了她的蛮腰,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呼吸平稳有致。没有什么大问题,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般。

    看她这副模样,我用脚趾头都能猜出来,她被迷昏了。刚才舒境光拿出毛巾捂住李美儿口鼻,那上面肯定涂得有药。

    这种药在以前叫做蒙汗药,是江湖上下三滥的手段,用来绑架勒索,谋财劫色,自古以来都有。

    只不过现在监管的严了,这种药属于禁药,很少见了,明面上买不到。专家时不时的出来辟谣,说没有这种药,其实就是愚弄民众的。像舒境光这种长期混迹在赌场里的人,能弄到这种药也不奇怪!

    我把李美儿拦腰抱起,轻轻的放在了车里,她的情况也用不着担心。这种用毛巾捂口鼻的做法,典型的江湖下三滥劫财手段,只能使人昏迷一两分钟,很快就能清醒。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到后背传来一阵恶风!

    “见义勇为是吧,老子砍死你!”伴随着那股恶风,舒境光凶狠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妈的!

    我瞬间炸了!

    舒境光这个狗东西,欺骗李美儿,更是用这种下三滥手段对付李美儿!如果今晚我没跟来,她很可能就被劫财劫色了!

    我他妈还没找舒境光算账,他居然先冲上来砍我!双花红棍宋豪都被我带人砍死了,就舒境光这种货色,我一个人能打他五个!

    我一个闪身就躲过这一刀,右手闪电般探出,抓住舒境光持刀的手腕!说时迟那时快,左手几乎跟右手同样的动作,刷的一下抽出后腰上的刀,直接朝着舒境光的右手砍去!

    噗嗤!

    这一刀,差点削掉了舒境光的小拇指!

    瞬间就见了红,舒境光望着自己的右手,还有冒血的小拇指,直接被吓傻了。随后,他一把扔了刀,嘴里发出惊恐的叫声。

    “妈的,怂蛋一个,还是经常混迹赌场的,没见过砍手指?”我怒骂一声,一脚踢开舒境光。

    他躺在地上,捂着手指打滚,嘴里发出凄惨的叫声,殷虹的鲜血不断溢出。

    “就这种胆色还敢出老千?!”

    我冷冷的望着舒境光,出老千的下场基本就是断手断脚,能够完好无损的几乎没几个人。

    手腕膝盖后背都在疼,那是昨晚留下的伤口,但是依然挡不住我暴怒的心情。我抬起脚,对准舒境光的头,狠狠的跺了下去!

    我把他打个半死!

    “哥,哥是哪个道上的,兄弟我错了,错了!”舒境光被我的凶狠吓尿了,他双手抱着头,向我求饶。

    “李美儿,我是李美儿的护花使者!”我弯下腰,揪起他的头发,指着躺在车里的李美儿吼道:“你居然对她用**,按照你们赌徒的规矩,我跺你双手行不行啊!”

    “大哥!不,爷爷,爷爷我真的错了,不知道李美儿是你女人啊!以后我绝对离李美儿远远的,大爷你今天就放我一马!”舒境光跪在地上,向我磕头。

    “李美儿心软,才让你一次又一次的欺骗她!你看我像是心软的人吗!”我站起身,用刀面拍打着舒境光的脸,冷笑着说道。

    “大爷,饶了我吧!可怜可怜我吧,我什么都没有了,家都不能回,父母跟我断绝关系,亲戚朋友没有一个人搭理我的!你如果跺了我双手的话,我就彻底完蛋了!爷爷,放过我吧!”舒境光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头皮都磕破了。

    我望着他这副模样,将刀别再后腰上,说道:“你走吧,再敢骚扰李美儿,我肯定剁你手脚!”

    “谢谢,谢谢大爷!”舒境光站起身,畏惧的望了我一眼,艰难的站起身。

    “喂,改个名字吧,输精光,混赌场的取这个名字,怎么能赢钱?”我说道。

    “对,对!我这名字不好,多谢兄弟指点迷津!”舒境光很是感激的望了我一眼。

    看到他这副模样,我心里有些感慨,这个人已经完全坠入赌博的深渊了,没救了。

    “站住!”

    舒境光正要离开的时候,我忽然喊道。

    他吓了一哆嗦,一脸苦笑的问道:“兄弟还有什么事,我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再骚扰李美儿!”

    我眯了眯眼,问:“你用的什么药,李美儿要不要紧?”

    “就是蒙汗药啊,马上李美儿就能醒,兄弟你尽管放心。”舒境光一脸真诚的说道。

    “除了蒙汗药,你还用了什么药?”我冷冷的问道。

    刚才他对李美儿动手,我冲过来的时候,似乎看到他往李美儿嘴里塞了什么东西。不过我也不确定,那时候他是背对着我的,我也没看清。

    “兄弟,我只用了蒙汗药,你放心吧,你看,李美儿已经醒来了!”舒境光忽然指了指。

    我转身望去,果然,李美儿正揉着额头,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

    我赶紧上前,朝着她走去,舒境光见机撒腿就跑。

    只是望了他一眼,我就收回了视线,这时候也顾不上撵他了,还是李美儿要紧。我刚走了一步,脚下就踩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我低头一看,居然是那块残月形状的玉佩。

    就那块,舒境光拿着一阵鼓吹,说什么能用这东西请的动千门八将什么的。

    我弯腰捡了起来,估计是刚才打斗的时候舒境光掉在地上的吧。我把玉佩随手装进了兜里,也没在意,舒境光嘴里说出来的话怎么能信?

    “王……王枫。”李美儿嘤咛一声,在喊我。

    我连忙上前,问道:“美儿姐,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紧?”

    “没事,就是感觉头有点疼,刚才是怎么了?舒境光呢?你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李美儿揉着额头,一脸疑惑的问道。

    又露出破绽了!

    李美儿见舒境光这件事,只在微信上跟她老公说了,我出现在这里,她要仔细想的话,很容易发现问题。

    所以,我赶紧转移话题,一脸气愤的说道:“舒境光就是刚才那个人吗?他跟你用了蒙汗药,要对你不利!”

    “什么,蒙汗药!”李美儿大吃一惊,难以置信的望着我:“怎么可能?”

    我看到她这副模样,简直想打她屁股,在微信上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小心做一些防范,就是不听!

    我将刚才的事情给她说了一遍,李美儿一阵后怕,随后她望着我,目光有些不对劲。

    “王枫,马上跟我回家,我帮你补习英语。”李美儿的眼中饱含深意:“另外,我问你一些事情。”

    我心中一凛!

    这时,李美儿忽然撕扯了一下衣服,说道:“好热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