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身心

    因为桌子不是很高,李美儿必须尽量向下弯腰,这样一来,那丰满的**就高高的向上面翘起,那双修长的**因为这姿势也站得笔直。

    一个姿势,就把成熟的身体淋漓尽致的展示出来。

    李美儿忽然抬头,媚眼如丝:“王枫,我……我怎么了,感觉……”

    看到她这副模样,我再不明白就是猪脑子了,我恨恨的说道:“美儿姐,舒境光那个王八蛋给你下了药!那……那种药!”

    李美儿迷离的双眼浮现出一抹震惊,惊呼道:“这……我说身体反应怎么这么厉害!那个……那个畜生!”

    她的声音软绵绵的,好像小猫的叫声。

    李美儿感觉很难受,像是有一只蚂蚁在爬。她把双腿叠在一起,可是那痒就像是被突然间唤醒了似的,原本只是一只蚂蚁,她这么一动,仿佛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全都探头探脑的出来了。

    趴在那里的李美儿此时就像是颠簸在狂风浪巅中,呼吸急促。

    风吹浪打,她的身体摇摇欲坠,只要有一股更大的风更大的浪吹打过来,她就能够分崩离析支离破碎。

    这是什么药,居然如此霸道!

    李美儿望着我,那眼神就像是望着唯一的救命稻草。可是马上,她的眼中就恢复了一丝清明,脸庞羞的通红。

    “美儿……”

    我有些担心的上前,想扶住她的胳膊,她双臂撑着桌子,身体摇摇欲坠。

    李美儿咬紧嘴唇,轻声说道:“你……你出去吧,在我意识没有丧失之前,你赶紧出去,我……我们不能。”

    “你……”我担忧的说道。

    “你出去!”李美儿一脸羞耻的表情,那哀求的眼神让我心碎。

    我咬了咬牙,拿起她的手机走了出去。

    来到别墅的门口,我翻开李美儿的手机,找到舒境光的手机号码,直接拨打了过去。

    “臭"biao zi",是不是想找老子x你啊!”刚接通,舒境光情绪失控的吼道,因为他的玉佩丢了。

    “舒境光,你是不是给李美儿下了那种药?”我咬牙切齿的问道。

    “原来是你,你在她身边啊!妈的,老子忙来忙去,竟是给你做一锅饭!对啊,就是那种药,红蜘蛛啊!最烈的药,让你骑最烈的马!不跟男人xx,李美儿能把自己撕烂!便宜你了大兄弟!”舒境光狞笑着说道。

    “我x你妈,立刻把解药送过来!”我怒声吼道。

    “除了男人,就没有解药了。”舒境光说。

    我握着手机的手,骨节咯吱作响,早知道就一刀劈死这个狗东西了!

    “兄弟,问你一件事,有没有见到一个月牙形状的玉佩?”舒境光问道。

    “我见你妈个头!”

    我挂断了电话,客厅内传来李美儿痛苦的声音,她躺在地板上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

    看到她这般模样,我不冲动是假的,她就像一块异形磁铁般,我几乎忍不住扑上去。

    可是我死死的忍住了,生理也要被理智克制,李美儿不愿让我帮她,那我就忍住。

    “王……王枫。”

    她在轻声呼唤我的名字。

    我连忙蹲下身,想把她抱到床上去,李美儿竟是抱着我亲了起来,她双眼迷离,最原始的渴望冲击着理智,理智也开始偷懒懈怠毫不抵抗。

    就在我即将火山爆发的时候,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艰难的把我推开说道:“我有手,你出去。”

    我再次站起身,转身往外走,每走一步都很艰难。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伸手握住了把手准备开门,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沙哑又亢奋的声音:“回来!”

    砰!

    我猛地把拉开的房间门关上,大步朝着躺在地板上的李美儿走过去,刚刚靠近她就一跃而起,像是美人蛇一般的缠绕上来。

    ……

    我把李美儿上了!

    床单上有一抹触目惊心的嫣红,身为处子之身的李美儿,连续经历了好几场战斗。第一场是自己主攻,其余的是被人攻击,身体早就瘫痪成了一滩肉泥。

    她把头埋在我的胸前,娇艳的红唇微微张开,呼出如馨如兰的气体。我搂着她滑腻的美背,心潮起来难以平静。

    她的千般风情,万种柔情,那一声声婉转啼鸣,犹如黄鹂鸣叫,我食髓知味,余音袅袅,永远都不会忘记。我伸了伸手臂,用力的抱着已经成为我女人的女人。

    李美儿不说话,我也也不说话。

    有什么好说的?能说的全都做了。

    没有对错,只有**和感情,要怪就怪舒境光那个王八蛋。当然,现在我也不知道该怪他还是该感激他!

    李美儿把头埋在我的臂弯,如瀑般的长发倾泻,有些凌乱。我知道,她是醒着的。

    我动了一下,想要看看她的脸,李美儿的声音让我融化:“别动,痛。”

    “我不动。”

    我就这样静静的抱着她,侧头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九点多了。战斗了一个半小时,不只是她痛,我也感觉很痛,浑身无力,感觉身体被掏空。

    “王枫,我们做错事了。”李美儿忽然出声,“我不怪你,是我叫你回来的,我……”

    李美儿低声哭泣,娇躯颤抖,充满自责和愧疚。

    “为什么是错事?”我问。

    “因为我们的身份,我现在内心充满愧疚,我……我竟然……王枫,你会不会觉得我丢人,不要脸?”李美儿脸庞和羞红,身体羞红。

    “怎么会呢?”我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后背,笑着说道:“你也是不由自主,况且二十多岁才成为真正的女人,已经很晚了。”

    “可是……”李美儿忽然哭出声,抬起头泪眼朦胧的望着我,哭喊道:“我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啊!”

    “为什么?”我有些心疼的问道。

    “因为我们的身份!”李美儿说道,“更因为我的老公,我是有老公的人了,我……我对不起他!王枫,你告诉我,我老公是不是你?今晚的事我只跟他说了,你却出现在了那里。还有上次黑礁岛,那个鸭舌帽男子第一次要绑架我的时候,我也是只告诉了我老公,你也是出现了!我不止一次的怀疑,你就是他,他就是你!你为我不惜得罪黑暗骷髅和向阳花,如果你不是他,怎么会这么做?”

    听着李美儿一句句情真意切的话语,我无奈的笑了笑,事情到了这步田地,那个秘密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将真相说出来的话,更能让她减少自责和愧疚。

    “你没有对不起你老公,因为我就是他,他就是我。李美儿,在很久以前,你就是我老婆了……”

    我终于对李美儿讲出了实情,不再保守这个秘密。在她震惊到极点的目光中,我拿出了我的手机,跟她一起回忆那一句句的聊天记录,那一件件事,从那个早上开始。

    ……

    我将一切都揭开了,将所有的事情都讲了出来。李美儿情绪剧烈的波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慢慢的缓了过来。

    李美儿望着我,目光复杂。

    “你身心都交给了我,以后我就是你的男人。”我说。

    “可是……”李美儿望着我,仍是有些难以接受。

    “没有什么可是的,你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既然我做了这种事,就会对你负责到底。”我说。

    “可是,我还是很难将你和我老公重合在一起,在我的想象中,你跟他的样子不一样。”李美儿苦笑着说道。

    “不一样么,习惯了就好了。”我笑了笑,拍了拍她的屁股,说道:“刚才我帮你解了毒,现在轮到你帮我解毒了。”

    李美儿大惊,爬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呼道:“你也中毒了?”

    我往前动了动,李美儿瞬间惊醒,明白了我所说的“毒”是什么意思。

    她咬着嘴唇,犹豫了良久,我的手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不知是残余的药性还是其他的原因,李美儿最终就范。

    “轻点儿。”她躺在我身边,一幅任君采撷的诱人模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