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混乱之地!

    我回过头,仔细的朝着欣欣咖啡厅望去。

    这个咖啡厅很破,玻璃门上写着“此店转让”四个大字,这竟然是千门的一个据点!

    也不知道舒境光说的是真是假,不过我把这个地方牢牢的记下了。玉佩在我身上,我要拿着进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碰到千门的人。

    不过不是现在,要等到我开赌档的时候了。

    我一边帮舒境光找玉佩,一边跟他聊,关于玉佩的来历,我也问他了。

    他说是一个老人临死前给他的,那个老人是他的师父,以前是千门中人。

    “你吹牛吧,你师父要是千门中人,你怎么会输那么惨?”我有些不相信他的话。

    “我当然不是吹牛,我师父年轻时候厉害着呢,有赌王的称号,身边美女如云,整天挥金如土。就在他如日中天的时候,受到了一个年轻人的挑战,要拿几百万跟我师父对赌。我师父欣然接受,这种大赌局肯定是要出千了。”

    “我师父赢钱全靠出千,他的手法高明,没有被人发现过。这次自然也不例外,谁知道那个年轻人也是个高手,当场揭穿我师父出老千,并且证据确凿。结果我师父被人跺了双手,扔在了地下拳场喂狗。”

    “他最后被人救了,从此之后退出赌坛,金盆洗手。我拜他为师,整天端茶做饭的孝敬,他是一点手艺都没传啊,还劝我戒赌。上个月他去世了,才把那块玉佩传给了我。”

    我听完后,心里有些感慨,还是那句话说的对,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玉佩有了来历,我就放心了,或许真能通过这东西把千门中人请出来帮我做事。

    随后,我陪着舒境光在咖啡馆门前仔仔细细的找了一遍,当然没能找到。舒境光哭丧着脸说道:“兄弟谢谢了,可能玉佩没有掉在这里,我沿着路再找一遍吧。”

    “不客气,你去找吧,希望你能找到那块玉佩。”我挥了挥手,跟舒境光告别。

    随后我去还车,地主在医院,我索性直接去了医院,正好探望一下受伤的兄弟们。

    这家医院在松源南边的白沙区,白沙区挨着工业区,比较贫穷落后,有点像香江八十年代的屋屯,是烂仔的聚集地。这里的人没什么出路,一般都是加入社团。

    白沙区很乱,大大小小几十个字头林立。一到晚上,就能看到成群结队的纹身青年,有钱的去马栏或者浴场大保健,没钱的在街上闲逛,寻找靓妹或者小太妹,期待艳遇。

    这里的小太妹都很开放,很容易勾搭上手。

    除了这些,还有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人,比如说粉佬,兜售白小姐的。姑爷仔,专门拉女人下水的小白脸。

    总之,这里就是一块混乱地,跟我一起挂宋豪的鬼仔,就是出身白沙区。

    这个区只有一个大医院,名字叫做白沙医院,被烂仔称作社团医院。住院的十有**都是社团分子,这么多字头,很容易滋生矛盾。字头之间晒马砍人,肯定会有人受伤住院。

    地主他们把兄弟们安排到这里,自然也是这个原因。整个医院,都是被人砍伤的烂仔,谁会注意我们?

    挂掉宋豪这件事,在我没有扎职上位之前,还需要保密,不能泄露出去。

    “枫哥,兄弟们恢复的都不错,鬼仔已经能翻身了。”地主跟我站在走廊里抽烟。

    “这么快?”我有些惊讶,鬼仔当初被宋豪肘击,脊椎骨骨折,今天居然能翻身了。

    “其实也就是骨裂罢了,鬼仔身体恢复能力惊人。他跟我讲,从小在白沙区长大,经常跟街头混混打架,受伤骨折是常有的事情。这点伤对他来说,还不算什么。”地主笑着说道。

    我点点头,对于鬼仔我印象是最深的。当初他不要命的抱着宋豪,我才能捅下那两刀。这个家伙一旦疯癫起来,就像个野兽一样。

    “枫哥,受伤的兄弟每人五万,已经发下去了。还有被废的那个兄弟,二十万安家费也已经给他了。”地主说道。

    “好,麻烦你了,地主哥。”我抬起头,很是感激的说道,挂掉宋豪之后的事情,一直都是地主和李博他们在忙。

    “枫哥,你们行动我们没参加,心里感觉对不起兄弟们。”地主挠头笑笑。

    “不要这么想,你们同样出力很大。”我弹了弹烟灰,道:“那个被废的兄弟,给了安家费之后,咱们不能撒手不管。你告诉他,以后遇到了什么困难,就来找我。”

    “我知道了,枫哥。”地主点点头。

    这时候,楼梯口那边两个长头发的纹身青年,正在纠缠一个端着药水盘的护士。

    “你们干嘛?”年轻的护士有些慌乱。

    “护士妹,把你的药水盘我看看!”一个长发青年身材高大,嘴里叼着烟,一脸的嚣张。

    “你……你们……”穿着白衣的护士很是惊慌,身子不住的往后退。

    “妈的,荣哥让你把药水盘拿过来,你他妈没听到?真是胸大无脑,是不是要我教教你怎么做啊!”另一个纹身青年伸出手,朝着女护士饱满的胸口捏去。

    “妈的!”地主火起,扔了烟就要上前。

    “不要管,这地方水很深,我们不要引起别人注意。”我伸手拦住了他。

    地主点点头,退了回来。

    那个纹身青年捏了一把,从护士手中抢过药水盘。上面放着的是几瓶生理盐水,还有一些小药瓶。

    “我挑!荣哥,陈耀聪啊,盐水瓶上的写的陈耀聪三个字!这药就是他的!妈的,我听华仔说那个小比住了院,果然是真的!”纹身青年看了一眼,大声的喊道。

    被称为荣哥的人一脸狞笑,骂道:“他妈的,这个废料居然敢来这里住院!不把我贵利荣放在眼里啊!忘了当初老子怎么烧他家房子了!我挑他老母!”

    我面无表情的望着他们,地主脸色却是一变。

    “怎么了,地主哥?”我问道。

    “枫哥,鬼仔的真名就叫陈耀聪,这两个纹身男好像是鬼仔的仇人。”地主说道。

    我皱了皱眉头,鬼仔就是出身白沙区,就是在这片地方长大的。我眯眼朝那两个嚣张的纹身青年望去,他们年纪不大,大概十七八岁。

    “枫哥,那个药盘上放着的是鬼仔的药,我们要回来。”地主说道。

    我点点头,正要朝前走的时候,那个护士忽然一脸惊慌的说道:“你……你们把药盘给我,3号病房的病人该换药了。”

    “换药?鬼仔那个废料,还想换药!换他妈个巴子,死在医院啊!”这个时候,那个叫做贵利荣的人忽然端起药盘,狠狠的朝着地板砸去。

    一道道刺耳的响声传来,两瓶生理盐水被砸碎,里面的药液流了一地。几个白色的小药品四处滚落,一个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妈的,摔我兄弟药,给我干他们!”

    我一挥手,大喊了一声,朝着两个长发青年跑去。地主也是大喊了一声,走廊附近站在的六七个兄弟,全都跑了过来。

    看到这种情况,贵利荣他们一惊,顺着楼梯想跑。

    “我草,兄弟们给我堵他们!”地主大骂一声,五六个兄弟犹如猛虎下山般冲了过来。

    我首先冲到近前,那为首的贵利荣转身还想说话,没等他开口,我一腿已经踹在了他的小腹上!将他直接踢的身体砸在楼梯的铁扶手上!撞得扶手咣咣响!

    “我是和升联的贵利荣!哪个动我!”贵利荣被踹翻在地,见势不妙,不顾身上的剧痛,嘴里报出了字头!

    “砸我兄弟药!老子动你啊!鬼仔大佬!”我又是一脚,踹在了贵利荣胸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