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鬼仔的故事

    这时候,地主他们五六个冲了过来。

    “妈的,老子是和升联的人啊!是不是没听清!老子再说一遍,和升联!哪个够胆动我!”贵利荣捂着胸口,手臂上露出大片大片的纹身,仍是一脸嚣张的喊道。

    听到他这话,旁边的女护士脸上露出畏惧的表情。

    正准备扑上来动手的几个小弟都停下了动作,和升联,白沙区老牌社团,这里的十家浴场最少都有三四家是和升联在看场,能在这字头林立的混乱之地有如此实力,就算放眼松源,和升联也算是实力较强的社团。

    五六个小弟站在我身侧没敢动手,就连地主也是忍着,望着我小声的说道:“枫哥,和升联在这片地带,实力数一数二的,打不打?”

    “小子!你很吊啊!你混哪里的!有种报名出来!”被我踹了两脚的贵利荣,指着我的鼻子吼道。

    “给我打!”我一脸杀气的吼道。

    鬼仔为我搏命住院,他的药居然被人砸,我怎么能忍!

    我后背有伤踹了两脚就不再动了,地主他们五六个人围着贵利荣两人,上去就打。

    这两人带的还有一个女伴,就站在楼梯的台阶上,看到这一幕嘴里发出尖叫声。

    “闭嘴啊!死三八!再叫就连你们一起打!”我指着她,恶狠狠的喊了一句。

    那个女人顿时住嘴了。

    贵利荣两个人,哪里是地主他们五六个的对手,这种战况从一开始就分出了胜负,贵利荣两个人被打的躺在楼梯上抱着头。

    我站在旁边叼着香烟,和升联虽然很强,但是我并不担心。因为贵利荣两个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两个烂仔,和升联不可能因为一个烂仔就大动干戈。更何况,我身上还披着两张虎皮,长乐这张暂时不能抖,我还能抖新鸿这张。他砸我兄弟药,本来就是他们有错在先。

    贵利荣两个人躺在地上抱着头,地主他们停了手。

    我蹲下身,拍了拍贵利荣溢出血丝的脸,说道:“记住,我叫王枫,一高的,是鬼仔的大佬。为什么打你,因为你动了我兄弟的药。你要不服气,尽管叫人来。”

    “我呸!”

    贵利荣忽然喷出一口唾沫,吐在了我的右边侧脸上,躺在地上一脸不屑的喊道:“妈的!一群学生仔,毛都没长齐,不呆在家里看卡通片居然出来打人!仗着人多放倒了老子!信不信老子叫人来收你们的尸!知不知这是哪里啊!白沙区我们和升联的地盘啊!”

    “妈的,你找死!”

    看到我被喷一脸唾沫,地主他们都怒了,上去还要打。

    我拦住了他们,从兜里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脸。然后,我扭动了一下脖子,对准贵利荣的胸口狠狠踢出一脚,他的身子猛然后仰,朝着楼梯下翻去。

    不待他翻滚下去,我猛然俯身,揪住他的衣领,对准他的脸就是一拳!

    这一拳没留力,直接在他脸上开了花!

    “看不起学生仔是吧!”我又是一拳。

    “以为自己是大佬很威风是吧!”我每说一句话,接着就是一拳头。

    啪啪啪!

    我骑在贵利荣的身上,一拳拳砸在他眼角已经崩裂的脸上,发出一阵令人心悸的拳肉碰撞声。不一会儿,贵利荣的脸就变得血肉模糊,鼻子都被打歪了,显然是鼻梁骨断了。

    此时,不只是贵利荣的同伴,就连地主他们,都是有些惊呆的望着我,好像被我的凶狠惊住。

    自从我知道姐姐要被人带走后,我心中就多了一股戾气!

    我甩了甩手,放开被打的神志不清的贵利荣,缓缓的站起了身。贵利荣犹如死猪一样躺在地上,我伸腿踢了他一脚,说道:“出来混,打不过别人就不要嚣张!”

    这时候,旁边围观的一群烂仔纷纷叫嚷:“兄弟,继续打啊!不要停!条子下班,不会来这个敌方的!巡逻的家伙,都是零点过来!”

    我笑了笑对他们竖中指,对这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扑街喊道:“来啊!和我打!我最钟意一个打十个!”

    那群烂仔也是笑了笑,纷纷散开了。

    “现在的学生仔好嚣张。”

    “差点给我惊住,够恶够巴闭!”

    “王枫,我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

    ……

    贵利荣在小弟的搀扶下起身,整张脸青紫红肿,血迹淋漓,高高肿起的眼睛朝我看了看,脸上没有了嚣张。

    “你一高的,兄弟?”他问道。

    我点点头,知道这货要找场子。

    “给我电话号码,马上我给你打电话找你。”贵利荣说道。

    我拿过他的手机,把电话号码输上去拨打了一下,然后递给他:“就打这个。”

    “底气够硬!马上看你还有没有这样的底气!”贵利荣深深的望了我一眼,似乎要把我的样子印在脑海里。

    随后,他在另一个长发青年和那个女伴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离开了这里。

    “枫哥,他要找场子!和升联在这块的实力,很强!”地主望着我,有些担忧的说道。

    其余五六个兄弟,脸上也是写满担忧。

    “不用担心,这里出来的烂仔都会找个字头吓人。就算他们真是和升联的人,也是两个渣渣。就算叫他们的拜门大佬,都不一定搭理他们!大半夜的,大佬要夜生活的嘛,谁在乎两个烂仔被人打!”我笑着说道。

    “枫哥,你说的也有道理。”地主笑了笑。

    “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他们两个就算叫不来大佬,叫来几个臭味相投的烂仔还是有可能的。你安排兄弟们过来守夜,我怕他们对鬼仔下手。”我说道。

    “知道了,枫哥,我现在就安排!”地主点点头,开始打电话。

    我转身目光扫了扫,落在了那个女护士的身上,她所在墙角,跟我对眼,脸上顿时流露出畏惧的表情。

    我走上前去,看到她衣兜里露出了一角白色,好像是卫生纸。

    我刚才打了贵利荣,手上还沾着血迹,于是就伸手从她兜里掏出卫生纸,准备擦擦手。

    谁知道,他妈的我竟然掏出一片卫生巾……

    原来,那一角白色不是卫生纸来着。

    女护士顿时一脸惊讶的望着我,我很是尴尬,不过还是厚着脸皮擦了擦手上的血迹,然后扔到一旁的垃圾桶。

    女护士望着我,惊呆了!

    我指了指地上散落的药瓶,说道:“你好,麻烦你现在再去药房取一份药,马上给我兄弟换上,陈耀聪别记错了。那些打碎的药,花费算在我们账上。”

    女护士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弯腰捡起药盘,赶紧离开了。

    这时候,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忽然扶着墙来到了这边。

    我微微转身,大吃一惊,居然是鬼仔!

    “你怎么出来了?”我连忙上前,扶住了他。鬼仔脊椎骨骨裂,不能动弹的。

    “枫哥,事情我都知道了,我……”鬼仔咬着嘴唇,望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我陈耀聪没有跟错大佬!”

    “先回病房再说。”我和地主扶着他,一起来到了病房里。

    这个病房很大,住着七八个人,被我们的人包场了。

    等鬼仔躺到了床上,我开口问道:“贵利荣是谁,跟你有仇?”

    提到这个名字,鬼仔眼中闪过一丝阴狠,随后说道:“跟我是街坊,一条街长大的。他比我大三岁,喜欢欺负我!白沙区这里的烂仔,没人管的,也没钱,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人欺人!我砍伤老爹进了少管所之后,他带人点了我家房子!差点没把我老妈烧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