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请你喝支啤酒!

    哗啦啦!

    七八辆车子车门全都拉开,冲下来二十多拎着砍刀的纹身青年。

    地主愣住了,我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贵利荣叫来这么多人。

    “快跑!往医院里跑!”

    我大喊一声,转身朝着医院的方向跑去,地主紧随其后,狂奔上来。

    二十多个青年,嘴里骂骂咧咧,手里举着明晃晃的长刀,朝着我们追杀而来。

    街上闲逛的烂仔看到这一幕,纷纷吹起了口哨,大呼小叫。街道两旁昏暗的路灯下,那些夜市摊主纷纷侧目望着这边,脸上没有多少表情,似乎对斩人这种事司空见惯。

    我们距离医院并不远,只有一百多米的距离,十几秒就能跑到,可是那个穿着牛仔褂的青年跑的飞快,距离我们已经不足两米,手里的砍刀已经举了起来,恶狠狠的喊道:“站住!不然收你尸!”

    “妈的,跑这么快,短跑运动员啊!”我骂了一句,看到旁边有个小号垃圾箱,我猛一俯身,双手发力举起垃圾箱,直接朝着身后砸去。

    牛仔褂青年赶紧侧身躲开,垃圾箱摔在地上,溢出一地的垃圾,其余追上来的青年纷纷怒骂着避开。

    争取了两秒时间,眼看着我跟地主就跑到了医院门口,却惊讶的发现,一辆面包车忽然从街道上冲了过来,在医院门口踩死刹车停下,四个轮胎在地面上拖出了黑色的印痕。七八个烂仔从车上跳下,每人手里都拿着刀,眼神凶恶,嗷嗷着朝我们扑来。

    “妈的,前有狼后有虎,这帮扑街是铁了心的要斩我们!”地主大骂了一声。

    “翻栏杆!”

    我大吼了一声,医院没有围墙,使用铁栏杆围住的。地主顿时醒悟过来,跟我一起朝着旁边的栏杆跑去。

    跑到近前,我双手握住两根铁条,双腿发力,胳膊用力一撑,已是翻身跳过栏杆。

    地主动作也不慢,几乎跟我同时翻过去。

    “斩他!”

    后面的人提着刀翻过栏杆追上来,我转身将最先跳过栏杆的烂仔一脚踹翻在地,不等他继续动作,后背已经被第二名烂仔用刀劈中,短款风衣和衬衫直接被砍开,胳膊上露出一道浅浅的刀口,溢出了丝丝鲜血。

    “我挑你老母!”

    我转身收腹提气,力灌双臂之上,一拳将第二名烂仔放倒,从他手中夺过砍刀。地主也是从第一个倒在地上的烂仔手里,夺过来一把刀。

    此时,二十多个纹身青年已经跑上前来,将我们团团包围。

    我和地主背靠着背,手中紧握着刀,望着周围黑压压一片的烂仔,感觉头皮发麻。

    几十个人几十把刀,足以将我们斩成肉泥!

    现在,只能盼着火炮听到动静,赶紧出来了。

    几十个烂仔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而是散开了一条通道,两个人走了过来。一个是那个领头的穿着牛仔褂的平头青年,脸上有一道狭长的刀疤,好像一条红色的蚯蚓趴在了那里,看起来狰狞可怖。另一个是鼻青脸肿的贵利荣,鼻孔中擦着橡皮管支撑着断裂的软骨,外面用纱布卷固定住,看起来像个演戏的小丑。

    看到我的一瞬间,贵利荣的眼神顿时变得怨毒,指着我脸庞狰狞的喊道:“大飞哥,就是这个小比打得,砍死他!帮我出气!”

    “我挑!贵利荣你这个菜鸡,被两个小屁孩给打断了鼻梁骨!”被称为大飞哥的牛仔褂青年一只手拎着刀,另一只手对贵利荣竖中指。

    “大飞哥,不是我菜,是他们人多啊!”贵利荣恨恨的说道:“他们是一群学生烂仔,没背景的,放心斩!”

    “动我大佬堂弟,手足,给我斩!”大飞指着我,吼了一声。

    “我看谁敢动,我认识火炮!”我扯着嗓子大叫了一声,自然是想把火炮引来。

    “火炮?潮勇胜大佬梁坤的头马!你一个学生仔,怎会认识他!”大飞不屑的笑了笑,说道:“就算你真的认识他,今天打了阿荣,你也跑不掉。还犹豫什么,给我斩!”

    持刀的烂仔们,纷纷叫嚣着冲了上来。

    “冲出去!”

    我握着刀,眼中闪过一抹狠色。

    就在这时候,一道暴喝声忽然响起:“住手!”

    我转身一看,眼中一喜,是火炮,他带着五六个人正在快步的走来。

    “还真是火炮!”大飞有些惊讶的望了我一眼,挥手止住手下的小弟,随后朝着火炮几人望去。

    “大飞哥,这么巴比,带着小弟到医院里斩人啊!”火炮快步走来,跟我对视了一眼,看到我无恙,才一脸冷笑的对大飞说道。

    “火炮哥,我们和升联在哪里斩人,恐怕轮不到你管吧。”大飞甩了甩头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是啊,轮不到我管啊,但是你斩我兄弟,我就要管了!妈的,我看边个敢动我兄弟!”火炮大吼了一声,带着人扒开那些烂仔,走到我面前。

    “火炮哥。”看到他,我揪紧的心一松,笑了笑。

    “兄弟,你有没有……”还没说完,火炮就看到了我胳膊上被砍破的衣服,脸色顿时一变,身上散发出浓烈的煞气。

    看到他一副要爆发的样子,我连忙说道:“没事,火炮哥,只是斩破了衣服,没受伤。”

    火炮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旋即望向大飞,气势汹汹的说道:“大飞,你带人斩我兄弟,是几个意思?”

    “还真是你兄弟啊,我说这个学生仔怎么这么猖狂!”大飞微微一笑,旋即脸色陡然变得凶恶,指着贵利荣吼道:“你兄弟够威风啊,把阿荣打成了这副模样!火炮哥,阿荣是我大佬堂弟,你说我该怎么做呀!”

    火炮看到他的模样,面色一变,没想到我打的这么狠,鼻梁骨都打断了。

    他说道:“这件事是阿荣不对在先,他抢了陈耀聪的药,王枫才动手打他。你带人也砍了王枫一刀,今天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砍王枫一刀?火炮哥,别开玩笑了,我的人只是斩破了他衣服呀!连血都没见!”大飞脸上挂着讥讽的笑容,说道:“要不我也把你鼻梁骨打断,你斩破我衣服如何,我换十身让你砍!”

    “你想怎么做,大飞?”火炮眯了眯眼,问道。

    “本来想斩他十几刀,然后扔颍河里。既然你火炮哥出面了,我给你个面子,让阿荣还回来,也把王枫的鼻梁骨打断!这样可以吧,公平的很!”大飞歪着脑袋,嘴里叼着烟,脸上挂着桀骜不驯的笑容。

    “你做梦!这件事本就是贵利荣犯错在先,你动王枫个试试!”火炮伸手指着大飞,说道。

    “火炮哥,要不要这么撑一个高中仔啊?”大飞目光玩味的盯着火炮。

    “我撑他到底啊!不服来战!大不了拉人晒马,你以为我潮勇胜会惧你和升联啊!”火炮扬着脑袋,恶狠狠的说道。

    火炮气势强大,笼罩全场,场间静悄悄,没一个人出声。大飞眯眼望着他,手指敲打着脑袋,似乎在思考。

    我也在观望着局势,如果真的打起来,先不说两个字头谁更厉害,我们现在肯定吃亏。对面二十多人,我这边加上火炮才有七八个人,一旦撕破脸开打,肯定要被砍翻在地。

    我不喜欢连累他人,所以这件事还是压下去的好。

    “大飞哥,晒马就晒马,在白沙我们和升联就是土皇帝,干他娘的潮勇胜!”贵利荣忽然出声喊道。

    “挑!”

    大飞眼中划过一丝狠色,似乎有了决定,伸出手正要下命令的时候,我忽然站了出来,微笑着说道:“大飞哥,这件事你也不想闹大吧!就算你们和升联在白沙是老大,但是潮勇胜什么背景想必你也知道吧,不用我多说!一旦两个字头开打,你们能有几分胜算?你担得起这个责任?你们和升联的老顶都有可能把你绑来赔罪!”

    新鸿这两个字我没说出来,想必大飞应该知道,潮勇胜背后就是新鸿在支持。

    果然,他的眼中划过一丝忌惮。

    不过,大飞咬咬牙,说道:“就算如此,今天的事情也不能这么算了,要不然,我们和升联的面子往哪里放!”

    “那我任凭你处置啊,大飞哥!”我又往前走了一步,说道。

    大飞一愣,足足看了我两秒,才说道:“好小子,够胆色!”

    随后,他在一个小弟的耳边说了什么,那个小弟跑远,很快就拿着一个啤酒瓶回来。

    “兄弟,请你喝支啤酒,今天这事就算完!”大飞拿着啤酒瓶,冷笑着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