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贵利勇的陀地!

    我听完,面色大变,姑爷仔就是拉女人下水的小白脸。这类人一般长的很靓很会泡女孩,先泡妞然后再踢妞进火坑,做皮肉生意,一般背后都有字头。

    马栏在古时候叫做妓院,姑爷仔也被称作马夫。只要被马夫缠上,很少有女人不被逼入火坑的!他们一旦钓到了马子,先扔进马栏调教,然后出马也就是接客。

    女人落到马夫手里,下场一般很悲惨。

    鬼仔面无表情,不过额头上的一根青筋却在跳动,咬牙道:“阿雯这个笨蛋,早就说不让她来!妈的,这个蠢女人就会添乱!”

    鬼仔说着,掀开被子要下床。

    “你躺在床上养伤,我去把阿雯带回来。”我说了一句,就要转身往外走。

    “大佬,阿雯是我马子,我去吧。”鬼仔已经下了床,说道。

    “草,马上要从姑爷仔手里抢人,鬼仔你脊椎骨骨裂,出去帮倒忙啊!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我说了一句,大声喊道:“除了床上躺着的,其他兄弟跟我走,有家伙的抄家伙!”

    我大踏步的走到门口,回头望了鬼仔一眼,鬼仔嘴唇动了动,说道:“大佬,把阿雯带回来。”

    “放心。”

    我冲着鬼仔笑了笑,转身走出门外,望向那个报信的小弟:“阿雯在哪里被堵?”

    “出……出了医院左拐,有一家冷饮店,就在冷饮店门口,阿雯被姑爷仔堵住了。”小弟一脸自责的说道:“枫哥,是我的错,鬼哥让我护送阿雯……”

    我望了他一眼,他身上脏兮兮的,都是脚印,头也破了皮,好像被人打了。

    “你被他们打了?”我皱了皱眉头。

    小弟点点头:“他们要拉阿雯,我上去阻拦,被他们打了,都是我没用。”

    “不要自责,这事不怪你。”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时候,邝鹏鹏带着十几个兄弟全都聚集了过来,不少人手里都带着家伙,我从一个兄弟手里接过来一把刀,别再了后腰上。

    我想了想,对一个小弟说道:“你去找火炮哥,让他过来。”

    姑爷仔背后一般都有字头,我们去抢人,不可避免要和那些字头发生冲突,让火炮过来镇场,他对白沙这块区域比较熟悉。

    随后,我们快步朝着楼下走,邝鹏鹏一只胳膊打着石膏,另一只手拎着一把砍刀,怒骂道:“妈的,他们敢动阿雯一根汗毛,老子跺了他们的手!”

    “鹏哥,”我望向他,有些疑惑的问道:“阿雯怎么会被姑爷仔盯上?”

    一般的姑爷仔,都是勾搭大街上的小太妹。阿雯文文静静的一个女生,按理说不应该成为姑爷仔的目标。

    我敏锐的觉察到,这件事有些不对劲。

    “枫哥,我也不知。”邝鹏鹏说道。

    “阿雯来这里几次了?”我问。

    “来好几次了,只要到饭点,她都会过来送饭。”邝鹏鹏说道。

    我眯了眯眼,这么说的话,姑爷仔堵阿雯,可能是有预谋的。至于是谁,肯定是跟鬼仔有仇的人。这么一想的话,答案呼之欲出。

    贵利荣!

    如果这件事是有预谋的,那肯定是贵利荣在搞鬼!

    很快,我们冲出了医院,直奔左边的冷饮店扑去。

    还没到近前,就看到冷饮店外围了六个人,四个纹身青年和两个小太妹,正在一起谈笑风生,看起来像是在打情骂俏。

    “枫哥,就是他们!姑爷仔带着那四个烂仔堵了阿雯,把我打了一顿!”报信小弟远远的指着那四个纹身青年说道。

    我眉头一皱,问道:“阿雯和那个姑爷仔呢?”

    小弟摇摇头,一脸疑惑的说道:“刚才我回来报信的时候,他们还在这里呢。这一会儿的功夫,就不见了人。”

    我的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姑爷仔很可能带着阿雯去了马栏!

    “给我堵他们!问出阿雯的下落!”我立刻抽出刀,朝身后的兄弟吼了一句!

    我急眼了,鬼仔跟着我搏命杀,叫我一声大佬,我不能对他言而无信。无论那个姑爷仔是什么来历,今天我都要把阿雯平平安安的带回来!

    我们十几个人气势汹汹的冲上来,将四个烂仔团团围住,望见我们手里的刀,两个小太妹惊呼一声钻进了冷饮店里。

    “你们要干……”

    那为首的烂仔转身还想说话,没等他说完,我右脚已经狠狠的踹在了他的小腹上,随后一俯身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吼道:“说!刚才你们抢走的那个女孩在哪!”

    “妈的,一帮年轻仔想干嘛,敢打老子,信不信收你尸!”那烂仔捂着小腹,盯着我,眼神凶恶的喊道。

    “不说是吧!”我转身喊道:“给我打,打到他们开口为止!”

    十几个人顿时如狼似虎的冲了过来,将四个烂仔砍翻在地,随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不一会儿这四个人就面目全非,血肉模糊。

    其中一个扛不住了,连忙喊道:“别打了,我说!那个叫做阿雯的女孩,是荣哥找来的姑爷仔做的!”

    “荣哥,哪个荣哥?”我目光一紧。

    “贵利荣,我们顶爷的堂弟。”他说道。

    我双目陡然一寒,胸中升起一股强烈的怒气,还真是贵利荣这个王八蛋!这个家伙真是作死,昨天被我打那么惨,没长记性,今天居然又搞事!

    我愤怒之余,感觉有些费解。贵利荣是个草包,欺软怕硬的主,昨天我把火炮叫来,贵利荣吓破了胆!今天,他居然对鬼仔女友出手,谁给他的胆子?

    不过,现在顾不上想这些,我俯身揪着他的衣领问道:“说,姑爷仔把阿雯带到了哪里?”

    “带……带到了荣升酒吧。”那烂仔说道。

    我踢了他一脚,然后站起身,朝着医院门口望去。我吩咐的那个小弟,已经带着火炮赶来了。

    “兄弟,怎么了?”火炮走上前来,望着我问道。

    我快速的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说道:“炮哥,荣升酒吧是什么地方?”

    听到这四个字,火炮脸色一变:“荣升酒吧是贵利荣堂哥,贵利勇的陀地。”

    我脸色也是一变,贵利荣居然把阿雯带到了那里,这下麻烦了!

    贵利勇身为和升联的大佬,他的陀地就相当于龙潭虎穴一般的存在。要想把阿雯救出来,难如登天。

    怎么办?

    我眯着眼睛,快速的思考起来。

    “王枫,看你这样子,是非要救阿雯不可么?”火炮皱着眉头问道。

    我点点头:“鬼仔是我兄弟,阿雯是我二嫂,我肯定要救。”

    “王枫,我叫小弟们集合,闯贵利勇的陀地,把你二嫂救出来。”火炮红着眼,咬牙说道。

    我有些惊讶的望了他一眼,火炮能说出这句话,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如果他这么做的话,贵利勇肯定和火炮不死不休。

    那是贵利勇的陀地,是他的老巢,他的脸面,只有一种可能才会被人踩,那就是抢地盘!

    如果火炮带着人去踩荣升酒吧,那就相当于踩贵利勇的脸,跟抢地盘的意义差不多,后果很严重,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到时候一旦开战,那就是数百上千人的大场面,后果太大!

    我摇摇头,说:“火炮哥,这是最坏的办法,我只是去贵利勇陀地救个人,不是跟他开战。”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无论怎么做,去贵利勇的陀地要人,都会得罪贵利勇!”火炮说道。

    我想了想,问道:“贵利勇家里都有什么人,火炮哥你知道吗?”

    “贵利勇老爹也是混社团的,被人砍死了,家里只有一个老妈。”火炮说着,忽然一惊:“你要绑架他妈做人质?”

    我笑了笑:“绑架太难听了,我还没跟贵利勇撕破脸。火炮哥,你带着我兄弟,去请贵利勇的老妈喝茶!”

    “喝茶?”

    “对啊,就是喝茶,一定要客客气气的,最好说你们是贵利勇的小弟,来孝敬阿婆。”我眯了眯眼,道:“我去贵利勇陀地要人,他要是和和气气,那就免费请他老妈喝茶!他要不给人,那就请他老妈喝火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