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疯狂逃窜!

    看到那个金发碧眼的西方人的时候,我还在疑惑,但是看到大飞的时候,我心中一寒,

    他是贵利勇的头马,带着人直奔我而来,目的不言而喻,

    昨晚我彻底得罪了贵利勇,知道他要报复,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但是那个西方人是什么鬼,明显跟段天都是一伙的,居然跟贵利勇的人搞在了一起,难道,贵利勇搭上了盛和这条线,

    此时,我已经顾不上想这些,最要紧的是逃命,

    “对不起,不能陪你看电影了,”

    我的视线穿过人海,远远的落在田静的身上,她还站在那里等着我,

    下一刻,我猛提一口气,犹如猎豹一般朝着对面街道窜了出去,前后都有人,我只能往对面的街道跑,

    “站住,”

    看到我跑,那两帮人纷纷大喊,全都朝着我这边追赶而来,如狼似虎,

    “妈的,”

    我骂了一句,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大街上,差点被一辆轿车撞到,有惊无险的跑到了对面,

    左边是一个大商场,右边是一条胡同,胡同口有一个水果摊,

    商场不能去,现在到了快关门的时间了,进去就很难逃出来,我朝着胡同里望了一眼,不是死胡同,我毫不犹豫,朝着小胡同快步跑去,

    此时,那帮人已经穿过马路,朝着我狂奔而来,双臂快速挥动带起了衣摆,露出了腰间的刀把,

    他们带了家伙,看来是要砍死我,

    我已经跑到了胡同口的水果摊前,顺手抄起一个大西瓜喊道:“老板,瓜熟不熟,”

    “我的西瓜保熟,一块钱一斤,”老板躺在椅子上,懒洋洋的说道,

    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将手里的西瓜扔了出去,正好砸在第一个冲过来的青年头上,西瓜爆开,白色的西瓜瓤洒落了一地,

    随后,我快速抄起摊子上的水果刀,用尽全力迈开双腿,一头扎进了小胡同内,

    “喂,拿我刀干嘛,西瓜你还没给钱呢,”躺在那里的老板,顿时站起身喊道,

    “西瓜明明是生得,你却说保熟,水果刀我没收了,”我大喊了一声,拐进了右边的一条小胡同里,

    我迈开双腿,越跑越快,练习?息功和八段锦之后,我气息悠长,最适合跑步这项运动,张宇跑路那么厉害,现在都不一定能比得过我,

    我将水果刀揣进怀里,掏出手机,快速的翻找到了彭秋雁的电话,直接拨打了过去,

    “喂,二姐,我在亿嘉影院这里被人赌,其中有段天都的人,一个金发碧眼的西方人,”我大声喊道,

    这种情况,我必须求助二姐了,大飞他们我倒是不怎么怕,我忌惮的是那个西方人,曾经在机场,段天都带着车队亲自迎接,那个西方人给我的压迫力很大,他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让人感觉心胆生寒,

    李靖本纪

    那个人很可能是段天都重金聘请的高手,

    果然,我话音刚落,那个西方人就追了上来,他的速度很快,身材高大,迈开双腿狂奔,金黄色的头发乱甩,犹如一头凶猛的狮子,

    “王枫,你打开手机的ps,我锁定你的地点,现在就带着霸王和马文超去救你,”彭秋雁立刻说道,

    “好,”

    我一拉手机上方的栏目框,将ps打开,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忽然感觉脑后传来一阵恶风,

    我想也不想,身体猛然一矮,一个懒驴打滚,

    砰,

    一块赤红色的板砖,几乎擦着我的头皮飞过,重重的砸在了前方的青石板上,顿时四分五裂,

    是那个西方人扔出的板砖,

    我眼中划过一抹惊讶,这个人好恐怖的力量,随后,我猛然回头,那个西方人蹬地助跑,距离我还有五六米的时候,他一跃而起,右腿在凌空踢出,朝着我的脑袋狠狠的踢来,

    这一腿势大力沉,犹如猛?甩尾,腿未到,一股劲风已是迎面扑来,

    他的力量,绝不在宋豪之下,

    我不敢硬接,小腹提起一股劲气,双脚狠狠的蹬了一下青石地面,身子犹如炮弹一般向后弹射而出,躲开了西方人这一脚,

    砰,

    他一脚踢在了旁边的转头堆上,十几块转头在一瞬间爆裂破碎,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人好强的力量,怪不得段天都亲自到机场迎接,随后,我想也不想,疯狂的朝前逃窜,

    追杀我的有二十多个人,都有家伙,再加上这个西方人,我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只能逃,等着二姐霸王他们赶过来,

    “嗨,小伙计,你跑起来好像一只发疯的兔子,”

    那个西方人开口了,操着蹩脚的中文,

    “草泥马,”我回头骂了一句,不知道这个洋鬼子能不能听懂国骂,他奶奶的,一个西方的人居然跑到这里追杀我,我心里憋着一股气,

    “你刚才说了什么,原谅我没有听清,”西方人一边追一边喊道,“停下来吧,我是信耶稣的,不会伤害你,我们可以找个安静的咖啡馆喝上一杯,我在西方的佣兵界,有个优雅的称号绅士,”

    西方佣兵界,

    我心中一惊,这货难道是佣兵出声,那可是上过战场的存在,

    我腿上的动作更快了,这是个地形复杂的小胡同,我犹如无头苍蝇一般乱钻乱跑,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年轻人,再给你最后一分钟,停下来,”外号叫做绅士的西方人放声大喊,道:“绅士一旦发怒,那将会是一场灾难,”

    我想不明白这个比怎么一直絮絮叨叨的,追杀人都这么多话,宛如智障一样,

    “妈的智障,”妻运

    我骂了一句,瞅着左边的小胡同,一头扎了进去,

    这是一条狭窄的小胡同,刚冲进去我的瞳孔就是一缩,胡同的尽头有五六个纹身青年,手中拎着刀,好像是大飞的手下,

    “在那里,砍死他,”其中一个年轻看到了我,举刀朝着我大声喊道,

    顿时,那五六个人朝着我凶猛的扑来,

    我一咬牙,朝着那五六个人迎面扑去,这时候不能后退,那个西方人给我的压力,要远比这几家伙强,

    距离那五六个青年越来越近,他们已经举起了手里的刀,嘴里骂着脏话凶神恶煞的朝着我扑来,

    身后,那个一头金毛的西方人也是紧追不舍,

    前有狼后有虎,

    如果我被这几个烂仔拦住,肯定跑不掉,

    “去死吧,”五六个烂仔恶狠狠的喊道,距离我已经不足五米,

    就在这即将接触的一瞬间,我双腿猛然发力,一跃而起蹬在了附近的石墙上,躲开他们手中的长刀,随后借着惯性的力量,在墙上快速移动了两步,

    我身体一个趔趄,就要落下去的一瞬间,我左脚发力重重的蹬了一下墙壁,身体朝着右边的墙壁弹射而去,

    这是个狭窄的胡同,两边的墙壁距离并不远,所以我的右脚很轻松的就踩到了墙上,有了着力点,我右腿发力,一跃而起,落到了地面上,

    借着两堵墙,我直接从这五六个烂仔的头顶上跃了过去,不过胳膊上中了一刀,

    落地的一瞬间,我重新稳住身体,继续朝着前方狂奔,而这个时候,那帮烂仔才反应过来,纷纷怒吼着追来,

    这几个人我当然不怕,但是我不能跟他们动手,一旦被他们拖住,肯定跑不掉了,那个西方人一直紧追不舍,

    这里的胡同错综复杂,我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身后的人还在追赶,耳边隐隐传来一阵唱歌的声音,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跑进了一个死胡同,

    那个西方人领着一群人,大呼小叫的追了上来,

    “让你跑啊,兔崽子,继续跑啊,”一个纹身青年提着刀,恶狠狠的骂道,

    “怎么不逃了,没地方逃了吧,哈哈,今天不砍死你,就对不起老子这双腿,”

    听着他们的叫嚣声,我冷冷一笑,视线落在了旁边的围墙上,

    我后退两步,然后助跑,高高的跃起,双手扒住围墙的边缘,旋即,我双臂发力,一下子翻入了围墙之中,

    我觉得脚下一软,竟是落在了一片草地上,我立刻朝着前方望去,这里好像是一个教堂,

    左前方几十米远的地方,有一群穿戴一致的孩子,正在摇头晃脑的唱歌,

    除了这些孩子,竟然还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