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尖酸刻薄!

    红旗路充满了生活的气息,一个个小街道纵横交错,一到饭点,路边被各种摊位摊位占满。卖炸串的中年夫妇,卖热豆腐的老头,摊位前卖力翻炒的赤膊师傅,不时的传来那些嬉笑怒骂声,很噪杂,却让人不至于生出烦闷,只是让眼中的生活更显生动。

    生活在这里的大部分都是社会底层的贫民,做着小生意养家糊口,还有图便宜前来吃饭的顾客,一顿饭五块钱就能填饱肚子。

    他们领会不到城市的灯红酒绿,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回到家清算一天的收入。挣得多了喜笑颜开,挣得少了唉声叹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支撑他们生活下去的最大动力就是他们的子女。

    虽然生活在底层,却仰望着光明,希望过上好日子,孩子便是他们全部的希望。

    是以,这些摊位主忙碌完之后,坐在一起闲聊,说的最多的就是各自的孩子,放在一起相互比较。谁家的孩子优秀,总会在人堆里显得高人一等,惹得旁人羡慕或者嫉妒。

    在这些小商贩之间,卖涮串的刘秀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是众人羡慕嫉妒的对象。因为她有一个女儿,长相美如天仙,在学校里是校花,在家里乖巧懂事,有空就来帮刘秀梅的忙。

    最关键的是,她这个女儿学习特别好,在学校里基本都是阶段第一。用卖老干妈炒面的光头强的话说,清华北大被刘秀梅的女儿攥在了手心里。

    比长相比不过,比学习成绩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刘秀梅有这样一个女儿,旁人只能羡慕嫉妒恨。

    “妈,你刚才跟谁打电话呢?”田静弯着腰,一边收拾着桌子,一边问道。

    她的眼睛微微有些红肿,精神状态不怎么佳,好像是昨晚没休息好。

    “小枫打来的啊。”刘秀梅望着自己的女儿,笑着说道。

    “你接他电话干嘛?”田静噘着嘴,气呼呼的说道。

    “静静,你别生气了。小枫跟我说了,昨晚他有事耽搁了,所以没能陪你一起去影院。”刘秀梅笑呵呵的说道。

    “有事耽搁?”田静咬着嘴唇,说道:“他办完事不会来么,我足足等了他三个多小时。就算有紧急的事情,他不会告诉我一声吗?我给他打电话发短信他都不回,明显没把我放在眼里!”

    说着说着,田静就眼泪汪汪,十分的委屈。

    “静静,或许这中间有什么误会。”刘秀梅赶紧说道:“小枫这孩子我知道,对你是真心实意的好。马上等他过来了,给你解释一下就没事了。”

    “没事!”田静望着自己的妈妈,更加委屈的说道:“妈,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怎么老是帮着王枫说话!我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你居然说解释一下就没事了,有没有把我放在心上啊!”

    “你看你这孩子,”刘秀梅瞪了田静一眼,板着脸说道:“怎么能这么说话,我不是你亲妈谁是你亲妈!等小枫来了,让他跟你道个歉,事情就过去了。你也别帮我收拾了,就在这里等着吧,他马上就过来了!”

    “我才不见他呢,再也不理他了,哼!”田静站起身,揉着眼睛眼睛,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喂喂喂……你……你这个臭丫头!”刘秀梅两只手拿着收拾掉的盘子,大声喊道:“你给我站住!”

    然而,田静越跑越远,根本就没停下来的意思。

    “气死我了!”刘秀梅把盘子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生气的说道:“这闺女越来越不像话了,什么脾气!跟我年轻时候一模一样!小枫这孩子家里有钱,长的好看,也是真心对你好,这样的孩子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不知道珍惜!等你后悔的时候就晚了!”

    附近摊位,不少摊主都是把目光投向了这边。一个穿着花格布衫的中年妇女,正在和一个穿着白色破短衫的老妈子窃窃私语,对着刘秀梅指指点点,黑里透红的脸上带着刻薄的笑容。

    刘秀梅冷冷的朝着她们望了一眼,那个穿着花格布衫的中年妇女叫做张翠花,跟她不对路,经常发生口角。

    因为张翠花也有一个女儿,跟刘秀梅的女儿一样大,但是两个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张翠花对刘秀梅既羡慕又嫉妒。

    张翠花趾高气扬的走了过来,走到刘秀梅身边的时候,故意拉了拉衣领,露出了一根细小的金项链。

    那条项链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十分的吸引眼球,刘秀梅也看到了,感觉有些刺眼。不过她也没说什么,继续忙着手上的活,收拾摊子。

    两个人来到摊位前不请自坐,张翠花用手在脸前扇了扇,说了一句真热,然后解开布衫上的一个扣子,趁势把金项链拿了出来,露在了外面。

    刘秀梅看到她这个动作,笑道:“艳艳妈,有钱了啊,连金项链都戴上了。”

    张翠花黑红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趾高气扬的说道:“这条项链贵着呢,两千多块。不过我一分钱没花,是我闺女的对象小伟送我的。”

    刘秀梅还没说话,那个老妈子就一脸羡慕的说道:“小伟真有钱啊,居然送给你这么贵重的东西。你看咱们这些人,就你一个带上了金项链。”

    “那是,小伟家是卖空调的,家里有钱!买一条项链算什么!以后冬天冷了,他还准备给我买貂皮大衣呢。”张翠花翘着二郎腿,从兜里掏出一把瓜子,晃着腿说道。

    “显摆什么显摆!”刘秀梅小声嘀咕了一句,也不接话了,继续忙着手里的活。

    “艳艳真厉害啊,居然找了一个这么有钱的对象!”老妈子一脸羡慕的说道。

    “那是,我闺女虽然长相一般,但是会打扮啊,小伟对她死心塌地的。”张翠花磕着瓜子,瞥了刘秀梅一眼说道:“不像有些人的闺女,天生丽质有什么用,整天穿的土里土气的,做妈的也不知道帮她买身好看的衣服!真是小气!”

    正在扫地的刘秀梅动作一停,听张翠花这话,明显是冲着她去的。她心中升起一股怒火,不过还是忍了下去。家里的男人躺在床上,这些年一直遭人嘲讽白眼,她已经习惯了。

    此时,那个老妈子尖酸的说道:“我看不是小气,是穷吧!连身好看的衣服都买不起,把自己女儿打扮跟乡下姑娘一样!”

    这两人一唱一和,刘秀梅忍不住了,拿着笤帚说道:“我闺女穿的土怎么了,她就算披个麻袋,也比你们闺女好看!”

    张翠花脸上露出浓浓的不屑,手指缠绕着细细的金项链说道:“静静妈,你一直跟别人说,你闺女找了个有钱的对象,还说开着什么玛拉蒂!我看你是吹牛吧,他这么有钱,怎么不见给你买条金项链?”

    “就是,他们家这种情况,谁能看上刘秀梅的闺女!男人是个瘫子,躺在床上等死,家里穷的烧雪,谁沾上她们谁倒霉!”老妈子一脸刻薄的说道。

    “说什么呢!”刘秀梅顿时怒了,握着笤帚的手用力扫了一下,扬起的尘土溅了张翠花她们脸上。

    张翠花呸了一口,大声喊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你闺女腆着脸请人家看电影,等了好几个小时那人愣是没去!你闺女就是个烂货,被人家x过之后扔了!丢人不丢人!刘秀梅,我要是你我就一头撞死!”

    “你说什么?”刘秀梅的眼睛都红了,张翠花居然这么说她女儿。

    “我说你闺女是个烂货!”张翠花站起身,指着刘秀梅气势汹汹的喊道。

    “我跟你拼了!”刘秀梅扔掉笤帚,发疯一般的扑了上去,跟张翠花扭打在一起。

    我拎着筷子粗的金项链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