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田父喝药!

    “张翠花,你敢骂我女儿!!”

    刘秀梅像是发疯的母豹一般,双眼通红,两只手拼命的朝着张翠花脸上抓。

    她这不要命的架势吓傻了张翠花,没过多久,张翠花脸上就被抓破了皮。她的男人冲了过来,抓着刘秀梅的头发狠狠的拽了过来。

    “疯婆子,打我女人,老子跺死你!”高个子男人抬起脚,狠狠的跺在刘秀梅的小腹上,直接把她踢趴下!

    刘秀梅躺在地上,捂着小腹,痛的身体弓成了大虾的形状。

    “打死她,这个贱人!”张翠花捂着脸,眼神怨毒的望着倒地的刘秀梅,抬手一巴掌朝着她的脸庞狠狠的搧去。

    可是她的手臂还没有落下去,就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阻力,仿佛被铁钳禁锢了一般。

    是我,握住了她的手臂。

    “大婶,这么泼辣!”我望着她,说道。

    “滚你妈胎盘里去,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还想多管闲事!放手啊!草泥马的!”张翠花另一只手指着我大骂道。

    我冷冷的扫了她一眼,要不是看她是个女人,一巴掌就扇过去了。

    马文超忽然跳上来,对准张翠花的脸甩手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直接把她扇的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张翠花嘴里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枫哥,对付泼妇就要直接打,道理讲不清的!”马文超回头望了我一眼,说道。

    “你敢打我婆娘,老子弄死你!”张翠花的男人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把菜刀,对着超哥的脑袋狠狠的砍去。

    马文超仍是一脚,将男人踢飞,后背砸在了一块砖头上。男人痛的龇牙咧嘴,站不起身。

    这里的动静吸引了附近所有摊贩的注意力,他们都是一脸震惊的望着马文超。

    “这就是下场!”马文超指着倒地的张翠花夫妇说道,意思不言而喻。那些围观的摊贩,眼中都闪现出一抹忌惮。

    我顾不上张翠花夫妇,赶紧来到了田母的身边。田母蹲坐在地上,面色凄苦,嚎啕大哭。

    “老天爷啊,还让不让人活了!我男人瘫在床上,我们孤儿寡母整天被人欺负!老天爷,你就不睁眼看看吗?”

    田母哭的很伤心,崩坍一般的难过,我来到这边,她好像没看到一般,一个劲的哭。

    我站在旁边手足无措,一碰到女人哭的场面,我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时候,田母的手机忽然响了,好像是田父打来的,说家里的药没了,让她买点药回去。

    田母一边哭一边说道:“买什么药啊,我被人打了,张翠花他们夫妻俩合伙欺负我!你也帮不到我!我们母女俩整天在外面养家糊口,风吹日晒,受尽别人的白眼和欺负!”

    “唉……”我望着大诉苦水的田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田父听到这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一定很难受吧。上次在医院门口碰到田父,他都抱怨自己是家庭的拖累,很是内疚!

    “阿姨,你……不要哭了。”我蹲下身,说道。

    田母望了我一眼,说道:“小枫,你来了啊。”

    随后,她就继续哭。

    我很是无奈,女人一旦哭起来,真像是江河决了堤一般,怎么都停不住。

    马文超忽然走过来,说道:“愣着干什么,掏礼物啊。”

    我点点头,赶紧掏出筷子粗的金链子,在田母面前晃了晃,说道:“阿姨,我送给你的礼物。”

    看到项链,田母的哭声顿时一滞,愣了两秒说道:“送给我的?这么粗的金项链!”

    我点点头,道:“刚从金店买的。”

    “50克,枫哥花一万七买的。”马文超嘿嘿一笑,在旁边说道。

    “这么值钱!”

    在我惊讶的目光中,田母一把抓过金项链,翻来覆去的看,又用牙咬了咬。

    最后,她捧着项链,竟是喜笑颜开。

    望着这一幕,我很无语的摸了摸脑门。田母这转变,也太大了吧。

    田母将项链小心翼翼的装进兜里,然后站起身,望着我笑眯眯的说道:“小枫,谢谢你,送给我这么贵重的礼物!”

    我点点头,想想田母以前的风格,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我这次来,最主要的还是找田静。

    于是,我问道:“阿姨,静静呢?”

    “静静刚回家,小枫,你去家里找她。我把摊子收拾一下,马上也回去。”田母连忙说道。

    我嗯了声,犹豫了一下问道:“阿姨,你刚才被跺了一脚,要不要紧?”

    “没事没事,”田母连忙说道:“刚才痛的要死,现在竟是一点感觉没有。小枫你快回去吧,好好的哄一下静静。”

    我点点头,跟马文超一起朝着雨儿胡同走去。

    “超哥,你的建议还真是正确,田阿姨哭得那么伤心,看到金链子竟然破涕为笑,高兴的不得了。本来我还担心这礼物她不喜欢呢。”我捶了一下超哥的胸口,说道。

    “送礼物是一门学问啊,你要是送给田静筷子粗的金项链,她肯定不喜欢。”马文超说道。

    我点点头。

    “年轻人,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超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对他竖了个中指,迈着沉重的步伐向前走。田母容易搞定,但要想获得田静的原谅,那就不容易了。别看她外表文文静静的,其实她是一个极有主见的女孩,外柔内刚。一旦生了我的气,肯定不会轻易原谅我。

    “超哥,既然你那么叼,给我出个主意呗,怎么搞定田静那个妮子?”我求助的望向马文超。

    “我也不知道。”马文超挠挠头,想了想说道:“只要你诚心的跟她道歉,把事情解释清楚,我觉得她就算不接受,过一段时间还是会原谅你的。”

    “怎么解释清楚,难不成告诉她我被人追杀?”我摇摇头,道:“那样的话,她会更生气的。一直以来,她都想让我做个好学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大胸妹真难搞定!”马文超一脸猥琐的说道:“实在不行,就来个霸王硬上弓,嘿嘿……”

    “去死!”

    我留给马文超一个后脑勺,整理了一下衣服,雨儿胡同就在前面不远处,已经快到了。

    我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田静,她很吃力的拎着半桶水往外走,累的气喘吁吁的,小脸红彤彤的,光洁的额头上布满细汗。

    她一抬头,跟我四目相对。

    “来来来,我来!”我赶紧上前,“怎么拎着半桶水,要去浇花吗?”

    我伸手,想要从她手里接过水桶。

    田静扫了我一眼,重重的把水桶放下,直接转身就走,砰的一下关上了门。

    “……”

    我望着紧闭的大门,一脸无语的表情,看她这样子,明显是在气头上啊。

    我只好拍门了,一边拍一边喊田静的名字,可是拍了几十下,她都没过来开。

    “怎么办,超哥?”我哭丧着脸问道。

    “我也不知道。”超哥耸耸肩,蹲坐在一块青石板上,抽出一根烟点上。

    我朝前走了两步,望着不怎么高的院墙,咬咬牙,直接翻了上去。这是我第二次翻她家的墙头了。

    随后,我朝着院子里望去,田静正坐在葡萄架下生闷气。

    我正要喊她的时候,忽然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我皱了皱眉头,这气味有些不太对。

    我伸着鼻子,仔细的闻了几下,这气味好像是农药的气味,从屋内飘出来的。

    “田静,不好!”

    我想到了某种可能,立刻大喊了一声,直接从她家墙头上翻身而下。

    田静吓了一大跳,瞪着眼正要说什么,我焦急的喊道:“你爸可能出事了!”

    旋即,我快步跑进田父的房间,朝着床上望去,顿时大吃一惊。

    田父歪在床边,他的手里握着一个农药瓶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