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就在今晚!

    田父的面色很苍白,脸庞上满是痛苦的表情,屋子里的气味十分刺鼻,

    田静也冲了进来,望见这一幕,赶紧扑上前喊道:“爸,你怎么了爸,”

    田父趴在床边,剧烈的咳嗽,呼吸困难,脸庞上满是痛苦之色,

    他这种状况,正是口服农药之后的状况,我小时候在村里,经常见这种情况,那时候生活比较苦,遇见一点不顺心的事,婆媳矛盾或者夫妻吵架,想不开的村民就会喝农药自杀,

    “你爸喝农药了,”我说了一句,目光迅速的扫视屋子,寻找肥皂,处理喝农药的人,首先喂他喝200毫升至400毫升的水,然后用浓盐水或者肥皂水引吐,然后送到医院洗胃,

    “什么,我爸喝农药了,怎么可能,”田静整个人都愣住了,

    “看你爸手里的农药瓶,还有这刺鼻的气味,妮子,不要发愣了,赶紧打急救电话,”我说了一句,就急匆匆的跑到厨房,找到盐,配置浓盐水,

    “超哥,你帮我的忙,弄一碗清水,再把伯父背到院子里,”我大声喊道,

    马文超应了一声,赶紧去做,

    等我配置好浓盐水的时候,超哥已经把田父背到了院子里,田父捂着胃部,痛苦的脸庞都是变得扭曲,剧烈的咳嗽着,田静蹲下身帮她爸擦脸,急的直流眼泪,

    “王枫,我已经打完电话了,我爸……我爸……”田静望着我,又急又担心,声音带着哭腔,

    “别担心,咱们发现的早,你爸没昏迷还有知觉,应该没事的,”随后,我对超哥说道:“把伯父抽起来,脖子后仰,”

    我蹲下身,掰开田汉文的嘴,把一碗清水喂了下去,然后再灌进去浓盐水,随后,我把他背起,头部朝下,田汉文剧烈的咳嗽起来,把胃里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他吐了我一身,散发出浓烈的刺激性气味,

    随后,我把田汉文放下,田静赶紧打来一盆水,帮她爸清理口腔和脸庞,

    我查看了一下田父的情况,他把胃里大部分的农药都吐了出来,虽然依旧满脸痛苦的表情,不过情况得到了控制,并没有剧烈的恶化,

    如果恶化下去的话,他的呼吸会衰竭,肾功能衰竭,最后会昏迷,一旦昏迷,那就危险了,送到医院半路上差不多人就完了,

    “王枫,我爸怎么样,有没有救,”田静望着我,小脸都哭花了,

    “放心吧,伯父把大部分的农药都吐了出来,等到救护车来,帮他洗一下胃就好了,”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微笑着说道,

    此时,田父不能说话,眼睛死死的望着田静,那目光让我心碎,带着无尽的内疚和眷恋,还有心疼,医女芳华

    “爸,你怎么会喝农药,怎么那么想不开,”田静望着田父,哭的眼睛都肿了,

    望着他们父女俩,我叹了一口气,心里很不是滋味,稍微一想,我就想到了原因,是因为田母那番话,

    田母被那个摊贩夫妻欺负,蹲坐在地上哭,田父打电话说家里药没了,让她回去买一些,当时田母对田父说的话,我还记着,

    “买什么药啊,我被人打了,张翠花她们夫妻俩合伙欺负我,你也帮不到我,我们母女俩整天在外面养家糊口,风吹日晒,受尽别人的白眼和欺负,”

    当时我就觉得,田父听到这些话肯定不是滋味,自己瘫痪躺在床上,说不好听就是拖累一般,身为一个男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女赚钱养家,在外面被人欺负,他心里是什么滋味,我能体会到,

    这就应该是他喝农药自杀的动机吧,死了一了百了,不再拖累妻女,估计田父就是这么想的,

    想着想着,我就觉得很心酸,

    “女……女儿,爸……爸对不起你……还有你妈,”田汉文艰难的抬起手,想要抚摸女儿的脸颊,

    “爸,你不要说了,不要再自责了,马上救护车就来了,咱们去医院肯定能把你救好,王枫说你会没事的,”田静的眼泪像是决堤一般的躺下来,哭喊着说道:“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再苦再难都能走下去,如果爸爸不在了,我……我还怎么活下去,”

    我望着哭成泪人的田静,咬了咬嘴唇,心里发誓一定要对她好一点再好一点,

    这时,救护车的声音响起了,我赶紧回屋把那个农药瓶交给了医生,这个方便他们用药,

    几分钟就赶到了医院,田父被推进了急救室,超哥去银行取钱,我在急救室门口陪着田静,

    她很紧张,一直抓着我的手,眼泪不时的划过脸庞,

    “小妮子,别哭了,漂亮的脸蛋都哭花了,”我用纸巾帮她擦眼泪,说道:“咱们发现的早,你把心放进肚子里,你爸不会有危险的,相信我,”

    田静泪眼朦胧的望着我,重重的点点头,道:“我相信你,我爸一定会平平安安,王枫,谢谢你,”

    忽然,田静情绪失控,一下子扑进了我的怀里,

    我赶紧推开了她,说道:“小心,我身上有农药,刚才你爸吐得,”

    田静望了望我的衣服,眼中满是愧疚,小声说道:“对不起,王枫,把你衣服弄脏了,”

    “跟我说什么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昨晚你等了我那么久,我居然放了你鸽子,”我苦笑着说道,

    亚欧财团:我的混血少爷

    “昨晚你干嘛去了,为什么不去找我,我给你打电话发短信,你为什么不回,”田静望着我问道,

    我无奈一笑,说道:“昨晚我被人堵了,”

    “有人打你,”田静一惊,

    “是啊,以前老狗手下的混混,给他报仇呢,在影院门口围殴我,最后我被送去了医院,”我撒了谎,把事情赖在了老狗身上,我跟老狗的矛盾,田静也知道,

    “这个人,真是太可恶了,”田静气呼呼的说了一句,随后望着我:“王枫,我不怪你了,老狗那个家伙真像是一条狗,一直咬你,我帮你报警,把他抓起来,”

    我连忙拦住了她,老狗自从被太子废了之后,就成为了一个废人,销声匿迹了,

    这时候,一脸焦急的刘秀梅出现在了走廊口,东张西望,

    我赶紧站起身,招了招手喊道:“阿姨,这里,”

    刘秀梅看到我,赶紧跑了过来,焦急无比的问道:“小枫,静静爸怎么样了,”

    我微微一笑,道:“应该没事,我们发现的早,现正在里面洗胃呢,等一会才能出来,”

    刘秀梅叹了一口气,缓缓的坐下,神情凄苦:“静静爸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就做出了这样的傻事,”

    “妈,你是不是说什么话刺激我爸了,”田静望着刘秀梅,冷冰冰的说道,

    “我也没刺激他什么,就是他让我买药,我诉了几句苦,”刘秀梅说道,

    “诉苦,诉苦,你不知道我爸一直很内疚吗,”田静望着刘秀梅,哭着说道:“你稍微说一点重的,就可能刺激到他,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有什么事不要跟我爸说,你就是不听,”

    刘秀梅叹了一口气,无比自责的说道:“静静,是妈错了,如果你爸救不活,我……我也跟他一起去,”

    我心中一惊,赶紧站起身,正要说话的时候,急救室的门打开了,我和田静母女赶紧围了上去,

    “医生,我爸怎么样了,”田静急急的问道,

    “田汉文的家属么,”医生取下口罩,望了田静一眼说道:“你父亲脱离了危险,不过他的求生意志很差,我们在帮他洗胃的时候,他不是很配合,这次虽然救活了,但看他这种情况,保不准还有下次,你们身为家属,好好的想一下这个问题,”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竟然是雪姨打来的,

    我赶紧旁边接电话:“喂,雪姨,”

    “王枫,你准备一下,准备扎职上位,长乐白沙区堂口,就在今晚,”雪姨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