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救火队员!

    今晚扎职,长乐白沙区堂口,

    雪姨的话,我很久都没反应过来,想不通为什么,她忽然做出这个决定,

    我还想再问什么的时候,她已经挂断了电话,

    我想了想,给彭秋雁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今晚扎职的事情,让她帮我查一下长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雪姨这反常的举动,让我很是诧异,

    按照雪姨的套路,应该是等她吞并了福联之后,才会让我扎职,为什么现在就提起了这件事,

    既然想不通,我就不去想雪姨的目的了,站在我的角度上考虑,现在扎职也没有多大的问题,因为我挂掉宋豪的事情,段天都和贵利勇都已经知道了,

    而且,雪姨把我放在了白沙区,

    脑海里掠过这三个字,我眼中涌现出一抹冷色,白沙区好啊,正好收拾贵利勇贵利荣这对堂兄弟,还有他的头马大飞,

    跟贵利勇本来就有仇,昨晚他们更是追杀我,差点把我挂掉,既然在白沙区,正好报这个仇,

    我还想继续思考的时候,刘秀梅远远的喊道:“小枫,你过来一下,”

    我赶紧跑过去,望了田静一眼才看向刘秀梅:“阿姨,你们刚才去看伯父,他情况怎么样,”

    “已经没事了,住几天院就好了,”刘秀梅眼睛红通通的说道:“可是,就跟医生说的一样,静静爸认为自己是负担,求死的意志很强烈,无论我和静静怎么劝说,他就是解不开这个心结,”

    “其实他的心结就是双腿瘫痪,阿姨,我去问一下医生,看看他的双腿还有没有治好的可能,”我说,

    “小枫,我早就问了,几乎把松源所有的医院都问了一遍,他们都说静静爸是脊髓神经损伤,是无法恢复的,”刘秀梅无可奈何的说道,

    “别灰心,阿姨,医生的水平有高有低,松源的医生不行,那咱们就去找其他地方的医生,再说,医学是一直在进步的,”我说道,

    “如果去那些大城市大医院,光是检查就要**千,再加上手术或者用药治疗,我们看不起啊,”刘秀梅一筹莫展的说道,

    “没事,阿姨,你们尽管带着伯父去看病,医药费我出,需要多少我给你拿多少,”我说道,

    一直低着头黯然神伤的田静,忽然抬起头来:“你一个学生,上哪里弄那么多钱,再说,你家庭条件也不好,王枫,我爸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我挠挠头,也没说什么,这种事情还是要跟田母说,晚上等我扎职上位后,就不用担心钱的事情,按照江湖规矩,凡是大底身份,都会分一些场子,

    这时候,那个抢救田父的微胖医生忽然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对刘秀梅说道:“田汉文家属,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华清老先生过几日将要来到松源,”

    “华清是谁,”刘秀梅问道,

    “华清老先生是脊髓神经方面的权威,专门研究脊髓神经造成的瘫痪这一课题,在这块医学领域,他就是第一人,对了,田汉文瘫痪多久了,”

    “三年多了,”刘秀梅脸庞上浮现出喜色,激动无比的说道:“张医生,如果他真能治好我男人的双腿,我……我愿意把这条筷子粗的金项链送给您,”

    说着,刘秀梅从兜里都出我送她的那条金项链,

    望见这一幕,我顿觉很无语,在刘秀梅眼中,估计这玩意就是最贵重的东西吧,

    张医生瞪了刘秀梅一眼,说道:“赶紧收起来,如果被别人看到,他们会误以为我收礼呢,” 重生之韩家

    “对不起,张医生,是我冒失了,”刘秀梅尴尬的笑了笑,把金项链收了起来,

    张医生继续说道:“田汉文只是瘫痪三年多的话,那还有希望,曾经有一个瘫痪十年多的病人,在华清老先生的精心治疗下,都是恢复了正常,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不只是田静母女,就连我也是欣喜不已,田静家里一切的悲剧,都是田汉文瘫痪引起的,如果他能重新站起来,不说其他,就单说田静,肯定会非常开心,

    能让她开心,就是我最开心的事情,

    “张医生,真是太感谢你了,”我望着这个微胖的热心医生,由衷的感谢了一句,

    “别客气,为病人全心全意的服务,是我们医生应尽的义务,”张医生笑了笑说道,

    刘秀梅也说了一大堆感激的话后,望着田静激动无比的说道:“静静,你爸有救了啊,”

    田静重重的点头,也很是激动兴奋,

    “你们别高兴的太早了,”望着张秀梅母女,张医生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才说道:“华老先生年事已高,而且因为某些原因,已经不再替人看病,不过,你们要是诚心的话,他也许会破例,”

    “张医生,华老先生什么时候来松源,另外,你能否提供一下老先生的联系方式,”我问道,

    张医生摇摇头,道:“我只知道华老先生要来松源拜访一位故友,具体什么时间我就不了解了,至于他的联系方式,我就更不知道了,”

    我皱了皱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有些难办了,

    刘秀梅和田静对视了一眼,脸上也都是流露出难色,

    我笑了笑,安慰她们道:“阿姨,静静,你们不要作难,这件事交给我了,田静知道,我手下可是有数百小弟,最近我把那些闲着没事的家伙,全都派出去,寻找华老先生,”

    “数百小弟,”不只是刘秀梅,还有张医生,都是震惊无比的望着我,

    “开玩笑,开玩笑,我意思我朋友多,”我连忙说道,

    田静白了我一眼,

    “这是华清老先生的照片,希望能给你们提供一些帮助,”张医生从兜里掏出一张黑白老照片,说道,

    我感谢了一句,将照片接了过来,稍微打量了一眼,华老先生的胡子很长,看起来跟齐白石差不多,这倒是一个很好辨认的特征,

    “我提前给你们打个预防针,你们要想请动华清老先生,几乎不可能,因为他这次来,是拜访故人旧友的,如果想请动他出手的话,难如登天,老先生的脾气一向很古怪,而且很倔,”

    我点点头,不管多难,我一定要请华老先生出手,帮田汉文看腿,就算他不同意,绑也要把他绑来,

    张医生又嘱咐了几句就走了,马文超拿着缴费单过来了,

    “阿姨,这是我的朋友,马文超同学,”我指着超哥,跟刘秀梅介绍,至于田静,她早就认识超哥了,当初西郊大决战,就是超哥把她从老狗手里救了出来,

    “阿姨好,”超哥挠挠头,有些腼腆的说道,

    “孩子,谢谢你了,为了我家的事情忙前忙后的,”刘秀梅十分感激的望着马文超,道:“刚才你交费去了吧,急救费、医药费、住院费,一共是多少钱,”

    异境见闻考

    “一共是六千五百四十九元,”超哥看了一下单子,说道,

    “这……”刘秀梅皱了一下眉头,随后一咬牙,把筷子粗的金项链又拿了出来,不好意思的说道:“孩子,你看阿姨也没钱,这条项链就当钱给你吧,”

    马文超连连摆手,刘秀梅执意要给,最后直接把金项链挂在了超哥的脖子上,

    超哥瘦小的身材,脖子了戴着一个筷子粗的金项链,我只看了一眼就差点笑出声来,

    “妈,你怎么老是掏项链,”田静很是无语的说了一句,

    “妈没钱,不掏金项链掏啥,”刘秀梅瞪了田静一眼,道:“今天卖了一中午,只卖了一百多块,医药费的领头都不够,”

    “那你也别总是掏项链啊,这么粗的链子,就不怕被别人盯上给你抢走,咱们松源的飞车贼,可是很多的,还有,你哪里弄的这么粗的金项链,是不是铜的啊,”田静吐了吐粉嫩嫩的舌头,问道,

    “对对对,财不外露,”刘秀梅说了一句,赶紧把项链取下来,瞪了田静一眼才说道:“你这个死丫头,怎么会是铜的,这项链是小枫送给我的,纯金的,”

    “你送给我妈的,这么多粗的金项链,给我妈戴,”田静顿时一惊,冷冷的望了我两秒,

    她冰雪聪明,马上就反应过来,靠近我问道:“你买这么粗的,是想收买我妈吧,你知道我妈是个大财迷,”

    我挠挠头,尴尬的笑了笑:“超哥说你妈喜欢粗的,我就买喽,”

    这时候,刘秀梅还在跟马文超推推搡搡,

    “好了,阿姨,钱我出,你不要再跟超哥客气了,”我笑了笑,把项链放到田母的手里,

    刘秀梅顿时喜笑颜开,说道:“小枫,你又是送给我礼物,又是帮忙出医药费的,这多不好意思,”

    看她那模样,哪有不好意思的意思,不过我丝毫不在意,对于田母这种风格,我早就习惯了,而且,她这样我很喜欢,虽然有点贪,但是没把我当外人,

    “别不好意思,阿姨,你把静静养这么大了,耗费了多少心血,你把她交到我手里,我付出这一些算什么,”我跟田母小声说道,

    刘秀梅连忙点头,眼里满是笑意,望着田静说道:“闺女真是争气,给我找了一个这么好的姑爷,”

    “妈,你说什么呢,”田静脸一红,望着我说道:“我爸的医药费,咱们自己出,王枫他家里也没钱,不能让他出,”

    刘秀梅很无语的望着田静,翻了翻白眼道:“小枫开玛莎拉蒂的,你居然说他家没钱,真是的,怎么生了你这个傻闺女,”

    “好了,你别纠结这个事情了,”我拉了拉田静的胳膊,说道:“现在我姐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家里有钱了啊,”

    “公司总经理,”刘秀梅望着我,双眼放光,

    ……

    从医院出来后不久,二姐的电话就来了,她说:“原因我查到了,长乐最近一直在扩张,盛和坐不住了,于是就在背地里搞破坏,现在,和升联已经依附了盛和,盛和利用和升联,去搞长乐在白沙区的场子,就在昨天晚上,和升联扫了长乐在白沙区的两条街,今晚和升联放出话来,继续扫长乐的场,我看雪姨是坐不住了,所以让你去白沙区扎职,目的就是挡住和升联,说白了就是让你去做救火队员,至于为什么选你,我也调查了,长乐跟福联那池水已经浑了,其他堂口的人不能动,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雪姨让你去,感觉你能力强,说白了就是让你去做救火队员,”

    “救火队员好啊,我正想拿和升联开刀呢,”我淡淡的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