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我不服!

    洗澡水,

    我脸色一变,顿觉反胃,不过马上,我脸上就挤出了一丝笑容,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雪姨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让我喝她的洗澡水,

    我暗暗腹诽,堂堂长乐坐馆,地下女皇,居然这么顽皮,

    不过刚才那杯水也没有什么异味,相反给人一种甘甜爽口的感觉,喝完之后更是唇齿留香,再看看雪姨的长相,美艳绝伦,皮肤更是娇嫩似水,三四十的人看着像是二十岁的小姑娘,她的洗澡水喝就喝了吧,不知道多少男人想喝还喝不到呢,

    这么一想,我心里倒是平衡了,

    “好喝不,”雪姨媚眼如丝的望着我,

    我小腹一热,感觉她一脸的骚气,不过,我还是点点头道:“好喝,”

    如果我说很难喝的话,估计会被扔进颍河游水,雪姨的喜怒无常,我早就领略过了,当然,我说的也是实话,确实很好喝,

    “哈哈……”

    雪姨望着我,咯咯娇笑,豪放的胸襟颤抖不已,几乎要撑破那浴袍的束缚飞出来,

    再加上她那美人出浴娇艳欲滴的模样,只能用一个词形容:秀色可餐,

    我虽然已经不是处男,但此刻仍是感觉面红耳赤,很害羞,越来越感觉,雪姨是个放荡的女人,我这么年轻的男孩,她居然挑逗我,

    “小枫,你刚才喝的那一杯,不是我的洗澡水,而是清爽凛冽的山泉,并且加入了玫瑰花瓣,所以喝着会十分的清香,”雪姨盯着我,笑意盈盈的说道,

    我脑袋上浮现出两缕黑线,原来是这样,雪姨啊雪姨,真是太顽皮了,如果要不是忌惮她的身份,真想打她屁股,就像以前打李美儿那样,

    这时候,赵青青从外面走了进来,走到前面轻轻的说道:“雪姨,烂口丙来了,”

    雪姨嗯了一声,淡淡的说道:“把他领到客厅等着,”

    赵青青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我望着赵青青的背影,暗暗思索,烂口丙就是长乐在白沙区的话事人,雪姨把他跟我一起叫来,是什么意思,

    按理说,我揸职上位,跟烂口丙应该是在堂口想见,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雪姨忽然站起身,说道:“王枫,你也去客厅,我换个衣服就过去,”

    我点点头,

    雪姨笑了笑,扭着纤细的腰肢,风情款款的离开,

    我也不多想了,目前来说,雪姨不会害我,无论她什么目的,我都不用担心,

    在门口西装男的引领下,我来到了客厅,这个厅不大,却修建的很雅致,用巨大的玻璃窗雕琢而成,一眼望去,庭院优美的景色尽收眼底,甚至能看清花丛中飞舞的蜜蜂和蝴蝶,

    两个男人正站在大厅之中,一个人个子比较矮壮,脖子里带着一条粗链子,比我给刘秀梅买的那条还要粗,他站在那里诚惶诚恐,一脸担忧的表情,另一个人中等身材,面向凶恶,一身的彪悍之气,他低着头站在那里,目光却十分的桀骜,

    两个人,胳膊上都有纹身,其中一个应该是烂口丙,至于另一个我就不知道是谁了,

    我走进大厅中,矮壮男人望了我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另一个人连头都没抬,

    站在客厅里等了几分钟,我悄悄的打量了他们好几次,判断那个矮胖的应该就是烂口丙,因为他很紧张,十分的不安,不时的拿出手帕擦额头的汗水, 剑与仙路

    长乐在白沙区一共两条街,烂口丙昨晚丢了一条,他身为堂口的话事人,难辞其咎,

    至于另一个气息凶悍的人,虽然一副来认错的样子,但是那眼神,却没有丝毫认错的模样,

    大厅的后面传来了脚步声,矮胖男子吓得身体一哆嗦,立刻站直了身体,另一个人仍是低着头,却挺直了脊背,

    雪姨穿着一身合体的正装,美艳的脸庞上尽是威严,丰满的娇躯上散发出强大的气势,一双狭长的凤目流露出丝丝淡漠,看起来好像久居高位的女皇一般,跟刚才娇艳欲滴的模样判若两人,

    我看到她这般模样,心中都是一凛,雪姨的气场一旦散发出来,很是恐怖,估计只有夏女神能与之一比,不过,夏女神的气场虽然强大,跟雪姨比较起来还是显得有些稚嫩,

    雪姨的身后是赵青青,赵青青身后跟着四个黑衣大汉,

    雪姨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坐在了大厅的首尾,淡漠的目光扫向站在那里的两人,

    扑通,

    雪姨刚坐下,那个矮壮的男子就重重的跪了下去,这家伙一副江湖人的凶恶扮相,此时软的却像是一块稀泥,一边磕头一边痛哭流涕的说道:“老大,我丢了嘉乐街,是我无能,我是个废物,我对不起老大的悉心栽培和会里的兄弟,请老大责罚,只要老大能解气,就算杀了我烂口丙都行,”

    说完,他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头皮都磕破了,

    我微微眯了眯眼,这家伙还真是烂口丙,如果二姐没有提前告诉我,烂口丙有可能搞鬼的话,我都被他这番表现折服,

    另外一个面向凶恶的人也跪了下去,沉声说道:“长乐白沙堂口老四九谢任宇,向老顶请罪,”

    他只说了一句,就不再言语,那边烂口丙仍在磕头,磕的满脑袋都是鲜血,

    我站在一旁,仔细的打量了那个谢任宇几眼,暗暗称奇,这个家伙只是个四九,字头最底层的存在,却这么淡定,尤其是他说出老四九这三个字的时候,语气加重了一分,好像是咬着牙说的,仿佛流露出某种不满,

    按照洪门传统,九底以上之职位全为大底,经入会仪式入会者则为四九,就是所谓的烂仔,四乘九等如三十六,洪门大典开堂收马,所有入会会员必需背诵洪门三十六誓而得名,入会三年不当扎者则被匿称为老四九,

    雪姨坐在那里,目光仍是冷漠而平淡,似乎在望着空气一般,

    “好了,”她摆了摆手,道:“你们两个先起来,烂口丙,你把昨晚的事情说一遍,”

    烂口丙摇摇晃晃的站起身,额头上的鲜血顺着脖子流到脸上,他连擦都没擦,躬身弯腰说道:“老大,我被和升联的贵利勇算计,才丢了嘉乐街,”烂口丙咬着牙,气愤无比的说道:“在霞飞路我养了一个小女人,正是这个贱人出卖了我,联合贵利勇一起阴我,她告诉我,她亲弟弟在平安县被骗进了传销,哭哭啼啼的求我救她表弟,我当时没有怀疑,穿上衣服就带人赶往了平安县,谁知道,这个贱人竟然去堂口假传我的命令,说我在平安县被几百号人围堵,兄弟们一听,几乎倾巢而出去救我,半路上遭到了和升联的埋伏,大部分人被砍翻,我得知这件事后,立刻赶往嘉乐街,却……却被贵利勇的人占了,他们把我围起来,我带着兄弟们杀出一条血路,最后才逃了出来,要是没有任宇拼命护着我,我昨晚就下去卖咸鸭蛋了,贵利勇这个死扑街,我一定把他弄成死狗,”

    “是这样吗,”雪姨望向谢任宇,面无表情的问道,

    “不错,昨晚的事情,跟大佬说的一样,”谢任宇点点头,说道,

    雪姨笑了笑,问了烂口丙几个疑点,烂口丙都一一做了回答,没有任何的破绽,

    我站在一旁听了半天,单从烂口丙的说辞来讲,找不到一点毛病, 深婚浅爱

    雪姨问完之后,烂口丙又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无比自责的说道:“老大,都是因为我脑子笨,中了贵利勇的奸计,导致咱们长乐损失惨重,请老大责罚,就算把我的四肢剁下喂狗,我都不会有任何的怨言,”

    雪姨笑了笑,抬了抬示意烂口丙站起身来,随后说道:“烂口丙,我让青青已经调查了这件事,跟你说的完全一样,这次失利不能怪你,是敌人太狡猾,你也不用过多自责,晚上我们长乐要彻底吞并福联,正是关键时期,各个汤口都不能乱,所以,我让你戴罪立功,守住长乐在白沙区的最后一块地盘,至于惩罚,先给你记下,”

    烂口丙一听,脸上涌现出狂喜之色,砰的一声又跪了下去,磕头如捣蒜,痛哭流涕的说道:“老大,谢谢老大,我一定戴罪立功,把丢失的地盘抢回来,打出我们长乐的威风,”

    “很好,如果会中人人都有你这种干劲,那我们长乐何愁不兴,”雪姨笑容满面,对烂口丙招了招手,

    烂口丙一脸惶恐,上前了一步,

    雪姨微笑着说道:“阿丙,今天晚上很关键,各个汤口的任务都很艰巨,让弟兄们喝好,吃好,红包拿好,青青,马上去支出五十万给阿丙,”

    赵青青点了点头,

    烂口丙身体一颤,立刻说道:“老大,您对我恩重如山,我犯了大错,怎么能再要会中的钱,”

    雪姨摆摆手:“这个是发给你和手下兄弟喝茶的,你不要拒绝,对了,我听说你老爹身体不好,最近怎么样了,”

    烂口丙赶紧说道:“我老爹上个月过世了,后事我已经操办过了,这是小事,多谢老大的关心,”

    雪姨美艳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忧伤,摇摇头说道:“在我手下做事,谁的爹娘死了都不是小事,青青,你再去支十万给阿丙,让他给他老爹立个碑,表达一下我们的心意,”

    “是,雪姨,”赵青青点点头,

    烂口丙又跪了下去,痛哭流涕的说道:“老大您待我恩重如山,拿出五十万我已经诚惶诚恐了,这十万我万万不能收下,我脑子笨中了敌人的奸计,让老大损失掺重,我是戴罪之身,实在没脸再接受这十万块,”

    “好了,让你收下就收下,”雪姨不容置疑的说了一句,话锋一转道:“你说自己脑子笨,也确实如此,你是打手出身,不善于玩弄阴谋诡计,所以,我准备给你安排一个兄弟,过去帮你的忙,帮你出谋划策,”

    烂口丙一愣,旋即点头道:“多谢老大厚爱,不知道是哪位兄弟,”

    “王枫,你过来,”雪姨忽然喊道,

    我立刻走上前去,烂口丙以及谢任宇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我身上,他们望着年纪轻轻的我,眼中都是涌过一抹惊讶,

    “就是这位少年,他的名字叫做王枫,”雪姨笑眯眯的说了一句,然后指着他们两个,为我介绍道:“这是白沙区的话事人,烂口丙,这是我们长乐最恶四九,谢任宇,”

    “丙哥,宇哥,”我转身,笑着跟他们打了一个招呼,

    “王枫兄弟,”烂口丙热情的回应了一声,谢任宇只是淡微微的点了点头,

    “王枫足智多谋,我就把他安插在你们白沙区,帮助你们守好那块地盘,”雪姨站起身,指着我目光灼灼的说道:“我亲授王枫大底身份,四二六红棍,”

    闻言,烂口丙和谢任宇都是一惊,在他们看来,这么年轻的一个人,居然直接四二六大底,江湖上都很少见,

    “遵命,以后王枫我们就是兄弟了,”烂口丙愣了一下,赶紧说道,

    此时,谢任宇却上前一步,迎着雪姨的目光,说道:“我不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