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我不痛快!

    谢任宇,长乐最恶四九仔,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比烂口丙的名气都要大,

    因为他恶,打起架来不要命,因为他猛,四九在身,却有双花红棍的实力,

    谢任宇打过地下拳赛,拿过十五连胜,妥妥双花的人才,

    去年长乐大堂会,四虎十杰之一的冷面虎乔泰荣,跟谢任宇打过一场,大名鼎鼎的江湖猛人乔泰荣,居然跟谢任宇这个四九打了个平手,甚至,谢任宇的气势更胜冷面虎一筹,

    从那之后,谢任宇最恶四九的名头就传开了,长乐四九第一人,

    出来混的,谁都想升职,但是谢任宇运气不好,再加上性格以及其他的原因,一直都没升上去,

    比如说去年长乐开坛,就是准备捧谢任宇,开坛是大事,很多人都要去观礼,就在典礼上,谢任宇的兄弟喝多了,跟长乐白纸扇鸭脚兴爆发了冲突,被鸭脚兴的人打个半死,谢任宇为兄弟出头,单枪匹马干倒鸭脚兴十五个人,更是废了鸭脚兴一只手,

    按照长乐传统,手足相残是大忌,谢任宇被罚了三刀,升职大典自然也泡了汤,

    熬了三年,谢任宇仍是一个四九烂仔,空有一身本事,别人私底下都称呼他为咸鱼,意思翻不了身,要做一辈子的烂仔,

    也是因此,谢任宇心中一直憋着一口气,最渴望的事情就是升职,无论是长乐最恶四九仔,还是咸鱼,这两个称号他都不喜欢,他喜欢别人恭恭敬敬的叫他一声大佬,

    现在,老顶居然要捧一个十六七岁的年轻人为红棍,身份远在他之上,谢任宇怎么能服气,

    “大胆,老顶亲自下的命令,你敢不从,”雪姨身后走出一个黑衣大汉,对着谢任宇厉声斥责,

    “任宇,快跪下跟老顶赔罪,”一旁的烂口丙,赶紧拉了拉谢任宇的衣服,

    我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打量着谢任宇,他虽然不服我,但是我也不怎么讨厌他,敢当众顶撞雪姨,起码说明这个人心直口快,

    谢任宇朝着雪姨跪下,昂着头,大声喊道:“洪门有三刀,头把掌在关公手,取名青龙偃月刀,二把落在晋王手,取名开国定唐刀,三把落在洪英手,取名本是除奸刀,有仁有义,共结金兰,无仁无义,三刀六眼,我顶撞老顶,无仁无义,愿承受三刀之刑,但是”

    谢任宇扭过头,指着我目光凶恶的说道:“让他这么年轻无名的人,在我白沙升职,我仍是不服,”

    雪姨望着跪在下面的谢任宇,红唇微启,淡淡的说道:“长乐白沙弟子谢任宇目无龙头,请三刀,”

    我微微眯眼,雪姨这么说,就是要按规矩惩罚谢任宇了,三刀六洞,

    旁边的烂口丙赶紧跪下,为谢任宇求情:“老大,任宇年轻气盛不懂事,念在他对长乐忠心耿耿,立下汗马功劳的份上,还望您收回成命,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啊,”

    面对烂口丙的苦苦哀求,雪姨无动于衷,仿佛没有看到似得, 执宰大明

    “丙哥,你不用为我求情,我顶撞龙头,该罚,”谢任宇跪在地上,面无惧色,

    很快,三个黑衣大汉恭恭敬敬的捧着三把刀,来到了大厅里面,目光落在谢任宇身上,冷峻如刀,

    “动手,”雪姨抬抬手,淡淡的说道,

    一个黑衣大汉拿着一把刀,走到了跪倒在地的谢任宇面前,就在他即将动手的时候,雪姨的视线忽然飘在了我身上,

    我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雪姨这是要送我个人情啊,

    “慢,”

    我喊了一声,止住正要动手的黑衣大汉,上前一步说道:“龙头,请收回三刀,”

    一直不做声的雪姨欠了欠身子,笑眯眯的望着我说道:“哦,谢任宇不服你,你怎么又为他求情,”

    我抬起头,大声说道:“诚如龙头所言,谢任宇兄弟并不是违抗你的命令,而是不服我,我年纪轻轻,没有名气没有功劳,别人不服也是人之常情,谢任宇并没有什么过错,所以,我请龙头收回三刀之罚,”

    这番话一说出来,显得我胸襟博大,谢任宇对我提出质疑,我反过来为他求情,是个人都会觉得我胸怀宽广,如果雪姨收回成命,那谢任宇就欠我一个人情,

    当然,这是雪姨给我创造的机会,

    雪姨眯了眯眼,淡淡一笑,道:“你说的倒也有道理,免除谢任宇三刀之罚,”

    “是,”

    三个黑衣大汉恭恭敬敬的托着刀,退了下去,

    “王枫兄弟真是胸襟博大,豪气干云,我烂口丙佩服至极,”烂口丙拱手,恭维了我一句,随后赶紧对谢任宇说道:“任宇,还不快点谢过王枫兄弟,”

    谢任宇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身,视线落在了我身上,他看我的眼神,有了很大的变化,

    深吸了一口气,他对我说道:“兄弟的胸怀,让我佩服,你在白沙区揸职,我没有意见,”

    雪姨望着这一幕,哈哈大笑起来,女老大的豪爽尽显无疑,她说道:“这就对了嘛,一入长乐,尽皆手足,王枫虽然是一个高中生,但并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前段时间的大混战,他差点摘下新人王的桂冠,”

    雪姨话音刚落,烂口丙就赶紧上前,一脸激动的说道:“王枫兄弟竟然还有如此辉煌的战绩,真是一个人才,老大,你派他来协助我,再加上阿宇,我绝对能守住地盘,并且抢回失去的嘉乐街,”

    “有这个信心就好,今晚大动作,长乐任何一个地区都不能乱,”雪姨笑眯眯的说道,“以后,你们就是一个汤口的兄弟了,”

    我点点头,上前一步,望着烂口丙,微笑着说道:“大佬,” 美人款款昔如歌

    他身为白沙区的话事人,按照规矩我是要叫大佬的,

    烂口丙看起来十分高兴,豪爽的笑道:“什么大佬不大佬的,以后我们就是兄弟,相互协助,”

    我点点头,望向谢任宇:“宇哥,”

    他是四九,我是红棍,按照规矩,他是要喊我大佬的,我这一声宇哥,给足了他面子,

    谢任宇上前,有些尴尬的挠挠头,道:“枫哥客气了,叫我阿宇就行,”

    “你是前辈,名声在外,长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一声宇哥,你自然是当得起的,”我笑着说道,

    谢任宇有些激动,似乎因为刚才质疑我眼中还有这一丝愧疚,他上前一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枫哥,刚才的事情你不要介意,我就是这副臭脾气,以后你有事,吩咐一声,我绝对舍命帮你做,”

    我又客套了一句,心中对谢任宇的好感大增,这个家伙性如烈火,跟邝鹏鹏差不多,是一个有血性的汉子,跟这样的人做兄弟,起码不会担心被出卖,

    至于烂口丙,他这一些系列的表现,虽然让人挑不出毛病,但是不知道为何,我心里对他并没有什么好感,

    “长乐今晚大动作,福联最后的地盘,我们要吞下,你们三个守好白沙区的地盘,如果能抢回嘉乐街,烂口丙功过相抵,王枫和谢任宇,我开坛升你们的职,”

    闻言,谢任宇变得极其激动,拍着胸口保证,一定抢回嘉乐街,

    烂口丙也是连连道谢,

    “好了,你们两个先回去吧,准备一下,”雪姨摆了摆手,道,

    “是,老顶,”两人弯腰行礼,烂口丙深深的望了我一眼,带着谢任宇一起离开,

    雪姨望着空荡荡的门口,忽然转身对我说道:“王枫,白沙区是一个火坑,你注意自己的安全,我相信以你的头脑,会应付好,”

    我顿时皱起了眉头,雪姨这话……

    “雪姨,难道白沙区有人搞鬼,”我问道,

    “不错,”雪姨点点头,缓缓的站起身,

    “雪姨,我去查,”站在一旁的赵青青,忽然开口道,

    “不用查了,丢了嘉乐街,就是烂口丙搞的鬼,”雪姨站起身,丰满的身体曲线尽显无疑,她莲步款款的走来,在我面前一米处站住,一股香风迎面扑来,

    雪姨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烂口丙跟了我十年了,十年前还是一个混吃等死的烂仔,我提拔他,我教他怎么做人,我教他做一个有用的人,有钱的人,可惜……人心就是这么不知足,盛和应该是开出了让他更加心动的条件,所以他才会背叛我,我不痛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