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八章 血训

    太阳从铅灰色的云层中透出了光,但是寒风仍旧在呼啸,寒冷的荒野上趴着的鬼子兵们依然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暖。

    鬼子兵们在夜里跳进灌满水的水田追击那些袭击他们的游击队,整个小腿以下都是湿漉漉的,奔跑的时候恍若未觉。

    但是现在天亮了停下来后,浸透了鞋子和军裤的泥水传来的阵阵寒冷让他们牙齿都在打颤,他们恨透了那些神出鬼没的游击队,心里都在恶毒的诅咒着,抓住他们定要用最残酷的手段让他们生不如死。

    鬼子兵们是骄狂的,国内动员的宣传和前线的连连捷报让他们对战争的理解很肤浅,以为只要亮出刺刀,似乎就可以占领座座城镇,然后插上大日本帝国的旗帜。

    但是此刻真正的深处战场,他们才意识到,宣传中所的大和民族能够很轻易的征服中国是那么的可笑。

    仅仅这些武器装备低劣的游击部队都让他们焦头烂额耗费了精力,那么中国正面战场的重兵集团又该又怎么样的强劲实力,难怪战争直在持续,他们突然觉得要完全占领中国是那么件遥不可及的事情。

    鬼子兵们的士气在下降,游击队的实力让他们心惊,湿漉漉寒冷和灌铅样的双腿让他们疲惫,他们的精神状态已经从亢奋中冷静,只是想快点结束这该死的战斗,然后生气堆火烘烤浸透的鞋袜。

    可是很显然,这场战斗短时间内是无法结束的,在方圆十公里的土地上,零星的枪声和爆炸时远时近的响起,每处都危机四伏。

    鬼子不清楚在这片区域内有多少陷阱,也不清楚他们的对手有多少兵力分散在对面,现在奇袭计划已经破产,他们现在只能卧在土坡和浅坑里,等待新的战命令。

    就在距离鬼子不远的河沟对面,伪装的很好的游击队官兵观察哨也在仔细的侦查着鬼子兵的动向,并且在后边的隐蔽野战工事里,至少有个排的官兵已经做好了随时阻击鬼子过河的战斗准备。

    最前沿的游击队官兵已经被拆解成了班排的小规模的战单位,他们扼守各处,彼此守望支援,构成了纵深的防御体系。

    这样既避免了因为兵力太过于集中而遭遇鬼子炮火袭击造成太大的损失,也可以达到层层阻击迟滞鬼子兵的效果。

    往往鬼子攻下处游击队守卫的阵地后就会发现,在几百米外又有新的攻击目标等待他们去攻取,这样鬼子直疲于奔命,最终成为疲惫之师。

    鬼子兵整个上午都在向前进攻,每向处游击队阵地发起攻击时都会遭遇另外几个方向的火力打击,可是鬼子还在顽强的向前突击。

    但是打到中午的时候鬼子兵们在寒冷和疲惫的侵蚀下已经打不动了,浑身血污的鬼子兵们直高度紧绷着神经,精力越来越不集中。

    迫不得已鬼子大队长平山敬将直担任突击任务损失惨重的部队撤换了下来,换上了新的部队。

    新的攻击部队鉴于上午的惨重教训并没有再贸然的发起攻击了,他们在等,等待对面的游击队露出破绽,等游击队忍不住来袭扰他们。

    在片的芦苇荡里,隐蔽着足足两百名精锐的鬼子兵,他们已经做好了出击的所有准备。

    几个浑身披着野草伪装的游击队官兵从左翼过来,悄悄的摸过了条水沟,弓着身子摸到了距离鬼子临时休整地的边缘。

    “糟糕,有我们的弟兄摸向鬼子了!”

    在河对岸直观察着鬼子兵动静的游击队观察哨看到突然出现在鬼子休整地附近的那几个蠕动的草团,顿时神情紧张了起来。

    除了正面以班排为单位有着固定扼守阵地的游击队外,还有许多分散战的游击小组在单独的行动。

    这些游击小组属于独狼,他们战更加的灵活,何时何地袭击鬼子都有很大的自主权,有的小组或许会潜伏整天为了次袭击,也有的小组会频繁的袭击鬼子,各小组的战风格都不样。

    这些分散的游击小组虽然战十分的灵活,但是却也有些缺陷,那就是旦撒出去就很难收拢集中。

    而且就算总队有新的情报,也很难第时间通知到他们,很多时候是打是撤,完全是游击小组自行判断决定,这样锻炼这些独狼般的游击小组的指挥官的能力的同时,也有很大的风险性。

    当正面的弟兄们看到游击小组靠近了鬼子兵的时候,这些观察哨的弟兄都是紧张万分。

    因为他们知道,就在这个游击小组不远处的芦苇荡里,埋伏着支鬼子兵,他们知道,但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游击小组却不知情,还在向那边摸去,完全就是自投罗网。

    “怎么办,那边埋伏着鬼子啊。”

    看到对岸的游击小组还在往过去走,观察哨的弟兄紧张的都开始冒汗。

    “别过去,别过去啊。”

    观察哨的弟兄在心里大喊着,可是对岸的游击小组却是听不到,还在向危险走近。

    “快开枪示警!”

    隐蔽观察哨的名弟兄也顾不得自己等人会暴露了,咔擦的推弹上膛,枪口指向河对岸压下了扳机。

    “砰!”

    沉闷的枪声响起,枪口猛然跳动,观察哨的弟兄开枪了。

    对岸正在摸向鬼子兵休整地准备袭击下的游击小组也是悚然惊,迅速的就地卧倒下来,回头望向枪声的方向。

    而那些躲藏在芦苇荡的鬼子兵们已经子弹上膛,看着这几个游击队靠近,已经露出了狰狞的面容,可是枪声让游击小组停下了,鬼子指挥官的脸上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跑啊!那边有鬼子!”

    虽然隔着很远,但是几个观察哨的弟兄还是边开枪边从隐蔽的地上蹦跳了起来,边跑边对鬼子休整地方向开枪。

    “他们在喊什么?”

    卧倒在地的游击小组弟兄们面面相觑,看着河对岸又跑又跳的弟兄,满腹疑惑。

    “听不太清楚,太远了……”

    “不管他们喊什么了,准备好炸药包,他们吸引了鬼子,我们正好给鬼子送份大礼!”

    游击小组的弟兄稍稍停顿后,再次向前了,匍匐向前摸向最近的鬼子处明面上的前哨阵地。

    看到那几个再次向鬼子方向移动的弟兄,对岸的观察哨弟兄们嗓子都喊哑了,但是呼啸的寒风却淹没了他们的呼喊。

    “哒哒哒!哒哒哒!”

    正当这几个游击队弟兄快要靠近鬼子那处前哨阵地时,突然机枪响了起来,连串的子弹从旁边的不起眼的芦苇荡飞了过来,落在他们周围,打得草屑乱溅。

    “噗噗!”

    接二连三的子弹打入**的沉闷声响起,匍匐在地的几个弟兄成为了活靶子,子弹从他们身上扫过,鲜血飞溅。

    战场上的每次战斗都是你死我活的,就算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老兵,或许下刻就会阵亡在场不起眼的战斗中。

    几个准备去偷袭鬼子的弟兄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断气了,他们浑身都是子弹打出了血窟窿。

    “呃……”游击队小组长也中弹了,至少中弹十多处,浑身咕咕的冒着血泉,但是却硬挺着没有咽气。

    他艰难的扭头看着中弹动不动的已经阵亡的弟兄们,双眼充满了不甘心,他现在终于明白,对岸的弟兄在喊什么了,可惜现在明白太晚了。

    鬼子兵已经挺着明晃晃的刺刀扑了上来,狰狞暴戾的目光中透着杀气,鬼子被打得太憋屈了,他们终于逮到了这样的好机会。

    鬼子兵冲到了近前,不由分的举起刺刀就捅,他们要好好的发泄压抑的怒火。

    “豁!豁!”的刺刀入肉的声音不断响起,刺刀落下拔出,鲜血淋漓。

    “轰隆!”

    仅剩口气的游击小组组长艰难的拉响了捆绑在自己身上的手雷,狰狞着对着他捅下刺刀的鬼子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在轰鸣中呈放射状被炸飞。

    (本章完)

    !请!: meinvlu123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