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九章 算什么男人

    刘仁厚他们这桩官司有了结果,张小几个告御状的自然是被世家给恨着,但世家也不是傻子,暂时是不敢动张小他们的,几个人也被直接放了出来,他们派人跟着,图谋以后找机会罢了。

    不过张小他们几个也不是没有什么关系的,而且这追踪的本事他们也不差,所以那些追踪的人不过会儿时间便被他们给甩脱,四人顺利的找了杜宇他们,暂时隐藏了起来,几人突然的消失,也让世家警惕了起来,知道现在这京城里面局势不是般的乱,不知多少人谋着不同的心思。

    华锦这边看了行刑之后也只是和慕容桓说了句就出宫了,也是把骄傲莽撞的角色诠释的十分恰当,慕容桓见华锦这么的配合,心情极好,还特意赏了宫里面的缎子和首饰,华锦不眨眼的收了,回去便都扔空间杂货箱子里。

    也不怪华锦这样,她本就瞧不上慕容桓这做事的风格,宁也说了,男人征战天下,征服世界这是男人的野心,本没有错,可是个男人有野心,却不能是利用女子来成就的,慕容桓有心握权,自己争就是了。

    可是之前就装傻,故意表现的喜欢华锦样的,百般试探之后便是这样的利用,这不是个男人做出来的事情,若说保护自己喜欢的女子,这也没有什么,可是直以来,伤害宁嫔的可不是华锦,反而是为了宁嫔,华锦挡了多少刀子?

    哪怕对华锦怀疑担忧她祸国的秦尚任都担心华锦这么作下去,自己该怎么全身而退,慕容桓利用华锦的时候,哪有过哪怕点点的担忧?

    宁恶心这样的男人,华锦何尝不是,而且,不是华锦说笑,就慕容桓给她的那些东西,那首饰,同样的种水的翡翠,华锦都用来雕刻成盒子用了,戴在头上,她还嫌差呢,更不用说那亮闪闪的金子了,华锦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金子银子。

    她空间里面铺了大片,杜荃他们在空间训练的时候每天被闪瞎眼,都不带感叹的,还嫌弃占地方呢,就这些,算什么赏赐。

    看宁就知道了,自从华锦这边许了婚事,直折腾的就是把他自己玉石矿里面的最好的料子拿出来,全都不卖出去,留着他看着给华锦做些什么,给华锦的定要是最好的,个女人和个男人在起,自然不是为了他的钱,可是个男人如果连钱都不舍得给女人,那女人也没必要说那么多了。

    不是贪慕钱财,而是钱已经是最低等级的用心了,这点子事情都不愿做,嘴皮子上说那么多的爱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哄人罢了,所以千万别说什么有情饮水饱,没钱就是没有能力,没能力,谈什么爱别人,护着别人呢,这本身就是悖论。

    就连秦尚任他们这些周围的人便都知道宁是怎么对华锦的,所以最后华锦哪怕是被这国家的帝王青睐也不曾动摇的只喜欢宁人,她周围的人都没有人怀疑过,哪怕是整天说宁配不上自己姐姐的华锘心里都是满意宁对华锦的呵护的。

    边的茉莉也是看到了陛下赏赐了什么,不免有些看不起,这御赐的东西也太不像样了,虽然也足够富贵了,可是她们家郡主从来吃的用的都不仅仅是富贵罢了,还是这世界独无二的唯份,陛下只送了这个,给那普通人家还差不多。

    “以前奴婢听郡主说宫里面的东西说不定还不如咱们府上,这些日子奴婢冷眼瞅着倒是点也不差,陛下赏赐的也不过如此罢了!”都是自己人,茉莉说话也是直接的很,这是华锦养的规矩,在外面不随便,在家不规矩。

    华锦笑了“要不你以为本郡以前是说笑的吗,慕容家得天下之前也不过是个泥腿子罢了,得了世家的推举才有了今天,这国家的百分之七十的财富都在世家的手里,皇宫不过是看着富贵,哪里比得上世家?”

    说完以后华锦又笑了“否则你以为咱们女子会所的银子哪里赚来的?”

    世家为何这么招人恨,华锦为何说了自己定得灭了世家,就是因为如此,她个女子会所,可以说是面对了这个国家最高等级的消费者,她的女子会所针对的是这个国家百分之十的人,这些人却掌握了大部分的财富,华锦赚他们的银子,又建立了女子书院,也帮了许多人,只是她不敢太过惹眼,所以帮忙也都是私下的,不求名声而已。

    “也是,奴婢之前看着那些个妇人小姐不眨眼的银子,也是不相信的很呢,奴婢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年也到不了两银子的嚼用,这些个妇人小姐,为了个小瓶子的露便几百两上千两银子的出,也是把奴婢吓到了!”茉莉也想起自己之前的生活了。

    其实华锦在李家村的时候,也是这样过日子的,她只是有了空间,所以银子赚的容易点,李家村的人日子也都是这么清贫过的。

    其实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没有人可以直被压迫还不反抗,之前的西北大旱,死了多少人吧,这帮子朝臣还整天的做着国泰民安的美梦,其实只是层虚妄的梦境,这下面的真实是百姓们过得不好,否则杜荃他们也不会希望华锦以后掌权,因为她是平民出来的郡主,定可以理解他们穷苦百姓的疾苦,可以让他们过好日子,而不是和现在的那些当官的样,只会涂抹出来个虚假的盛世。

    “是啊,不患寡而患不均,小小的不公平也不能如何,但如果大了,便必然引起矛盾了,社会矛盾!”华锦淡淡的说了。

    茉莉有些听懂了自家郡主的意思,但是又似乎不大明白的样子,才要问什么,便听着阵喧闹的声音,女子和孩童的哭声阵阵的,在这寂静的街上倒是十分引人注意,只是华锦上午忙着和群老狐狸斗智斗勇,还得应付慕容桓,听着便有些心烦。

    茉莉见此,也顾不得自己那点小疑惑了“外面什么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