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五八章六 点了它

    见到他们这样惊悚的表情,时来了几分恶趣味,华锦嘿嘿笑着“不削减的话,个炮弹就灭掉个城市呗!”

    “额,小六你又开玩笑!”宁淏听着华锦这么说了以后就直接觉得华锦这是故意玩笑呢。

    华锦翻了个白眼“我有什么开玩笑的,未来许多年后,自然会有的,但是现在的技术还不可以,以后把这些资料都留下来继续研究,也许咱们这片国土可以更快的进入热武器时代呢!”

    华锘和宁淏无奈的看着对方,所以自家的姐姐[小六]这是又开始说些他们不懂的话了呀。

    华锦对这些人思维的局限性表示了点同情,作为个来自现代,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人来说,她真的是懂得太多了。

    “这个不重要,既然火药不稳定,所以运送应该会更谨慎的吧!”华锦也不说这个了,这种历史注定发展的洪流什么的,在没有到来的时候,无论怎么说都看着异想天开样。

    说也也没用,只有过去了,看见了,才知道原来居然是这样的个发展趋势,华锦不说这个了,宁淏他们也看着七十八,的确比起火器到底能有多大的威力来说,这个才是重点。

    “是的,这火器的子弹很容易炸,所以运送的时候要十分小心,虽然是在我前面离开平远县,估计至少的三天后才可能进入京城附近,属下已经派人在后面小心跟着了,所以目前还能掌握他们的行踪!”七十八利索的说道。

    华锦点头,之后看着华锘“小锘,你要做得事情就是这个,拦着这些东西不要让它们被运送进京!”

    华锘听到是这个,也点头“好的,那我马上出发!”也是没有那么多的废话,直接就要出门,也是利索直白的很。

    见到他这么着急的样子,华锦阻止了下“等下,不要着急,你且记得,那些东西不能进京,不过你自己也不要冒险,七十八与你起去,如果不好操作也没什么,因为今天开始二师兄也会借口我今日遇刺的事情在京城进行比较详细的查找,门口也会检查的更详细,所以不要自己拼命。”

    “还有就是,那些火器既然不稳定,如果合适,就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华锦说话的时候拿了个东西给华锘“把那些点了就行了,记住了,定要躲远点,周围绝对不要有其他无辜的人,否则尸骨无存!”

    那是个红色的打火机,就是在小卖铺卖的两块钱个的那种,华锦划了下,打火机上就都是火,其实如果是炸药,要点燃其实用火折子就可以了,或者是其他的东西,但是为了提高准确率,华锦拿了打火机,因为这打火机不仅仅可以点火,里面是汽油,种非常容易燃烧的物质。

    这种易燃的物质和那些火药什么的碰撞,华锦自己也不能想象大概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不过如果距离把握好了,那这个绝对是劳永逸的方式,至于那些护送这些火器的人,死不死的华锦也不在意,其实,跟着宁嫔他们也只能认倒霉了,谁让他们跟的不是主角呢!

    华锘见到这个东西,伸手拿过来,觉得十分神奇,又看着华锦给他了整整盒,也是手笔很大的样子,华锦也是因为自己做艾灸的时候需要用到火,所以才屯了这么多的,所以她真的不仅仅是在某宝剁手而已,她就是天生喜欢屯货的说。

    “这是什么?”华锘玩了几下之后好奇的问华锦。

    华锦想了下“这是种先进的取火工具,里面的这个液体非常容易点着,所以是最好的点燃那些火器的工具!”华锦觉得自己已经用了洪荒之力解释了。

    华锘还是似懂非懂的,华锦马上说了“反正就是这个东西,你拿着用吧!”

    其实知道那些火器不是之前她想的那么稳定的时候,华锦就想过其实这么点着是最好的方式,这样几乎所有的火器都会毁掉,可是宁嫔既然要做事,那么她就不会把火器藏的太远,基本是在京城里面。

    那么华锦就不能点了,她也不至于无知到不知道如果点了会死多少人,连做个鞭炮炸了都要死人呢,何况是火药,如果真的点了,那整个京城大概是要挂不少无辜百姓,这事儿她做不出来。

    所以华锦和杨贺说的时候也只是用兵卒的生命来堆砌,不是兵的命就不值钱了,而是华锦向认为,既然选了当兵,那么就应当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保护什么,牺牲自己的生命守护国家和百姓也是种信仰和基本的原则吧。

    士兵和武将不就是这样的身份吗,虽然要珍惜生命,可是需要的时候,就要没有任何犹豫的上前。

    华锘其实还是有疑惑的,只不过看华锦就是没有心情继续回答的样子,而且这事情也的确不能继续拖延了,所以他收起来华锦给他的那些打火机“那我现在就带着人出发了!”

    其实他们都知道这件事看着好像距离很远,但其实是直接影响华锦在京城这边的事情的,所以华锘才会二话不说,着急就走。

    华锦见到他这么着急,还是担忧的站起来“小锘,千万小心自己,距离远点!”

    看到姐姐这么担心的嘱咐自己,华锘回头看着姐姐,看着华锦脸色苍白的样子,笑了“我知道,等我再回来的时候切都结束了吧,到时候姐姐可不能拘着我喝庆功酒了!”

    华锦的眼睛酸了,其实他什么都知道,这个她睁眼看到的,外星人样的小家伙,到底是长大了,懂事了,也知道体谅了。

    她这个时候让华锘去做这件事,其实也真的是把华锘给支开,距离宁嫔给慕容桓定下的最终时间也不过不到十日的时间里,按照华锘出门办事的来回速度,基本上十天他也就是来回而已。

    华锦真的面对宁嫔的时候他是不在的,这也是华锦想要保护华锘的心思,这些事情不该他这个年纪就去参与的,切她和宁淏担着就是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