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欺负齐王年轻好忽悠

    ——

    齐湣王显现如此之态,还得要从他继位时说起,田地(齐湣王)依稀记得父王齐宣王终年感慨痛失苏秦这样的大才而耿耿于怀,时常破口大骂张仪和秦国,若非中了张仪离间之计,苏秦又怎可能跑到燕国去?齐宣王的遗憾也让齐湣王知道苏秦是齐国痛失的位大才。

    可如今别人已经为燕臣,此情此景番吃惊之后的齐湣王立刻平复了心态,于殿上正襟危坐,不动声色的说道:“贵使此来有何见指教?”

    “外臣此来乃是奉我王之命,燕国愿与齐国修好,为加固两国联盟,愿与贵国签定互不侵扰之约。”

    齐廷之上,孟尝君未曾发言,群臣皆言不发,王座之上的齐湣王听之,便是若有所思的回道:“齐燕两国之间隔三差五便互生龃龉,恩恩怨怨已然累积三世,该是时候在寡人这辈做个了结。”

    “齐王英明!”苏秦顿时躬身礼,不卑不亢的说道,过了片刻又接道:“外臣此来奉命我王为齐王带来份特殊的厚礼。”

    “厚礼?”齐湣王饶有兴致的看向了苏秦,正准备看看他会献上什么大礼的时候,苏秦确是站在殿上言不发,时之间殷殷庙堂变得奇静无比,齐湣王看苏秦的模样顿时领会其意,便从王座之上而起:“先生且随寡人来偏殿。”

    群臣皆惊诧的看着齐王与苏秦先后离开大殿,苏秦与齐王在偏殿要密议什么?便是孟尝君田文也有些不大淡定了,虽然表面如既往,可内心却少有的不平静,总莫名的感觉苏秦此番来者不善。

    倒是苏厉像是个隐形人似的,便是兄长苏秦来了也始终不为所动,两人始终未曾对视眼,兄弟两人仿佛未曾相识般。

    偏殿之内,只有苏秦与齐王二人,齐湣王入得座上便看到苏秦忽然跪下,这突如其来的幕让年轻的齐湣王倍感吃惊,竟是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他看向苏秦大感不解:“先生何故如此?”

    苏秦用以发自肺腑之口吻言:“禀齐王,苏秦方今虽为燕国之臣,可忠于齐国之心未曾改变。”

    末了,苏秦便是行大礼。

    齐湣王愣住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差点举足无措,双目死死地的注视着苏秦,而后者也是眼不眨的与之直视,时间随着话音落下而陷入安静,偏殿之内忽如落针可闻。

    良久,齐湣王凝视着他,道:“何以见得?”

    苏秦坦然的说道:“苏秦穷苦潦倒之际,承蒙田忌老将军举荐得入齐国庙堂,宣王不吝苏秦介布衣之身而重用苏秦,终遂愿得志与齐。常言道,烈女不事二夫,忠臣不事二主。而今苏秦虽为燕臣,却仍为齐骨。惟愿以燕臣之身而以齐王内臣之心侍奉齐王。”

    “先王在位时有负于先生在前,这是人尽皆知之事,寡人不解,先生难道就不怨恨先王吗?”齐湣王又质问道,显然还是心有疑虑。

    闻此言,但见苏秦豁达笑,便拱手道:“世人皆知此事之真由,实乃当年张仪离间我与先王,苏秦早已洞悉,自然知晓并非先王之错,错在小人作祟,又怎会怪罪先王?苏秦只是不愿张仪离间之计得逞,故北上寒燕佐士燕国,其意便在于以燕臣之身为齐国谋。如今苏秦为燕国之相,深得燕王倚重,遇事不决皆问计与我,实不相瞒,此次燕国伐齐北疆之举正是苏秦之意。”

    “什么?”此话出顿时让齐湣王糊涂了,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这苏秦前言不搭后语,语出而前后矛盾,之前说忠于齐国,而今却说燕国伐齐北疆竟是他的主意,这到底是为谁而谋?此时此刻的齐王算是被他绕晕了。

    这时,苏秦解释道:“臣乃介纵横策士,势利之徒尔,惟知为国而牟利,燕国伐齐臣早已料定齐国必大胜,故有此举。”

    “你让燕国伐齐,寡人和齐国图之何利啊?”齐湣王质问道,显然有些不信。但见苏秦笑,展胸有成竹之态,便拱手说道:“禀齐王,苏秦不谋其他,只谋强齐之法,图强之法无非因时用势尔,但求为齐国谋最大之势,为我王图最大之利。”

    “何以见得?”齐湣王饶有兴致,倒想听听苏秦的高论,后者便说道:“此次燕国南征齐国北疆而被匡章将军大败,燕军主力尽失不说,更失武平等十县之城。故燕王遂遣苏秦为特使出使齐国以求和。齐燕旦结盟,便是齐国霸业之始,如此来齐国之北疆从此便可安宁,齐国便能腾出精力,我王则能全心全意无后顾之忧而谋略中原,大可举兵西进,与中原三晋争雄天下。而臣可以说服燕王让燕国为齐国提供粮草兵力,如此来,此消彼长之下齐国会越来越强而燕国则是自弱国力,便是有二心也是有心而无力矣,如此,敢问我王齐国有利可图否?”

    年轻的齐湣王被苏秦这番说辞鼓动的热血渐涌,却也说道:“你如何说服燕王肯为齐国提供粮草军资?”

    苏秦笑而信心十足的回道:“我王只需将所占燕国十城拱手送归燕国,与国书之中定下盟约,这本就是燕国的土地,送出去于齐国而言无大碍,假使燕国收下我王所送之十城而不履行盟约,我王大可以此为由,再派匡章将军兴兵北上,燕国断然无力抗击齐军,而齐军师出有名,天道自在人心,燕国必为天下人所不齿,届时必无人助燕,齐军则为刀俎而燕国尽皆鱼肉,我王只要不破蓟城行灭燕之举,想取多少城池便取多少城池。”

    说道这里,苏秦悠然笑,补充道:“当然,臣以为燕国必然不敢违背盟约,盖因为如今之燕国,其大军主力已然在攻伐齐国北疆之际被匡章将军所率齐军所败,余下十不存二,断然不敢有此之举。”

    “先生果然是燕皮齐骨啊!”齐湣王终于相信了,顿时大喜的连连走到了苏秦跟前,更亲自扶起了对方,后者却是再次躬身礼:“臣得我王信任,苏秦这身燕皮齐骨必然由此脱胎换骨也。”便是感慨泪目的说道:“苏秦果然没有看错,我王洞若观火,乃是真正贤德的大国之君,方今天下,有如此贤君雄主者,惟齐国之主人无出其右也。”

    此话出,不免让年轻的齐湣王浑身飘飘然:“先生果真以为如此?”

    苏秦顿时肃然拱手,正声道:“绝非微臣奉承之语,实乃肺腑之言。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秦相甘茂之流皆愿舍弃秦国相位也要入临淄,为何?有如此气象正是说明当今齐国之主乃是真正的贤德之主,明君雄主也。”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