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璧26章 总是添乱(谢谢k哥和氏璧!)

    第五瞳原先并不想凑热闹,毕竟这么多高手在场,也没他能献丑的份。

    可听永噬口中蹦出天道的名字,再细细一想后,他就坐不住了,生怕会从永噬口中蹦出什么令他难以承接的话来,赶忙打断了他。

    刷的一下出现在鲤笙身前,挡住了鲤笙的视线,正眼看向不可置信的永噬,眼神释放出压迫的光芒:“你若是敢再多说一句,我就撕了你。”

    字正腔圆,生怕永噬听不明白,又重复一遍:“只要事关小鲤鱼,我一定不会心慈手软。”

    而这话却让一旁紧张兮兮的云图竖起了耳朵。

    两人相隔不远,云图抬头瞄了第五瞳一眼,除去那张会令人记忆深刻的英俊脸蛋外,还真别说,云图认不出他是谁。

    使劲的眯了眯眼,想要看清楚第五瞳的真身,但却很遗憾的被第五瞳发现,让他狠狠推搡到了一旁。

    “别挡着我,你们全部退下!”第五瞳不满的嘟囔着,因为他要发威了。

    可在云图看来,那分明死不想让他观察他的意思,因此反而更加让人来了兴趣。

    鲤笙扒着第五瞳肩膀,想要重新站到前面,但第五瞳就像一座山,无论她多么使劲就是挪不开他分毫:“第五瞳,他是我的猎物,你别捣乱!”

    “嗯,等我教训他一顿,你再上场也不迟。”第五瞳头也不回的再次格开鲤笙,目的不明。

    鲤笙可就纳闷了,第五瞳可不是这种会轻易出手帮忙的好人啊?

    细细想,方才那永噬分明要说天道,第五瞳就跳出来了,莫不是第五瞳是想阻止永噬说出什么秘密来?

    “啊,这样么……”鲤笙看着第五瞳的后脑勺,陷入了思考,也没察觉到一旁的云图正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瞪着靠过来的洛爵。

    洛爵刚要伸手去拉鲤笙,云图却靠了过来。

    迎上那双好像要看穿自己的眼神,洛爵很不悦的皱起眉头,同样换上一种冷漠,“让开。”

    “你是谁?”云图开口问道。

    “我是谁现在不重要,我有话跟小妖怪说,你快让开。”

    “你是九哀?”云图继续不依不饶:“你跟鲤生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洛爵看了看鲤笙的背影,灼灼的压低了声音,俨然已经没了什么耐心。

    可云图找事也是有理由的,这理由也是方才他为何要冲到永噬面前打断他的原因。

    明眸皓齿,倾容珏珏,一动一静间仿佛温伊婉转,不胜入心。说的正是当年曾让无数仙子为之疯狂动容的洛神。

    而时隔十万年,那张脸却又出现在了云图面前,面对这为了鲤生而紧张激动的俊容,不仅永噬,就连云图也在扪心自问,天道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云图仰脸轻呼口气,随后看向洛爵身后紧跟着的犬火与浅玉儿,眸光突然一沉,但又瞬间恢复了明亮。像是发现了什么。

    “啊,竟然是这样……”

    犬火与浅玉儿也飞了过来,站在洛爵身后,目光严谨的盯着云图看。

    “你是谁?”犬火感受到云图身上异常的气息,低声问道:“快从我们面前让开,不然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你身上的气息很怪,你并不是真正的妖怪……”浅玉儿也插嘴,视线很快扫过云图好几回:“是……人形?”

    “……”

    云图漠然的沉默,视线打量了几人几个来回,突然轻笑出声:“哈哈,若这是你的目的,我还能说什么……”

    若这是天道的意愿,那他作为神之子民,也唯有服从天命了。

    在众人警惕的眼神中,轻轻侧身,给洛爵让开了路。

    面对云图的突然妥协,满满的困惑让洛爵的面色更沉,云图那一句话像是一根扎在他心中落下痕迹。

    你的目的……

    谁都?目的是什么?

    “你怎么还不攻过来?”第五瞳冲永噬勾勾指头,示意自己快没有耐心了。

    明明说不会放过他,结果到现在为止竟然一直在打量他,却没有动手的意思,简直无聊到爆。

    “若你不过来,那我可就过去了。”说罢,狠狠一甩袖,掌间又出现那把轻飘飘的羽扇,像是鸿毛在他身边不停旋转,在寻找机会般灵压强大的异常。

    百步琅等人在此刻俨然变成了配角,在一旁静静观察,偶然会出击杀死几个近前的恶鬼,面容深沉的淡漠。

    莫惊云与莫非辞汇合,两人倒没什么心思观战,忙着将永噬释放的恶鬼平息,跟着长云等人一起,雷区之下不复平静,到处回荡着一片片的鬼哭狼嚎,电光火石雷鸣电闪之下,四处燃起了熊熊的战火……

    须弥月,溪叠三人站在离着永噬几百米之处,须弥月偶而看溪叠,却在看到那双紧盯着鲤笙的眼睛时,又漠然恢复平静。

    虽然须弥月也没见过溪叠几回,但当时有一次面见溪叠时,恰逢臣子要为他选美立后。

    足有几百米长的大殿上站了足足几百名貌美如花的女子,王位之上的溪叠身着苍青色的王袍,面色平和却不怒自威,笑着将那几百米měi nǚ一一看过后,竟然还能不改笑容的只说了两个字。

    不行。

    在须弥月看来,那些měi nǚ中不乏沉鱼落雁之貌闭月羞花之姿的绝世女子,连她一个女人看过后都不禁有些动心,溪叠竟然全程眨都不眨眼,不难想象他这人的眼光有多么刁钻。

    再看看现在,溪叠眼神如水,仿佛要将鲤笙的脸看出花来似的,不经意的嘴角尽是笑意。

    须弥月心头暗暗吃惊,无法控制自己不往别的地方想:“溪叠,你莫非……”

    “什么?”溪叠应声回头,在回头刹那,嘴角那不易发觉的笑意顷刻全无。

    须弥月微微一愣,迎上那柔和的视线,终究将心中的疑问咽回肚中:“……我们不上前帮忙?”

    用下巴点了点跟永噬对峙的第五瞳,视线却落在鲤笙身上:“永噬之力不容小觑,固然那几人的修为也不低,但若让永噬逃走,日后想要将其抓住可就要难上几分了……”

    “你觉得第五瞳可能放了永噬?”溪叠冷言反问,看向第五瞳:“据我所知,那个男人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猎物……”

    可现在关键是,第五瞳未必把永噬看成猎物。

    须弥月无声沉默。

    溪叠紧盯着第五瞳,视线在洛爵与鲤笙二人间流转,心头暮然多了几分惆怅。

    “小妖怪,你听我说。”鲤笙终于靠到了鲤笙身侧,刚要伸手去拉她,可想起刚才被她甩开,这手在半空中又停了下来。

    声音有些低沉,但细细听来,其中不乏有些颤抖:“我有话要跟你说。”

    不断的重复,鲤笙却不回头。

    “笙儿,我,我们一直在等你复活,但谁都没想到你没有在宣武门复活,而是出现在了这里……”

    有些无奈,更多的是自责,入耳听得分明。

    鲤笙多么心软的一个人,在听到洛爵唤她笙儿时,心头暮然一抖,面前突然浮现一幕,那是洛爵在亲,吻她的画面。

    甜蜜而又危险的气味突然在唇间蔓延,鲤笙不可置信的回头,灼灼视线紧盯着洛爵的唇,仿佛什么都看不到似的:“你……”

    是不是亲过我……什么的,却在迎上洛爵的那双金眸时硬生生的夹在了喉咙间,怎么也轻吐不出。

    不可能,洛爵怎么可能……

    “啪啦”

    洛爵一步上前,猛地将犹豫间的鲤笙揽入怀中,略带疯狂而又贪婪的闻着她身上那甜蜜的清香。

    “九哀……”鲤笙浑身一紧,可以感觉到洛爵的颤抖伴着温热的身体快速的传达到身体每一处处。

    这个男人在害怕么?

    缓缓的伸手,轻轻的拍了拍洛爵的后背,鲤笙不知道该怎样才能遏制洛爵的惶恐。

    他在害怕什么呢?

    “啪”

    在鲤笙即将深陷那致命的温柔甜蜜时,洛爵像是突然清醒,一把将鲤笙推开:“很长时间不见,我只是在确认你是不是真人罢了……”

    “……”

    鲤笙又不傻,洛爵是个什么人,或许没人比她更清楚。

    他这明显是在找借口掩盖害羞。

    但鲤笙也习惯了配合,笑了笑:“啊,确认好了吗?我是真人吧?”说着,抖抖肩,伸手摸着被洛爵紧拥的胳膊,莫名尴尬的很。

    犬火在后,看着这两人,真心急死:“爵爷,您到底为了什么才过来的,您还记得吧?”、

    还不赶紧趁着现在跟鲤笙解释一下挽虞的事,难道还要她一直误会下去?

    浅玉儿上前,摸着鲤笙平和而又稳健的脉搏,点点头:“看来身体好的很。没有任何后遗症。”

    他们一直担心的失忆也没有发生,真是太好了。

    鲤笙点点头,笑了笑:“我没事。那个,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先对付永噬吧!第五瞳虽然厉害,但永噬不是他一个人就能搞定的对象,我们得帮他一把……”

    刚要转身,洛爵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我们跟挽虞是无意中撞见,你不要多想!”

    落地有声的声音,轻轻敲击着鲤笙的心门。

    鲤笙现在并不想说这个话题,于是轻轻回应一声嗯,便再无他话。

    是个鬼都能看得出她很介意。

    洛爵愣了下,不知道在说什么,后头的犬火与浅玉儿相视一眼,无奈的摇头。

    没办法呀,毕竟是挽虞,鲤笙没有急的跳脚。已经充分证明她的大度了,谁也不好说什么。

    再说,这的确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云图盯着洛爵看,不由自主的总想盯着他看,而每每看过,洛神的感觉就要更深的融入他对洛爵的印象之中。

    虽然不是洛神,但却是洛神的脸,偶尔连神情举止都相似无暇,只是唯一与洛神不同的是对待鲤笙的态度。

    洛神绝对不可能主动跟鲤笙说话,更别提想要解释什么了。关于这一点,难道是补偿吗?

    不对,在想这些之前,云图还是得确认洛爵与洛神之间到底有没有存在关联才对。

    永噬依然没有动弹,但从那阴翳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在打量着什么主意。

    第五瞳彻底的没了耐心,“不管了,直接杀了吧!”

    说着,捏指诀控制羽扇,直接冲向了永噬!

    永噬没有闪开,直面攻击,单手接住第五瞳的攻击,却瞬间被震飞出去,咚的一声落在地上,将已经残破的大地震出一个大坑!

    第五瞳刚要往前,却被鲤笙拉住。

    “还没结束,你在等会……”

    “信不信我杀了她?”

    永噬的声音从浓烟中响起,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方才跟挽虞在一起的风华茂却突然大喊一声:“挽虞公主在他手里!”

    !!!

    第五瞳顿时反应过来,永噬方才故意不接攻击而是随着灵压落地的目的是为了打挽虞的主意!

    不过,既然永噬竟然用上了人质,也就是说,他已经知道自己面对众人毫无胜算。

    第五瞳哼笑一声,直接就冲到了地面上,翩然落在永噬身前十几米位置:“随便你啊,反正杀了她,你肯定也活不了,找个垫背的也没什么……”

    “你说什么呢!”

    风华茂一听,急忙大喝制止:“,挽虞可是东雷音国主雷霆的掌上明珠,你可不能见死不救,你想至我们于不义吗!”

    第五瞳继续云淡风轻的耸肩:“是你没能保护好人,最该追究责任的是你吧?切,我现在可是在帮你消灭证据,你闭嘴。”

    “你……”

    “小鬼,这个女人对我没用,随便你……”

    “第五瞳,你不要添乱了。”

    这时候,百步琅可就要开口了。

    上前,与第五瞳并排而立,面色极沉:“你若不想帮忙就退后,不要信口说些不负责任的话。”

    压低了声音,“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但你该清楚,若是挽虞公主在这里出事,鲤笙也是要承担责任的。你觉得,雷霆国主会轻饶了她吗?”

    “切,区区一个雷霆,虽为国主但不过一个凡人罢了,能耐我何?”第五瞳一旦疯狂起来,简直无法无天。

    百步琅也不可小觑:“雷霆国主与仙灵界无关,但雷音山呢?”

    “……”

    新的一个月,谢谢哥和氏璧首个万币打赏!谢谢哥哥这么帅,跪谢啊!还有啊,鲤尊的感情线是由浅及深的,咱慢慢来,对手戏还是很多的!谢谢书城宝宝的认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