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相谈甚欢

    “爸爸,您回来了!”

    楚琋月刚下楼看见了楚云峰,她快步走过来,笑着说道,“早我还问爷爷您什么时候回来呢,没想到这么快回来了!累不累啊?我去给您倒杯茶吧。”

    “不用不用,”女儿格外贴心,温润的笑容宛若阳光一般驱散了楚云峰心头的沉闷,他也笑着说道,“我不累,你不要忙活了!”

    楚天琪对楚琋月没有发现他表示很不满,他在后面酸溜溜的说道,“月月,你的眼里能不能有我一点地位?”

    楚琋月朝他看了过去,惊喜道,“二哥,你怎么也会来了?”

    在看到楚天琪边的人时,她的眼里又没有了他的地位,“天哪!薛小姐也来了啊!”她打量了一下薛子清身的衣服,走过去从楚天琪的手里把人接了过来,挽着她亲密的说道,“外面一定很冷吧,我们进去喝点热水暖和一下。”

    楚天琪看着空空的手臂,视线转到了前面正聚在一起说话的两个人身,突然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担忧,“爸,这个家真的还有我的地位吗?”

    楚云峰笑呵呵的说道,“难得她们能聊到一起,随她们去吧!我去看看澜心,你也去换件衣服吧。”

    楚天琪不觉得身体累,而是觉得心累。他舔着脸凑到楚琋月跟前,撅着嘴装可怜,“月月,你也不心疼心疼二哥,我也是尽了汗马功劳的!”

    楚琋月顾着跟薛子清说话,头也不回的说道,“你的功劳我会告诉爷爷的,该怎么讨赏你可以跟爷爷好好谈谈。”

    “那还是算了吧!”楚天琪自讨没趣,自觉转身楼收拾自己去了。

    楚琋月看着他了楼,转头对薛子清说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呢,看来二哥的魅力还是不小的嘛!”

    “那是当然,”薛子清眉眼之间全是对楚天琪的爱慕,丝毫没有小女生的娇羞,得意的说道,“我看的人还能差吗?必须是人龙凤才能对得起我这么大的年纪!”

    一般提起年纪,大多女生都会避讳这个残酷的问题。薛子清却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年龄,还不时会拿出来自嘲一番,“我都没想到自己能在即将迈入三十大关的时候还能碰到自己喜欢的人,这么不容易的事情我都遇到了,总要好好把握才不会辜负自己啊!”

    楚琋月笑看着她吐露心扉,心底也为楚天琪感到高兴,“二哥要是听见你这么夸他,不知道要怎么得意呢!”

    薛子清哈哈笑了几声,说道,“那让他去得意好了,来日方长,还能轮不到我得意的时候吗?”

    “那倒也是哈!”楚琋月此时大概已经忘记了楚天琪是她的亲哥哥,卖他卖的很是得心应手。

    薛子清乐了几声,满心都是欢喜。她喜欢楚天琪一部分也是因为楚家的氛围很好,不像薛家到处都是勾心斗角阴谋诡计,一家人相处起来全是提防和心累。

    即使是在室内,光着腿还是有点凉意的,薛子清的腿冷冰冰的,她凑到了楚琋月面前,小声说道,“琋月,我能去你房间换一下衣服吗?这么穿不是很方便。”

    “哎呀,”楚琋月拍了下脑门,懊恼道,“瞧我都忘记给你准备房间了!这样吧,你先去我的房间换衣服,我去找刘姨给你收拾一件客房,你暂时先住着吧,行吗?”

    “当然可以啊!我没那么娇气的。”

    “你二楼,拐角处的第一件房是我的,面也有标记,”楚琋月指了指房间的位置,“应该不会找错的,那你去吧。”

    “嗯,好。”薛子清在门口把自己的包拿了过来,里面只装了几身换洗的衣服,还有一双轻便的白色平底鞋,冬装较占地方,几件衣服占满了一整个包的空间。

    楚琋月看着她手里夸张的包,汗颜道,“这,你能拿得去吗?要不要让二哥下来帮你啊?”

    “不用不用,”薛子清拿着包甩了甩,“你看,一点都不沉,这起行军包来可轻多了。”

    楚琋月才想起来薛子清还有一身不错的身手,能练这本事想必也没少遭罪。她突然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那你快去换衣服吧,我去找刘姨了。”

    “嗯。”薛子清拿着包转身朝二楼走去,等到站在楼梯跟前时,她才后悔自己穿的鞋似乎不大对,但是也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了。

    站在楼梯口看过去,除了顾澜心的房间门是虚掩着的,其他都是关起来的。她刚才注意楚天琪进了那间房,自然也不知道他在哪个房子里。

    拐角处的第一间房门贴了一个弯月的图案,她笑着推开了房门,里面的景象全部展现在了她的眼前。

    楚琋月的房间很大,陈设简单却是处处都透着温暖和爱意,布置的人一看很用心,每一件家具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根据主人的习惯陈列着,看的薛子清很是羡慕。

    她一直都梦想着自己的母亲可以为她布置好一间温馨的房间,算不大也没关系,只要能让她在累的时候有个可以安心休息的地方好,可是在她的母亲离开之后,一切都成了奢望。

    她进了房间,坐在床边的沙发,眼底渐渐泛起了忧伤。她双手捂着脸,散下来的头发顺着肩膀滑了下来,莹白的手指在发丝若隐若现,遮住了她的脸庞。梳妆台里的镜子倒映着她的身影,半弯着腰的她身型娇弱,浑身都透着落寞和孤寂。

    扔在床的电脑突然想起了滴滴声,薛子清抬起头来,眼底的忧伤变的清明,她盯着电脑眸色微闪,最终还是站了起来,在背包里拿了几件衣服进了衣帽间。

    电脑里的滴滴执着的响着,薛子清关了衣帽间的门还是能清楚的听见,她摇了摇头想屏蔽扰乱她心神的噪音,却发现越是抵抗那股声音越是明显。

    她换好衣服开了房门,滴滴声突然停了下来。她走到床边,盯着床的电脑眼神犀利,有纠结和不安在她眼底翻转,良久,她收回视线向外走去,将暖意留在了室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