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总裁老婆?no!

    “月薪十万?”唐飞长大了嘴,心想还是你们赚钱狠,少爷我冒着枪林弹雨,累死累活好几年才攒了几亿美元,你们这些金领坐在办公室动动手指,就年几千万上亿收入,他奶奶的!

    不公平!

    “你那是什么表情?嫌少?你有点自知之明吧,像你这样卖煎饼果子的,年都攒不下十万吧。”柳修月以为唐飞想坐地起价,目光渐渐转冷。

    “那当然不是,钱不是问题,问题的关键在于……”唐飞说到这里,停下来摇着头。他讨厌柳修月由上而下的眼神,就像俯视蝼蚁样高高在上,让他感觉十分不爽。

    她以为钱可以摆平切,是啊,在这个人人相轻的社会,底层人,真是连顿尊严都不配拥有,以至于上位者以为随便用点金钱,就可以让他们俯首帖耳。

    “对不起,我拒绝!”

    唐飞食指敲击着桌面,淡淡的说出了这几个字后,明显柳修月黛眉重重的拧在起。

    这个混蛋,果然是想坐地起价,他应该知道了我如果不和他结婚,就拿不到柳家家产的事,他不会想和我平分家产吧,开什么国际玩笑,那可是柳家人三辈的心血,决不允许。

    “你想怎么样?”柳修月声音陡然变冷,眼神杀气十足。

    “我想怎么样?真是好笑,坦诚的说,这桩指腹为婚的婚姻,我开始就不打算接受,就算我真的接受,那也是在我爱上你之后,而不是刚刚见面某些人就急不可耐的想要结婚。”唐飞早就调查过,柳秀月的爷爷和他义父是世交,早早定下来这门婚事,而且,如果唐飞不和柳秀月结婚,她边没有家产的继承权。

    该死!柳修月粉拳紧捏着,她有些欲哭无泪,作为高高在上的冷面总裁,她竟然有天要沦落到求人跟她结婚的地步。

    要知道,这么多年来追求她的人,最次的都比眼前这个摆摊卖煎饼果子强。

    讽刺,裸的讽刺!

    她柳修月竟然被个摆摊的挑三拣四,气愤。

    “啪!”柳修月掌拍在桌子上,怒然站起来,眼眶有些泛红,闪烁着晶莹光芒,她还是第次承受这种侮辱,不想再多停留秒钟。

    忽然,她雪白的晧腕,被只粗壮的手抓住。

    “干什么你?”柳修月怒视唐飞道。

    “虽然我不想娶你,不过,父命难违我也不想违抗,所以我们是同条战线的,不如坐下来好好商量商量。”唐飞脸上挂着轻笑说道。

    “哼!”柳修月冷眸闪烁,想从唐飞的笑容中找到他忽然转变的缘由,不过,并未得到什么有用的蛛丝马迹,咬了咬银牙,再次坐下来。

    “你直说吧,你到底想怎么商量!”柳修月面色略微缓和。

    “你刚才的提议非常不错,我觉得可以执行,不过……”唐飞个转音,明显柳修月的面色又凝重起来,她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我们得约法三章。”唐飞嬉皮笑脸的说着。

    还约法三章?我堂堂总裁,竟然被人谈条件,真是气死我了!柳修月牙根快咬断了,感觉这几分钟受得气,已经超过了前二十多年受气的总和。

    “第,既然我们签了协议,我们就是名义上的夫妻,丈夫享有的福利,嘿嘿,我也应该享有。”唐飞的视线在柳修月曲线明显的地方光顾着,让她分外羞怒。

    “做梦!”柳修月第条就否决了,嫁给个小摊贩已经够倒霉了,还让这种底层失败者,碰自己的身体,绝无可能。

    臭丝,果然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无耻!

    柳修月忿忿的想着,唐飞觉得她有所误解,继续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不会和你发生关系,但是在外人面前,你当然得叫我老公,当然得表现的恩恩爱爱,不然怎么骗过你爷爷和我师父呢?”

    柳修月想了想,不发生关系是底线,其他的平日里生活在起,难免有肢体上的触碰,倒也正常,就微微点了点头,同意了第条。

    “第二条,很关键的条哦,就是我和别的女人交往,你不可以有意见,而你不能和别的男人来往。”唐飞抿了口那不勒斯笑眯眯的说着。

    “什么?凭什么你可以四处留情,我不可以?”柳修月已经快气炸了,要不是为了保住柳家三辈子的家产不会被哥哥挥霍空,她才不会受这种恶气。

    “不同意就算了?本来我也不打算和你怎么交往的?哼。”唐飞看来这个高高在上的柳修月还不如苏小玉可爱,他宁愿找苏小玉去。

    “好,我同意了,反正也没有感情,你爱找谁找谁,我也管不着。”柳修月无奈再次接受了条不平等条约。

    妹的,嘚瑟吧,诅咒你这辈子不举!柳修月默默的下了最为恶毒的诅咒。

    “啊……嚏!”唐飞打了个喷嚏,寻思,谁他喵的骂老子。

    “第三条,我不允许你到处嚷嚷我是你老公。”

    唐飞说完这句话,柳修月恨不得口盐汽水喷死他,要知道她是多少人的梦中女神,能和她吃顿烛光晚餐都能在同事、朋友间炫耀许久。

    而眼前这个臭男人,竟然还不允许自己说是他老婆,虽然她本身也不会主动嚷嚷说有个摆摊的老公,关键是被嫌弃的感觉,实在是羞辱至极。

    无耻败类禽兽,诅咒你这辈子不举!

    柳修月只能在内心里发泄自己的不满,或者祈祷有朝日早早继承爷爷的家产,然后,到时候,唐飞,你死定了!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

    柳修月捏着手指,乌黑的眸子,煞气逼人。

    “把这个签了!我们的协议正式开始。”柳修月将无穷的怒火强行压下,掏出纸合约。

    唐飞简单扫了几眼,上面写的无非是不准碰她,不允许随便进入她的房间,要尽心尽力的演戏之类的,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就果断签约了。

    “很好,爷爷这几天催的紧,还说想见你,等明天拿上户口本身份证,去找我见爷爷,然后领证,有问题么?”柳修月站起来冷冷说道。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