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比试枪法

    个身着唐装的男子,精神矍铄,头发已经完全灰白,笑着上下打量唐飞,眼里满是赞许。

    “柳老好。”唐飞礼貌的微微弯腰说。

    “恩,小飞啊,快过来快过来,要想见你小子面真费劲,怎么还非得让我老骨头上门求你去?”柳老开玩笑的说着。

    唐飞挠了挠头,歉意道:“柳老这说的是什么话啊,不急,反正时间有的是,以后我会多来看看柳老的。”

    柳修月面无表情的坐在对面,看到爷爷竟然对唐飞这么亲热,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要知道爷爷向严厉,很少对外人展露笑容。

    “妈的,这孙子就是我妹夫?真是便宜这小子了,我妹妹那么漂亮,哎。不过,两人旦结婚继承权可就偏向妹妹了,得想个办法才是。”柳修文身精致的白色衬衫,长裤,头短发看起来干净利落,把玩着手里的高脚杯陷入沉思。

    作为柳家唯的男性继承人,本来柳修文继承家产的机会很大,无奈柳修月商业天赋爆表,能力出众,显得他像个纨绔子弟样,虽然事实也的确如此。

    要是让妹妹继承了家产,以她那个是二是二的性格,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挥霍无度破产,指望妹妹接济那才是做梦。

    柳修文眯着眼已经有了主意。

    “听说你们已经领证了?不错,我很欣慰,修月真是没让我失望,我本来以为她会对家族的安排感到不满,或者对你的身份心存芥蒂,很好,我很满意。我们先订婚,找个时间隆重的把婚礼布置下,我柳家人的子女结婚,定要闹得整个东海市都知道。”柳老爽朗的笑着。

    “爷爷的眼光定没有问题,我相信爷爷,不论什么事情,我都会以家族利益为重。”柳修月这么说着也是在安慰自己,爷爷纵横商场这么多年,双眼睛阅人无数,他相中的人,相比有过人之处吧。

    想到这里,柳修月柔和的视线刚落在唐飞身上,唐飞就极其不雅的打了个饱嗝。

    柳修月:“……”

    这个混蛋,刚想夸他两句,就立刻给我丢人现眼,算了算了,不抱希望了。

    柳修月眉间微蹙,继续斟酌着红酒,麻木自己被唐飞蹂躏的支离破碎的神经。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失态了。”唐飞歉意的说着,明显大舅子柳修文嘴角噙着抹鄙视和嫌弃。

    柳修月也是副我不认识他的表情自顾自喝着酒。

    “没什么?不用在意这些,大老爷们嘛应该粗狂点,不用在意这些小节,小飞啊,我很多年没有再上过战场了,给我讲讲你打仗发生的趣事。”

    柳老颇为怀念的说着,当年他可是铁血军人,官拜少校,后来受了伤,加上从小喜欢从商,正好利用手上人脉,在东海市打下了这片基业。

    唐飞就简单说了说,从亚马逊丛林说到非洲沙漠,最精彩的地方莫过于在亚马逊丛林和英国皇家退役下来的世界第狙击手对狙的故事。

    唐飞口才不错,连直不屑的大舅子都听的津津有味。

    其中有不少地方有艺术性的夸张渲染,但总体还是真正发生的事情,那个皇家军人狙击手,退役之后成为雇佣军为恐怖组织效力,同样拥有高超的狙击技术,两个顶尖人物对垒,任何个小失误都是致命的。

    唐飞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才击毙他的,事后觉得自己能活下来,真的是老天给面子。

    听完唐飞的描述,柳老竖起大拇指,夸赞不已。

    大舅子柳修文则是撇了撇嘴,觉得唐飞不去说相声简直是浪费口才,胡编的故事加在自己身上,把自己说的像英雄似的。

    柳修月知道唐飞身手不错,可是也不带这么吹牛的吧,趴在树上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依然枪命中?搞笑!绝对是蒙骗老爷子的。

    “很好,你师傅,也就是你爸真是调教出个优秀的军人,我老头子好久没上战场了,不知道枪法还能不能比得上你这样的小年轻,咱们俩来比比怎么样?”柳老想比试枪法,正好缺个人,唐飞简直是最好的人选了。

    “没问题,柳老都开口了。当然可以,乐意奉陪!”唐飞自然欣然接受了,就当玩玩儿。

    伙人吃完饭之后,就说笑着来到地下实弹射击场,唐飞倒是不意外,像柳老这样军人出身的人呢,肯定会为自己建个这样的场地,没事干的时候来尽尽兴。

    射击场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每隔十米就站着个黑衣人,各个都精神头十足,看到柳老来了,纷纷立正稍息敬礼。

    看来柳老还是十分怀念军营里的日子啊,唐飞这么想着。几个黑衣人对着两辆小车,车上面放满了武器,从手枪到轻重狙击枪冲锋枪,应俱全,可谓个小型的武器库了。

    唐飞啧啧赞叹,因为有不少枪支连他都没见过。

    “怎么样?我这里家伙很全吧,你随便挑把趁手的,咱们爷俩来比试比试。”柳老说着,开始热身,显然他是个任何事都很较真的人。

    柳修文眯眼看到这幕,嘴角扯主动上前,说:“爷爷啊,能不能让我先来和妹夫比比枪法呢。”

    “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对枪械了解么?”柳老直认为柳修文除了泡妞享受其他的窍不通。

    “了解,太了解了,受爷爷的熏陶,我也喜欢上这玩意。”柳修文说着,见爷爷依然是脸狐疑,随便拿起把国产92式手枪。

    柳修月咬了咬银牙,她还真没想到,哥哥为了讨爷爷欢心,竟然这么的下功夫,还真让她刮目相看了。

    同时也猜到了他的想法,如果哥哥这次能赢下唐飞,那么他在爷爷心里的地位绝对会上升个台阶,这直接影响到继承权鹿死谁手,好个妙计。

    “不错不错,可以你小子终于干了件正经事。”柳老爽朗的大笑着心情十分痛快。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