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买买买

    “大郎,把药喝了吧!”潘金莲柔柔的笑着,将药灌入武大郎的嘴里。

    唐飞瞄了眼电视上的幕,又看了看自己面前这碗中药,遐想连篇……

    柳修月没好气的冷盯了他眼,知道唐飞想什么,关了电视,说:“我可不是潘金莲。”

    “那是,潘金莲比你好看多了。”

    “你……赶紧喝了,我看你有点肾虚专门为你买的。”柳修月撒谎道。

    唐飞差点吐血,你妹,明明药方就是老子开的,关键这幅偏方是用来治疗女性同志痛经的,他唐飞喝这个有点变态。

    “不喝,死都不喝。”唐飞抱着电脑笑嘻嘻的钻进卧室去了,气的柳修月没办法,只能偷偷将中药喂给唐飞养的哈士奇了。

    唐飞专门买了条哈士奇,就关在花园,每天早上都要给它铲屎,烦的匹。不过,整天和那个二货玩,也挺欢乐的。

    作为兵王,在部队里养了只狗,不过是只德国牧羊犬,在训狗方面唐飞也是个中高手,经他训练的狗,执行能力出色,而且似乎比别的狗更为聪慧。

    因此经常被其他队友嘲笑,说他不仅是兵王还是狗王……

    “唐飞,唐飞你在哪儿?”柳修月压低声音含着,她经常没人的时候,喊哈士奇为唐飞,似乎这样解气不少。

    柳修月端着中药制成的狗粮偷偷的来到后花园,黑暗中个黑影窜出来,抱着柳修月的大腿,伸着湿乎乎的鼻子就往柳修月裙下钻。

    “臭狗,色狗,跟你主人个德行。”柳修月满面羞红的将哈士奇踢开,偷偷将和中药配好的狗粮倒给它。

    果然这货傻乎乎的全吃了,看到它吃了,柳修月就回去睡觉了,打算明天早上看看效果怎么样。

    对于这切,唐飞藏在暗处全部看的清清楚楚,没想到柳修月竟然连他的宠物都不放过,妹的。

    这条哈士奇可是纯种的,浑身雪白,碧蓝色的眼睛很好看,为了养这条狗,唐飞专门在国外买的特制狗粮。

    希望不要吃了柳修月的中药给吃死了,要是真是这样,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柳修月的。

    第二天大早,唐飞像往常样给哈士奇铲屎的时候,发现它好像不如以前活泼了,无精打采的,仔细看,发现这货拉肚子了,而且还挺严重。

    “小强,小强,你怎么了?你醒醒啊!”唐飞抱着哈士奇夸张的哭喊着,将柳修月给惊醒了。

    柳修月身银色的睡衣,听到大早外面就乱哄哄的伸了个懒腰,雍容的脸蛋,因为刚起床的缘故,分外白皙,眯了眯慵懒的眼皮,看到唐飞抱着哈士奇还以为它死了。

    完了,怎么死了?不至于吧,唐飞这个混蛋肯定会借此要挟自己的,没错!

    柳修月这么想着,她对唐飞太熟悉了,决定死活不承认这件事。

    “咚咚咚!”

    “谁,谁啊,不用睡觉了?才几点。”柳修月知道是唐飞,故意这么问道。

    “开门,你是不是喂小强东西了,肯定是,我在它嘴里闻到了中药的味道,你给我出来。”唐飞愤怒的咆哮着。

    柳修月自知理亏,在屋内徘徊着,挠了挠头,打开门,唐飞闯进来,抱着动不动的小强,似乎已经咽气了。

    “它……我确实喂了点中药……那也不至于直接死了。”柳修月有些震惊说道。

    唐飞好不容易抓到美女老婆的漏洞,自然要大闹番,佯做痛苦之色,满脸悲容。

    “柳修月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昨晚幸亏我没喝,不然就和小强样了,我怎么你了?你要下毒给我。”

    “闭嘴,我什么时候下毒了,别胡说,可能,过敏了怎么样的?赶紧送兽医。”

    柳修月的心也是肉长的,虽然这条臭狗是唐飞养的,总归说是条生命,莫名其妙被自己弄死了,心里有些不舒服。

    “送什么兽医,尸体都凉透了,小强,小强,你别走,我没有保护好你,以至你遭此大祸,我对不起你啊。”唐飞继续哀嚎着。

    “行了,不就是条狗么?我赔给你。”柳修月没好气的说着。

    “赔,你怎么赔啊?我们之间这么深厚的感情,你赔得起么?”唐飞怒视柳修月道。

    “闭嘴吧你,这条狗才来俩星期,有什么感情?说的像真的样。”柳修月白眼连翻着,抱着胳膊冷冰冰道。

    唐飞见此继续卖力的演起来,抱着哈士奇的“尸体”放声痛哭着。

    “小强,小强我对不起你啊,都没来得及给你找个女朋友,你就死了。”

    柳修月:“……”

    “烦死了!”柳修月捂着耳朵钻进卫生间,唐飞抱着哈士奇紧随其后,边走边吼,要多伤心有多伤心。

    柳修月实在忍受不了了,柳眉倒竖,咆哮道:“行了,烦死了,你要怎么样才不会烦我。”

    听到终于说到了正事,唐飞急忙假惺惺的抹了抹眼泪,说:“哎,怎么样也换不回小强的命,算了,我就便宜你次,亲我下,咱们笔勾销。”

    唐飞说完,指了指侧脸。

    柳修月真想掐死这个混蛋,嚷嚷半天不过就是为了让自己亲他,真是臭流氓,臭丝,哼!

    “别做梦,我是不会……”

    “小强,小强,你走的好惨啊,我早给你找个女朋友的,不然死了都是个是处狗,呜呜……”

    柳修月额头青筋凸起,紧咬着银牙咯咯作响,跺了跺脚,说:“闭嘴,我同意了,烦死你,我……”

    柳修月抬起玉手,恨不得巴掌甩在唐飞那个贱人脸上。

    转念想,反正只是亲下脸,而不是嘴对嘴,损失不大,就是便宜了这个贱人,不过,为了能消停会,柳修月豁出去了。

    自从和美女老婆领证之后,别说亲了,牵个手还是在需要演戏的场地才会进行,平时没人的时候根本不让拉手,现在能获得美女老婆的香吻,唐飞心里乐开了花。

    柳修月身宽松睡衣,身前浑圆的两抹,高耸着,露出抹深深的白色,看的唐飞手痒痒。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