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杀手

    叶青的表现堪称完美,还真的像个成功的都市女强人,将军人的冷冽和锋芒完全收敛,表现的淑婉动人。

    “可以啊这个丫头。”唐飞默默的想着,这时,对男女吸引了唐飞的注意。

    那个男子面貌俊逸,身标准的燕尾礼服,看起来颇具英伦绅士气息,和周围的女子谈笑风生着。

    狭长的眸子,隐匿着精光,看就知道此人城府颇深。

    柳修文?他怎么在这里?唐飞有些吃惊,柳家和段家可是死对头,柳修文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关键是和柳修文起的竟然还是段秋雁,两人倒是没有什么过于亲密的举动,不过,似乎正在热谈什么事情。

    唐飞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这些杀手有可能就是柳修文找来的,他动机完全充足,本来家产就是兄妹争夺的目标。

    柳修文为人浪荡,是为纨绔子弟,喜欢挥霍,柳修月对此直很不满。

    因为她辛辛苦苦为公司操劳,竟然有这样个挥霍无度的哥哥,所以想将所有家产攥在手里。

    现在柳修月和柳修文手里的股份致,柳老手里掌握着大量股份,如果认准了谁,就会将这些股份遗留给谁,另个只会得到点点的股份。

    股份最多的自然对帝豪集团拥有着决定性的话语权。

    唐飞看来柳修文见拿不下妹妹,可能动了杀心,这样想倒是极有可能。

    这时柳修文和段秋雁起走了出去,唐飞决定去听听他们说什么。

    “这位就是叶总裁的男朋友?看来他好像不在状态。”

    唐飞干笑了笑,说:“对不起,失陪了我上个卫生间,会见。”

    唐飞歉意笑,就离开了这里,紧紧跟随着柳修文,看看到底有什么阴谋。

    条长长的走廊,唐飞并没有跟太紧,很快,见两人在个凉亭内坐下来,唐飞猫着腰偷偷藏在凉亭外的花圃内。

    “柳修文,没想到我哥哥竟然和你合作,真是让人意外。”

    段秋雁身火红的晚礼服,精致的袖口设计,剪彩精致,随风吹,衣服紧紧贴着她动人的女性曲线,妖娆身段尽显。

    “商场就是这样,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柳修文冷笑着,追问道:“倒是段总,竟然连我妹夫都勾搭上了。”

    “别胡说,我不知道唐唐已经和柳修月结婚了,没想到,藏得还挺深。

    不过,结婚了,怎么去酒吧寻欢作乐,估计那个面瘫是个性冷淡,不然唐唐也不会这么寂寞。”段秋雁想起唐飞,就情不自禁的喜欢,也许这就是见钟情吧。

    “你别说,我妹妹还真是性冷淡,算了不说这个了,没意思。”柳修文歪头点了支烟,吞云吐雾着。

    “你到底和我哥怎么说的,他竟然愿意帮你?我们两家可是向来水火不容。”

    “哼,你哥答应我帮我搞到家产的继承权,旦我成为柳家家主,就宣布退出房地产行业,甚至直接从东海市搬走,将大块的肥肉拱手相让,这份大礼怎么样?”柳修文无耻的笑了笑。

    “你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柳家三辈的基业,全毁在你手上了。”

    “基业,什么狗屁基业,钱赚来不就是用来花的么?反正我对这个不敢兴趣,旦我成为柳家掌权人,我们两家就联合打压其他三家,怎么样主意不错吧。”

    段秋雁眯了眯迷离的眸子,望着远方的高尔夫球场,淡淡的说。

    “听起来倒是不错,柳老和柳修月都很固执,不会和我们合作,如果你当家作主了,只要你我两家联手,东海市还不是唾手可得。”

    “英明,所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帮我搞定我妹妹,我怀疑我妹妹和唐飞的感情有诈,你们帮我调查调查。”

    两人又说了会,就纷纷散了,唐飞眯了眯眼,果然这个柳修文应该不是幕后主使,毕竟是兄妹,除非逼急了才会暗杀柳修月,现在的情况还不至于这么做。

    看来还得找段德问问。

    唐飞再次溜回去,叶青本来朵铿锵玫瑰,此时化身交际花,在众人间周旋应酬,唐飞再次对她竖起大拇指。

    “老公,你上个厕所这么久?看来你那方面不行啊。”叶青俏脸的偷偷低头瞄了唐飞裆部眼。

    “嘘,别瞎说,段德呢?”唐飞眯了眯眼发现正厅内已经找不到他了。

    “是啊,人哪去了?”叶青也找了找,这时,段秋雁端着杯鸡尾酒,款款走来,脸上洋溢着妩媚之色,火辣的身材从身前两个浑圆就可窥二。

    “这位就是叶青女士还有唐先生是吧。”

    段秋雁看了唐飞眼,因为唐飞已经易容了,不过,易容仅仅是在脸部轮廓上稍作改动,整个骨骼构造还是老样子,段秋雁似乎发现面前这位唐先生,特别像唐飞。

    段秋雁盯着唐飞五秒钟,忽然觉得特别失礼,歉意的笑了笑,继续说:“对不起,您爱人太像我位朋友了,对不起。”

    “没什么,他这张大众脸,经常被人认错的。”叶青淡淡的说着。

    就在此时,忽然,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声喊叫,让所有人震惊了。

    “段德少爷死了!”个男子满手的血迹,仓皇的说道。

    听到这里,所有人面面相觑对视了眼,觉得是在开玩笑。

    “真的,就死在洗手间。”

    段秋雁感觉事情不简单,率先跟着那位男子走过去,其余人也纷纷跟上,唐飞和叶青更是大眼瞪小眼。

    “你杀的?”唐飞压低声音说道。

    “当然不是了,我还没动手呢。”叶青脸无辜的说着。

    众多宾客忐忑的跟着男子来到洗手间,发现段德的确死在洗手间,他上身赤果着,跪在地上,小腹处插着把长刀,显然是东瀛特有的武士刀。

    “啊!”

    段秋雁满脸惊恐的捂着嘴,向后退了步,差点将身后的人撞到,不敢相信面前的切,前两秒还活生生的哥哥,竟然已经死了。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