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fakerrr的水友赛

    “大叔我有你孩子了!”

    唐飞:“......”

    听到这句话,路人们的脚步明显缓慢了几分,纷纷投来抹异样的眼神,看到两人年纪差距这么大,看就知道唐飞是那种骗小姑娘上床不负责的人渣。

    no!老子不是这种人啊,她胡说的。唐飞欲哭无泪,急忙阻止了月月继续说下去,寻思现在的小年轻怎么这么开放。

    “拜托,你别胡说行不行,小心大叔我被警察抓走了。”唐飞没好气的说着,打了辆出租车送月月回家。

    也许是因为下班高峰的缘故,出租车在路上停停走走,月月早就陷入沉睡,躺在唐飞的大腿上,发出轻微的鼾声。

    唐飞看她睡得那么香甜,也不想打扰他,知道个多钟头之后,才来到东郊区的别墅群。

    这片别墅群绿化做的非常不错,路旁高达的树木郁郁葱葱,因为这里住的人少,看起来极其静谧。

    树叶被风吹拂着,发出沙沙声,司机说到了,唐飞将小月月抱下车,他可不知道她住在哪儿。轻轻的戳了戳她娇嫩的脸蛋,说:“醒醒,到家了。”

    月月揉了揉大眼,迷迷糊糊着指了指某间亮着灯光的房子,说:“就是那家。”

    “恩,你回家吧,我就不送你了。”唐飞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

    “等下大叔,我有件事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月月脸郑重,唐飞也认真起来。

    “我……喜欢你!”

    唐飞:“……”

    “我爱你啊大叔。”

    “哦!”

    “大叔你很讨厌哎!”

    唐飞:“!”

    月月气愤的跺了跺脚,撅着小嘴回家了,蹑手蹑脚,就像小偷样,月月走进屋内。

    光洁的木质地板上,投射出个贼兮兮的身影,月月脱了那双白色的凉鞋,穿上可爱的卡通拖鞋。

    月月知道自己回家晚了,要是被母亲发现,可就惨了,只能寄希望于她已经睡着了。月月知道母亲经常看书睡着的。

    果然,在客厅内的芝华士真皮沙发上,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头波浪卷发垂在光滑的地板上,张天使般的绝美无暇脸庞,在淡淡灯光映射下,美的让人忘记呼吸。

    凹凸有致的女性曲线,胸前的傲挺之物,足够让大部分女人只有羡慕的份。

    女子怀里抱着本厚厚的书籍上面写着《红与黑》。

    月月见母亲睡着了松了口气,连忙找了张薄薄的衣衫打算披在女郎身上。

    然而此时女郎的凤目,忽然睁开了,凝视着月月,缓缓坐起来,质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月月小脸阵紧张,说:“六,六点多!”

    “那个时候我还没睡觉呢。”

    “是么?妈你什么时候睡着的。”

    “八点!”

    “那我八点十分回来的,嘿嘿。”月月露出得意的微笑,女郎苦笑着摇了摇头,轻抚着她的脑瓜。

    “你到底几点回来的,如果不说的话,我可要惩罚你了。”女郎认真道。

    “九点多……”月月心虚道。

    “恩?到底几点?”

    “刚才……”月月撅着小嘴怯生生的承认自己十点才回家。

    女郎叹了口气,秀丽的脸蛋上堆积着不少怒容。

    “你回来的太晚了,要是碰到坏人怎么办?你这个丫头,我怎么说的,不允许……”

    女郎守着,看到月月缓缓底下的头,心里不是滋味,将月月揽入怀里。

    “妈是担心你,你去玩了,和朋友?什么朋友?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不过妈妈放心他是个很好的大叔,我看的出来,月月能分出好坏人的。”月月相信唐飞是个好人。

    妩媚的女子更为生气了,秀眉怒杨,说:“人心隔肚皮,妈妈都不敢说能看清好坏人,你敢这么肯定?不准再见他了,这么晚才送你回来,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

    “妈,不是的,他真的是个很好的大叔。”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猜测?无聊。”女郎站起来收拾着桌子上早已冷却的饭菜。

    月月鼓着粉腮,弱弱道:“以为他像爸爸,你说爸爸是个很好的人,他应该也不会是坏人。”

    月月说着望着桌子上的全家福,眼睛有些湿润。

    女郎好像被突然使了定身法样,僵硬在原地,望着桌子上的全家福,眼眶发红……

    ……

    “老婆,你亲爱的老公回来了!”

    唐飞喊道,将鞋甩,换了双拖鞋,在冰箱里拿了瓶饮料,柳修月从卧室里走后来,倚着门,冷冷的直视和唐飞。

    “你今天又没上班!”

    “上不上的,有什么区别。”唐飞随口敷衍道。

    “滚,你作为个男人,能不能有点上进心啊,你吃我的用我的穿我的,你不脸红么?”柳修月抱着胳膊严肃道。

    “脸红?为什么脸红,吃软饭难道不是很多男人的梦想么?实现梦想为什么要脸红,应该自豪才对。”

    唐飞没脸没皮的样子,让柳修月咬牙切齿,心想,怎么摊上这样个老公。

    别的老公这事业那事业的,自己这个老公成天不是出去泡妞,就是在准备泡妞的路上。

    “哼!”柳修月懒得和唐飞生闷气,决定将怒火在网上发泄。

    “噼里啪啦”的顿打字声,唐飞就知道柳修月又要和他诉苦,说唐飞有多没用多没用。

    果然……

    柳修月给唐飞发信息,说,“老公,我有个闺蜜,她有个老公可渣了,你知道有多渣么?

    成天被老婆养活,关键是还用老婆的车出去泡妞,你说有多气人。”

    唐飞差点喷水,寻思怎么把自己的事情按在闺蜜身上了,可以!

    唐飞说,“那就离婚啊,为什么不离婚呢?”

    柳修月说,“不能离,可能还有感情之类的,或者家庭长辈不让离。”

    唐飞决定顺着美女老婆的话,说,“那也太渣了,这种人渣就应该拖出去斩了,喂哈士奇!”

    柳修月说,“没错老公,人家也是这么认为的,这种渣男,就应该剁碎了,然后掺点老鼠药,喂给他养的狗!”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