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合作

    莫溪看到唐飞没有第时间帮忙,反而去拍照发朋友圈,还吆喝找人点赞,快疯了,在树上摘了个水果就砸了过去。

    “你快点,别墨迹。”莫溪急道。

    “我怎么救你?”唐飞摊了摊手表示无奈。

    莫溪看了看自己的状况,确实有些糟糕,抿嘴想了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唐飞摇了摇头,轻舒猿臂,三两下就来到莫溪所在的树杈了,他坐在树干上,悠然的挡着腿,摘了个苹果啃着。

    “味道不错!”

    “你能不能正经点,快把我弄下来,我腿都麻了。”莫溪狠狠给了唐飞记粉拳,催促道。

    唐飞点头答应了,发现莫溪被卡在个树杈里,于是,抱着她的后背,用种十分亲密暧昧的姿势,将她从树杈里拽出来。

    莫溪看到两人这么多的肢体接触,无形中俏脸早已有些滚烫,主要是因为唐飞可是闺蜜的老公,她和唐飞这么亲近……

    莫溪摇了摇头,安慰自己这只是普通的帮忙而已,不用想太多,再说他俩本来就是协议结婚不算数。

    这么想,莫溪才平静下来。

    唐飞将莫溪放在大树干上坐着,拍了拍手,说:“搞定了,不过,你有点沉,有百四十三斤,按照你的身高来算,你这个体型……”

    “闭嘴,不准说我的体重,没那么重,也就,百二……”莫溪心虚的说着,看到唐飞投来的戏谑眼神,脸红着再次纠正道:“好像是百二三的样子,闭嘴,就是百二三。”

    “十斤重有什么好计较的。”唐飞摇摇头,不理解为什么女孩子视自己的体重为绝密。

    唐飞个倒挂直接从树上跳下去,吓得莫溪阵愣神,寻思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变态,两米高的大树,想也不想就掉下去,也不怕摔断腿的。

    莫溪也想下去,发现她脚麻,腿软,完全没办法下去,揉捏着小腿依然没什么用。

    “喂,你……我腿麻下不去,你再想想办法。”莫溪感觉十分窘迫尴尬道。

    唐飞叉腰摇头,再次爬上大树,二话不说抱着莫溪。

    莫溪见唐飞这么粗鲁,下意识的反抗着,粉拳捶在唐飞的胸口,怒道:“干什么你,流氓。”

    “送你下去啊,领导。”莫溪站在树干上,逐渐走到尽头,树干因两人的体重向下弯曲着。

    “你干嘛?”莫溪发现唐飞的举动有些反常说道。

    “领导,我要从这里跳下去。”

    “拜托,你好好下去不行么?”莫溪无语道。

    “不行,正常的下法不刺激,就这样了。”

    莫溪:“……”

    莫溪十分无语,明显感受到身体失重了,不到秒钟时间,感觉落在了地上,因为害怕,她像小鹿样蜷缩在唐飞的怀里。

    片刻之后,才缓缓睁开眼睛,如春葱般的玉指,整理着凌乱的发丝,副惊魂未定的站在地上。

    “报告领导,安全着陆。”唐飞个敬礼说着,让莫溪感觉十分无语,感觉唐飞跟神经病真是差不多。

    两人在果园里玩到晚上才回家,回去本来想和李惊云商量下明天是否继续在会议室商谈,然而,莫溪惊讶的发现,李惊云的手机直处于接通状态。

    “怎么回事?”莫溪皱着黛眉,打了另外个私人手机号才打通。

    “喂,李总,你工作电话打不通,对,我想说……什么?李成德先生被绑架了,现在正在处理这件事,所以没空谈生意?

    好吧,需要我们帮忙么?要不我们还是看下,说不定和我们有关,因为在我们谈判期间内老爷子被绑架,总感觉跟我们有关系,好。”莫溪点了点头,挂了电话。

    唐飞已经听出来了,李德成老爷子竟然被绑架了,有些奇怪,本来这是别人的家事,不应该过问的。

    然而事情发生在两人商谈期间,指不定是有人故意捣乱,可能是冲着帝豪集团来的。

    于是,唐飞和莫溪直奔李惊云所在的别墅。

    进去的时候,李惊云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烟灰缸里已经是厚厚的层烟头。

    唐飞见他不愧是李成德最信任的儿子,面对这种事没有自乱阵脚,已经非常不错了。

    “你们来了。”李惊云见两人来了,就将盘录像播放出来,视频上老爷子被捆绑着,脸上又不少淤青伤痕,这群人对个老头子下这么重的手,简直是人面兽心。莫溪痛斥着。

    “在晚上七点之前,打到我给你发的账户上两千万,否则就来收尸!而且,我劝你最好不要报警,因为你们的举动都在我的监视之内。”

    电视上的男子带着面具,手里拿着手枪对准了老爷子的太阳穴警告道。

    唐飞看了这段录影眯着眼,似乎发现了什么线索,然而那道线索又转瞬即逝,难以把握,到底是什么东西?

    “李总,你决定怎么办?这件事只有我们三个知道么?”

    莫溪也非常关心李成德的安危,如果他出了事,估计李家要忙着发丧,哪有空谈合作,她的任务自然也就要失败了。

    “我也不知道,我已经雇佣了私家侦探查询这个账户,发现是境外账户,无从查起,看来,只能破财免灾了。

    李惊云满头愁云的时候,只沉默的唐飞说话道:“不知李总是什么时候发现父亲丢失的。”

    “早上,据保姆回忆,夜里三点的时候,听到了楼上有异样声响,但是没有留意,以为只是我父亲上厕所,估计是那个时间段。”李惊云淡淡的说着。

    “这种别墅都是电子安保系统,竟然有人能不声不响的带着人离开……”唐飞拖长了尾音。

    “你的意思是说,是我们自己人里应外合干的?难道是那个保姆?

    可是能出入这里的人有很多,因为这里的佣人很多,每天早上都会进来打扫卫生,逐个排查也不现实。”李惊云抱着胳膊在客厅内踱步。

    “舍弟,哪里去了?”唐飞发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李中云竟然消失了,有些奇怪。

    李惊云想起这个不成器的哥哥,就烦躁的挥了挥手,说:“别管他,废物个,就知道赌钱女人,迟早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