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下不来了

    昏暗的房间内,凌乱的摆放着几件破烂的家具,三个男子,围着张破桌子,吃着泡面,空气中散发着泡面的味道。

    个老人耷拉着脑袋,正在沉睡,枯槁的脸上,已经被折磨的疲惫不堪。

    “老大,嘿嘿,今晚就能拿到两千万了,估计怎么也会分给哥们仨两百万吧,发财了。”个满口黄牙的男子笑嘻嘻说道。

    “就是,等有钱了,妈的,去天上人间来全套的,妈的,里面的小妞真水灵,屁股真翘。”

    “出息!就知道玩女人。”为首的男子摸了摸满嘴油污,将手里的筷子扔进垃圾桶里,继续说。

    “三百万?啧啧,既然咱们知道那小子的真实身份,两千万,全是咱们的,还怕他不给,我已经偷偷拍了照,那小要是敢不给,咱们就勒索他。”

    “老大英明!”

    “老大果然有头脑。”

    两个小弟拍马屁着,这时,门豁然被踢开,个面庞清秀的年轻人,歪了歪头走进来在,在他身后,跟着个漂亮女人。

    三人急忙想从腰间抽出手枪,然而,他们的动作,在唐飞眼里就像放慢了十倍似的。

    “嗖嗖!”两声。

    三人的手腕处都被三张扑克牌划伤了,看到手腕上的血迹,他们知道,如果这个年轻人对准的事他们的脖子,他们已经是个死人了。

    唐飞笑嘻嘻的找了张椅子坐下来,翘着二郎腿,三人已经是完全不敢动弹了。

    “这位小哥饶命啊,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是啊,是有人出钱雇佣我们的。”

    “我们愿意指出幕后主使。”

    莫溪看着老爷子睡着了,赶紧帮他看了看确定身体并无大碍,只是有些饿困交加。

    “你们是人么?对个老人下这么重的手。”莫溪痛斥道。

    此时李成德缓缓睁开眼睛,放佛下子老了十多岁,唐飞暗暗吃惊。

    “小哥,其实真正要害这位老人的是……”为首的老大正说到这里。

    李成德忽然睁大了浑浊的老眼,说:“闭嘴,闭嘴!你给我住口,这件事不要再提了。”

    唐飞被李成德的反应吓了跳,脸上不留痕迹的转过抹狡猾,点了点头说:“你们走吧。”

    听到这里,莫溪有些不明白,奇怪道:“你怎回事?怎么让他们走了,你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抓到罪犯了,你……”

    莫溪伸出素手质问着,唐飞笑嘻嘻的把抓着她的柔滑小手,说:“老婆别多事,老公的话都不听?”

    看到唐飞当着外人做这么暧昧的动作,莫溪心头小鹿乱撞,有些紧张俏脸蘧然发红,不自然的转过身去。

    三个男子见此二话不说就溜走了。

    李成德叹了口气感谢了唐飞和莫溪两句,还说,明天会设宴招待,希望两人定要来。

    此时,已经是七点了,看到父亲还未回来,李惊云知道,唐飞他们应该是失败了,所以直接乖乖将钱打过去。

    两千万可不是个小数目了,虽然暮云集团有钱,可也是分分赚来的,李惊云心里不是滋味,倒了两杯拉菲,皱着眉头斟酌着。

    这时,个老者缓缓走进来,看到父亲回来了,李惊云喜出望外,急忙迎了过去。

    “爸,你没事,你早进来两分钟,我钱就不用汇过去了。”李惊云叹了口气,两分钟就两千万,可怕!

    “就算破财免灾吧,那个,我休息去了,你陪陪两位救命恩人,让王妈给我送点饭。”李成德说完,就佝着身子,上了楼。

    李惊云隐隐觉得,父亲好像下子老了不少,摇了摇头,不想再考虑这件事,唐飞竟然救出了父亲,李惊云觉得非常感激。

    “非常感谢,什么都别说了,本来和暮云集团的利润分成,我愿意再退步,我们六成,贵公司四成,怎么样?”

    李惊云是个很孝顺的人,看到父亲被救十分感激两人的付出,于是决定做个顺水人情。

    听到这里,莫溪本来还有两分困意的水眸,下子亮起来,十分惊喜,说:“谢谢李总,我们公司定会全力配合暮云集团的。”

    “好,那就好,要不留下来吃点饭,正好已经做好了。”李惊云主动邀请道。

    唐飞和莫溪也就同意了。

    莫溪没想到,暮云集团竟然因为这件事,而做出让步,原本的两层利润,此时变为四层,这次合作,直接奠定了帝豪集团从东海第二,跃成为东海第集团。

    想想莫溪就感觉很有成就感,看到自己服务的公司,天天壮大,心里很愉悦。

    当然这件事能这么完美的解决,最大的功臣就是唐飞了,他的敏锐和智慧,帮助他们找到了李老,成功博取李惊云的好感,从而造成了这次让步。

    莫溪发现唐飞似乎若有所思,对这次的胜利成果并未展现出太多的喜悦。

    这个家伙,越来越高深难测了。莫溪这么想着,唐飞主动站起来,说:“那个,我看看李老成么?他应该会见我。”

    李惊云将嘴里的牛排全部吞下,点了点头,让佣人王妈带着唐飞去二楼了。

    保姆轻叩着木门,里面传来李老沙哑的声音。

    “老爷,是唐先生想见你。”

    “让他进来吧。”唐飞进去,这里空间很大,空气中有香烛的味道,耳边常来梵音,看来李成德竟然是礼佛之人。

    唐飞还真没看出来,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也不客气。

    李成德在佛像前跪拜,他阅人无数,从刚才和唐飞接触来看,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他见过的人里,前三的聪明人。

    和聪明人呢说话办事,不需要讲清道明,切都心照不宣。

    “你想问什么?其实你自己都知道,又何必多此举。”李成德坐在沙发上,抿了口香茗淡淡的说道。

    “既然李老都这么说了,我也就直说,你的大公子李中云绑架了你,你难道真的打这么算了?

    你这样宠溺他,岂不是让他走上了条错路。”唐飞眼神灼灼道。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