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于莲莲请客

    唐飞群人在嗨皮,但他不知道的是,在另边,西盟会已经查到了他的身份,要对付他。

    “他怎么又找我们?难道杀李春华的人知道是谁了?”

    “谁知道呢?估计是,以西蒙会的实力,查个人还不是分分钟钟的,估计那小子死定了。”

    “没错,得罪西盟会的人好像没有好下场的。”

    “我偷偷问你句,那个他,你调查过没有?”

    “我哪敢啊,想死么?”

    西盟会十大长老围着圆形的红木桌子,悄声议论着,这是个会议室,然而除了个大型桌子和十把座椅,头顶盏水晶灯,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

    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个男子,身西服白色手套,带着个白色的面具,面具十分惊悚,款款走过来,坐下。

    “今天是每月次的例会,你们应该不会忘记吧。”个沙哑的声音从面具下传来。

    “不会!”

    十人齐齐摇头,其中代替李春华做这个位置的是个年轻人,李天耀。

    李天耀记得父亲每到四个月的时候就会变得异常狂躁,平日里绅士温文尔雅的父亲,有时候还会打母亲。

    “别废话了,快给我药,我要死了,快!”个男子发狂了般站起来,扒拉着头发,冲过来抓着男子的衣领,使劲的摇晃着。

    “求求你了,放过我吧,太痛苦了,这个长老的位置我愿意让出去,我全部的家产也可以给你,求求你,给我解药,我不想再承受这种痛苦了。”

    那个男子忽然跪在面具男人的脚边苦苦哀求着。

    “赵刚,那可不行,你可是秘书长,把手是你的好友,你在官场的人脉,其他人都比不上你,你还有用而且作用很大,这个长老之位,必须由你来。”

    面具男子打了记响指,两个护士托着大盘针管还有注射剂。

    看到这里,十位长老纷纷伸长了脖子,面露喜色。

    “再坐的各位,都是东海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们同坐席为的就是有天能做出番事业。

    经过前辈人的努力,现在我们西盟会已经统了东海市地下势力,而且和五大家族有密切生意往来。

    甚至我们其实已经暗中控制了五大家族中的三家,因为段秋雁、王旭、还有林志刚,这三人都是三大家族中未来的掌权人,已是我西盟会中人,试问东海市迟早有天是我们的。”

    面具男子的视线落在这里唯的女性段秋雁身上,她此时脸色苍白,满脸痛苦之色,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护士手里的药物。

    段秋雁此时已经完全没有段家总裁的强大气场了,她感觉百爪挠心,痛苦不堪,她和其他十位长老都身患奇毒,平时什么感觉没有。

    然而每过个季度,就会病发次,服用药物的时候,几乎是世界上最愉快的事情。

    即使男女之欢都比不上这种愉悦的万分之。

    但这种药物又不是毒品,对人体无副作用,然而最为可怕的事,这种毒性具备遗传性。

    段秋雁回忆,她爷爷那辈就已经染上了这种奇怪的毒,当年十大长老共创西盟派,后来发迹,日益强大的西盟派,经过代人的努力,整合了地下势力,成为地下势力绝对的第帮会。

    西盟派也改名为西盟会,改名的当天,十大长老发现自己痛苦不堪,简直生不如死,不知道怎么回事。

    求遍了名医也没办法缓解,直到此时出现了个人,他说有办法治疗他们的病疾。

    那个人是个行脚道士,他送出记药丸,说可以治疗他们的奇病,然而条件是给他三十万。

    那个时候的三十万,相当于现在的三千万,西盟会十大长老表面上满口答应,然而拿到药丸服用之后发现有用,就立刻将道士给杀了。

    西盟会的长老认为这种药丸只有随便找家好的药厂公司,就可以复制,完全不需要给老道三十万。

    然而,让他们意外的事,他们发现虽然可以复制药丸,但是他们做出来的药丸副作用很大。

    吃完之后,整个人会立刻脱发衰老,结果十大长老没两年就纷纷辞世埋进黄土里了。

    十大长老的后代们都知道这件事,本来以为这种病只会发生在长辈身上。

    然而到十八岁的时候,他们发现他的身体也开始出现了这种情况,每个季度的最后周,会痛苦不堪,简直生不如死。

    如果说地狱什么样子,恐怕那几天比身处地狱还可怕,如果只是纯粹的痛苦,可以自杀得到解脱,然而,只有度过那周,就会再次回复正常。

    在那周每天都感觉像是度过了年般漫长,为了度过这种痛苦,他们想了很多办法,将自己打晕,后者用镇痛剂,干脆喝醉,希望能熬过这可怕的周。

    然而,这些方法并没有什么用处,如成千上万只蚂蚁蚕食身体每寸肌肤的感觉,会陪伴他们度过余生,想想就觉得绝望。

    此时,出现了个年轻人,他说他有办法治疗他们的疾病,然而,条件是给他三百万。

    如当年父辈样如出辙的情节,让十大长老的二代感觉看到了希望,同时也发现这个年轻人非常的狡猾,从来不会亲自出面,只会派人帮他。

    而且联系的方式,也是各种各样,让人难以找到他的藏身之所。

    十大长老老老实实交了三百万,得到了解药,自此之后,那个年轻人就慢慢的控制了西盟会。

    段秋雁知道面具之下,肯定并非幕后主使的真身,这个人十分的狡猾,她和其他几位长老暗地里调查过这个人,无所获。

    “先给他们服药吧。”声令下,面具男子抱着胳膊欣赏着墙面上的西方画作。

    段秋雁几乎是毫无总裁的修养了,把抢过针管注射进去,感觉整个灵魂都在燃烧,她感觉自己长了翅膀。

    飞掠山河看大地纵横如蟒,上探云霄,下查九幽,声悠长的呻吟之后,她浑身抽搐,满脸潮红。

    其他人男子也纷纷脸愉悦的发出呻吟,没人觉得羞耻,因为这是原始本能,无法控制,是不由自主发出来的。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