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对付唐飞

    “人家可喜欢你了,小唐唐,你到底和柳修月什么关系,外界说你是她的私人贴身保镖?真的?我怎么感觉她喜欢你?”

    段秋雁不经意的落在唐飞的脸上,实际上非常细心的留意他每个细微的脸部表情,以此来推断出两人真正的关系。

    唐飞依然是用张毫无破绽的笑脸抵御切窥探,继续不正经的说。

    “你知道的作为贴身保镖,会经常知道雇主些个人私密的事情,时间久了,相互之间有感情,是很正常的。”

    段秋雁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东西,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脚刹车停在马路红灯之前。

    段秋雁知道自己的任务,就是杀了唐飞,唐飞身手不错,普通人难以接近,也只有自己,是接近唐飞,并且将其无声无息杀害的最好棋子了。

    面具男子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为了实现目的,任何人都是他的提线木偶。

    “当然,如果要我选的话,我还是愿意选你做雇主。”

    “哦?我知道,柳修月肯定特别无聊吧,看她冷冰冰副死了妈的样子,虽然她的确是死了爸妈,要是我整天面对张扑克脸,也会觉得度日如年的。”

    段秋雁副了然的表情,最了解柳修月的反而是她的敌人。

    “没错,和你起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快,对了你找我到底干什么?”唐飞知道段秋雁这次找自己的目的并不单纯,好奇道。

    “干什么?人家最近心情不好,想找个人喝酒而已,喝醉了也许真的会干点什么吧。”

    段秋雁轻咬着嫣红的唇瓣,如水的眸子,流淌着诱惑和妩媚,仅仅是眼,似乎要把唐飞的魂勾走。

    唐飞的视线再次在段秋雁的丰满酥胸以及柔细的水蛇腰上扫过,他倒是极有兴趣看看那细腰能翘挺到何种程度。

    “看你那个死样子,先找个地方喝酒。”

    段秋雁说着,将车子停在个酒吧门口,唐飞直接拉着段秋雁的玉手,段秋雁也并未拒绝,反而轻轻掐了唐飞的手下。

    大白天的酒吧内人并不多,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段秋雁提起坐在卡座上,要了杯酒。

    调酒师礼貌的笑了笑,很快开始调酒,趁着这个空隙,唐飞偷偷观察了段秋雁眼,发现她似乎有心事。

    能没有心事么?只有段秋雁自己知道自己这个总裁当的有多窝囊,被人看来好像风光无限,实际上大部分的贸易操作,都不是他完成的,而是背后那个面具男。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事,面具男不仅狡猾,而且非常的聪明。

    段家本来是五大家族里最弱的,被他操纵了几年,月成为第,虽然现在被柳修月击败,但其过人的经商头脑也不是吹的。

    而且她成为段家接班人的事,也是面具男手操控的,通过打压其他几位候选人,最后将她送到了段家的掌权人位置上。

    实际上真正掌控着切的是个连段秋雁都没见过真人长什么样子的男子。

    段秋雁感觉自己就像是行尸走肉样活着,没有目的,只是麻木的面对着冷冰冰的切。

    不知不觉段秋雁已经灌下去瓶酒了,柔细的脸蛋上,已经出现酡红,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喝了,她需要保持清醒,不然会让暗杀唐飞的计划流产。

    计划十分简单,面具男给她瓶毒药,偷偷的让唐飞喝下去就行了。

    “你似乎有什么伤心事?不如说出来告诉我,我可以帮助你解决。”唐飞淡淡的说着。

    “没什么?你没办法帮我,陪我喝酒就对了,来,干杯。”段秋雁摇了摇头,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再次将杯中红酒灌入愁肠。

    唐飞也喝了杯,两人暧昧的闲聊着,不经意间有肢体上的接触,想起上次两人开房被人打扰的事,感觉十分扫兴。

    “我告诉你件事,你可能并不知道。”

    “什么事?”

    “你喝酒之后比平时好看百倍。”

    段秋雁咯咯笑着,花枝招展,说:“比柳修月还好看么?”

    “平常状态下她好看,喝酒之后你好看。”唐飞的滚烫大手伸向段秋雁的腰间,段秋雁顺势装作喝醉倒在唐飞的怀里。

    “人家头好晕啊,想找个地方休息休息。”段秋雁暗示道。

    唐飞搀扶着段秋雁,她的发香和香水味,实在让他有些情迷意乱,低头,能看到抹水嫩浑圆。

    开了房之后,两人进入房间内,刚进门,段秋雁抱着唐飞的脖子,略带酒气的俏唇在唐飞脸上纠缠着,同时脚后跟相抵,脱去了高跟鞋,露出双裹着黑丝的玉足。

    唇唇相触,香津暗度,片刻,段秋雁已然是娇喘不止,本就红润的脸上,更红艳了分。

    “快去洗澡。”段秋雁催促道。

    “起洗怎么样?”唐飞轻笑着。

    “你先去,人家马上就来。”

    “好!”

    唐飞走进浴室,段秋雁脸笑容立刻冻结在脸上,她是真的不愿意让唐飞死,可是她没有选择,她只能这么做。

    悄悄将致命毒药倒入杯红酒中,摇晃片刻,边褪去周身束缚,身洁白无瑕的酮体,缓缓出现,段秋雁解开盘着的乌发,头青丝如瀑布般垂下,俏生生的走进浴室。

    片刻之后,两人肢体纠缠着走了出来,这时,段秋雁想和唐飞和交杯酒。

    “我不喜欢和红酒。”唐飞摇了摇头说。

    段秋雁神色黯,转眸便有了主意,端起那杯毒酒,抿了口,然后吻向唐飞,将口中甘甜悉数暗度。

    唐飞喉结翻动,将口中的红酒咽下,发现段秋雁罕见的神色凝重起来,挤出丝似笑非笑,又有些哀伤的表情,眼底似乎有泪光闪烁。

    “你怎么了?好好的哭什么?”

    段秋雁抽泣着,擦掉眼角泪珠,强颜欢笑,修长的双腿缠着唐飞的蛮腰,希望他竭尽疯狂,不要怜香惜玉。

    正常情况下,十五分钟后毒发身亡,有些人人高马大,或许能躲苟延残喘片刻,也过不了二十分钟。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