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到底怎么回事

    既然是领导请吃饭,两人自然不会拒绝,反而很高兴,经过短暂的接触,他们也发现了,和唐飞说话不像和其他领导样,表现的十分拘束。

    唐飞更像是他们的起创业的伙伴,有问题直接说,没问题就起吃饭喝酒聊天。

    “你们谁有车么?”唐飞直是坐地铁上下班的这么问道。

    其他两人对视了眼,寻思唐飞作为总监竟然连个车都没有,还真是有些意外。

    “我们都有车,不如那个开薛贵的车吧,他的车好点,五十多万的路虎。”赵文刚建议道。

    “拉倒吧,说的你那奥迪很差样,比我这车还贵。”薛贵开玩笑道。

    两人相视笑,唐飞轻笑着说:“可以啊,不错,年纪轻轻就有车了,挺好的。”

    “般般,不过,还不是因为帝豪集团工资高福利好,所以能为帝豪工作是件很幸福的事。”薛贵说着。

    赵文刚赞同道:“是啊,我刚进来的时候,发现好人性化,福利也不错,还以为是外企。

    之后才知道是纯粹的私企,私企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全国可能就帝豪独此家了。”

    唐飞知道两人年薪都过五十多万了,在东海市已经是非常顶尖的那批人了,要知道全国年薪五十多万的也不过百分之二三,可见两人已经是非常出色的人才了。

    于是,薛贵开着车带着两人出去吃饭,本来两人还以为以唐飞的身份和地位,肯定带他们去什么西餐厅或者有档次的饭店。

    没想到,唐飞竟然带着他们来到家非常普通的小饭馆。

    小饭馆内到了中午人挺多的,不过,来这里的人都是附近的打工仔。农民工之类的,他们两人身名牌西服衣冠楚楚,怎么都和背景有些不搭衬。

    唐飞倒是十分随意,找了张桌子坐下来,其他两人看到唐飞都没说什么,自然不会嫌弃这嫌弃那,也坐下来。

    个小女孩看起来二十出头,脸稚嫩的系着条围裙,拿着个小本子,甜兮兮的走过来,说:“几位吃什么?这时菜单。”

    唐飞看了看点了俩菜,让他俩点。

    两人看了看价格,最贵的也就五六十块钱道菜,也就很随意的点了几个爱吃的。

    两人都不是普通人家,家里都是有钱人或者书香门第,还从未在这种小饭馆吃饭,因为觉得这种饭馆不干净。

    唐飞似乎看出了两人的疑虑,轻笑道:“放心,这里的饭菜绝对比很多大酒店还要干净,不然我也不会带你们来这里吃饭。”

    “来两瓶酒怎么样?干吃饭多没意思?美女,e!”唐飞招了招手,服务员走过来。

    “这里有什么酒?”

    “啤酒、二锅头、汾酒,还要果啤……”服务员柔柔笑着说道。

    说到喝酒,赵文刚歉意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怎么会喝酒,而且酒量很差。

    “我随便喝点果啤吧,那个薛贵他以前是做销售的,他能喝。”赵文刚摇头道。

    “没事,就喝两杯,又不是让你往死里喝,我最讨厌华夏这套酒桌文化了,没什么卵用,太假了。”

    唐飞说着招呼服务员整了两瓶汾酒。

    喝着喝着,继续聊着工作上的事情。

    “要是有些艺人要价太高,就不要签了,尽量自己培养,多去那些艺术学院多找找,华夏这个国家啊,最不缺的就是人才了。

    只要你去找,肯定会有意外收获,我们可以把主要精力用在这方面。

    还有就是大不了去其他公司挖墙脚,有大把坐冷板凳的,俗话说得好,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你们加油。”

    唐飞说着,举杯相邀。

    两人急忙举起杯子和他碰杯,杯酒下去,唐飞是点感觉都没有,看着酒的度数直嘟囔:“我擦,怎么点酒味都没有,跟白开水没区别。”

    听到唐飞这句话,其他两人差点晕倒。

    尤其是以前做销售经常陪顾客喝酒的薛贵,发现唐飞喝着六十多度的酒竟然说没酒味,关键是喝了小半瓶,点醉的意思都没有,说话还是这么条理清晰。

    薛贵默默竖起大拇指,反正这种度数的酒,以他的酒量也就只能和杯,再多就真的得倒在这里了。

    “再来杯!”唐飞举起杯子,吓得两人连连摆手。

    “唐总您饶了我们俩吧,你这个度数太高了,我们在喝就得送医院了。”赵文刚苦笑不的说着。

    “是啊唐总,我快不行了,真的喝不了了。”薛贵也是连连摆手。

    唐飞也不勉强,说:“好吧好吧。”

    唐飞说着,扬脖子,将瓶汾酒给干了,不少人看到这里,纷纷露出震惊的眼神,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饭馆卖假酒呢,哪有这么喝白酒的。

    赵文刚和薛贵是早已石化了,完全看呆了。

    薛贵寻思,要是他把这件事说出去,估计有人会说他吹牛,然而他真的看到有人口气将六十多度的白酒对瓶吹了。

    见吃的差不多了,三人就各回各家了,唐飞不方便让薛贵带着他回家,因为他和美女老婆的居住地址是绝对保密的,同时这样也是为了保护美女老婆不会被人袭击暗杀。

    所以每次唐飞回家都会非常小心,防止被人跟踪,柳修月同样十分小心,每次都要绕几个弯子才会回到家里。

    唐飞回到家里,柳修月正在厨房做饭,看到唐飞身酒气,并不生气,她觉得男人就应该这样,虽然醉醺醺的好在是去谈生意了,也比每天打游戏强。

    柳修月就像个居家的小媳妇,为唐飞脱了外套,脸的柔美绝美的脸蛋,胜却人间无数。

    “老婆,你怎么做饭?”

    “怎么,不可以么?作为个妻子,做饭是应该要学的。”柳修月坐下来,继续拿着烹饪手册学习。

    唐飞把拉着她的手,凝视着她水润的眸子,真挚道。

    “油烟多伤皮肤,你这么好看,我可不忍心让你的美丽,有丝毫损伤,即使是时间我都不允许在你脸上留下痕迹。”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