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衣服湿了

    唐飞见柳修月有些微微发抖,就打开了车内暖气。

    “老婆你真好看。”

    唐飞开着车的同时,视线还是不忘记在美女老婆丰润的娇躯身上,睹浅沟处那丝紫罗兰内衣的蕾丝勾边。

    “你能不能换个词?除了好看呢?你除了发现我的外貌,我其他方面呢?”

    柳修月略有些认真道,如果只是因为长得好看而相互喜欢,那这样的喜欢,终归是不长久的。

    “好啊,那我就换个词,用曹植的句诗来形容你,鬓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怎么样?”唐飞炫耀着自己的博学道。

    柳修月没好气的赏了他眼,寻思,还需会借用古诗词了,这个臭男人套路倒是挺多的,怪不能那么多好看的女孩子喜欢他。

    同时柳修月心想,如果真的和他过辈子,或许真的不会无聊吧。可是唐飞风流的问题,实在让她难以接受,必须得约法三章才可以。

    “下个月十五号结婚,婚后不允许你再找其他的女人。”

    “那意思,美女老婆你要把你交给我了?”

    唐飞激动的搓着手,能让美女老婆这样的冰山女人,在身下承欢,实在是件人生幸事。

    柳修月猜他也会问这个问题,粉脸已是红润了,清了清嗓子说:“考察个月,如果个月内你确实没有和其他女人来往我就同意了。”

    “个月?那还不得憋死。”

    “那是你的问题,还有很多问题,就先不谈了,到时候再条条的算。”柳修月说着,已经来到了柳家别墅。

    别墅外有大堆的礼仪小姐和黑衣保安,各个都是精神头十足,虎背狼腰,柳家今天招待的可都是自家亲戚,所以安全必须到位。

    别墅外路口的停车位上,早已停满了豪车,诸如奥迪a8奔驰系列的,在底层人看来,辈子都买不起的名车,在这里,算是极其普通的。

    两人下了车,唐飞拉着柳修月的玉手,柔滑细腻,有些冷,所以唐飞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希望给美女老婆些温暖。

    “老婆,我感觉我入戏太深了。”唐飞在柳修月的耳旁嘀咕着,继续道:“不然,我怎么爱上了你?”

    柳修月转眸有些惊讶,随后,微微笑,她发现她好像也有些入戏太深了。

    刚才唐飞握着她的手,她竟然早就忘记了两人以前出席这种场合,都会故意在表演,现在完全没有表演的感觉了,切举动,就像是真的恩爱情侣样。

    这种默契,或许是在生活正不经意间形成的,连柳修月都忘记她什么时候对唐飞有所改观的。

    两人下车之后的这个小举动,被不少人看在眼里,因为柳修月是今晚的焦点,而和她起的男人,就是半月之后婚礼之上的新郎。

    对于柳修越绝世容颜的赞叹声,不论她出席任何晚会活动,都会紧紧相随,这个在容貌上让无数女人嫉妒的女人,同时拥有着东海数数二的财团,集齐了智慧能力美貌。

    老天爷似乎有些不公平。

    唯让在座宾客觉得平衡的事,柳修月身旁的男子,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帅气英俊,看起来非常的普通。

    不少女人看着身旁帅气的男伴,多多少少捞回些满足感。

    柳家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华丽异常,任何处细节都透着财势雄厚。

    这倒也是,柳家要不是因为其他三大家族联手,已经算得上是在东海市手遮天的大家族了。

    实在难以想象,柳家三代人的努力,就缔造了个这样的商业帝国,如果再给十几年,东海市都要姓柳了。

    “小姐,您好久没回家了,快请。”管家身黑色燕尾服,恭敬的做出个请的手势。

    “管家辛苦了。”

    柳修月微微笑道,同时暗中戳了戳唐飞的腰眼,嘀咕道。

    “看到没有,刚才在家里试衣服的时候,你自以为不错的那件燕尾服,和管家穿的那件是同款,要不然今天撞衫了多丢人。”

    “老婆眼力过人,小的自愧不如。”

    “去死你。”

    两人低声议论着,恩爱的挽着手臂,面对着迎面而来的各路亲戚。

    虽说是柳家名门的亲戚,可也和普通百姓的亲戚没两样,无非是问工作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又问唐飞的背景现在的职位。

    本来唐飞是个小职员来着,被柳修月提拔了把,成为新公司的总监,倒是没有让柳修月太丢脸,可也不出彩。

    亲戚们知道唐飞条件般,关键是两人这门亲事,是柳老亲自点的,他们捉摸不透老人家的意图,不过,他们也知道柳老比谁都看的远,绝不会让柳修月吃亏的。

    柳修月将帝豪集团带到这样的高度,加上已有的口风都知道,以后帝豪集团基本就是柳修月的了,柳修文或许有点股权。

    不过,极少,可能也就够他吃喝玩乐的,想像以前样挥霍无度,是不可能了。

    柳修月可不会纵容这个哥哥。

    柳修文为此十分苦恼,有些借酒浇愁般的喝着红酒,看到柳修月和唐飞亲密恩爱的样子,拳头渐渐捏紧了。

    “大少爷,有位贵宾在客房有请。”个侍者恭敬的弯了弯腰。

    柳修文眯着眼,将杯中红酒尽咽如腹中,将被人丢给侍者,来到他所说的包房,以为是哪个姑姑或者表亲弟之类的,所以没有什么戒心。

    走进去发现好像不对劲,个男子负手站在窗前,身晚礼服,身高米七左右,转过身来发现,他竟然带着个面具。

    “你谁啊?我们家亲戚,好像没有你这号人。”柳修文很快警觉起来,因为面前这个男子实在是诡异的很,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柳少爷,你可是柳家的长子,被自己的妹妹踩在脚底,还曾经当众侮辱,你竟然还有脸来参加这种晚会?我要是你早就投河自尽了!”面具男子啧啧冷笑道。

    “哼,小爷的事需要你操心么?”柳修文摇了摇头打算离开这里。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