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上课

    两个大校花见唐飞什么事都往自己脸上贴金,纷纷啐了他口,觉得他很不要脸。

    唐飞耸了耸肩懒得解释,这时,周德东开始上课,教室内安静下来。

    “这是咱们医学院的教材《中医诊断书》你们每人手上都有本,我们就随便挑选其中颗再讲讲,希望大家可以从中吸收到营养。

    同时也希望我的授课能让大家对中医这门学科更为的喜欢投入,现在开始。”

    周德东转身在黑板上写了个大字。

    “气!”

    看到这个字,教室内片沸腾,学生相互之间传递着个敬佩的眼神。

    “好字,写的真好看,这个好像是瘦金体,很难练的,但是旦练出来,就特别的好看,光是这个板书都是种艺术品。”

    苏小玉托着粉腮,满眼崇拜的说着。

    校长带头鼓掌,仅仅是个字,就能看出周德东对于学问的深入和专注,他这份对知识的投入,在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来说,简直是股清泉。

    “书上说,如果四肢懒动,饮食减少,胸闷心烦,可能为大气下陷之症,那么我的问题是,什么是气?”

    周德东这个问题抛出来,教室里立刻静悄悄的,不少人低声谈论着,很快有人说呼吸的空气是气,有人说气的化学成分,面对各式各样的答案,周德东笑而不语。

    “内裤哥,你不是很厉害么?你说什么是气?”苏小玉叉着蛮腰,美目流转盯着唐飞,副看你怎么回答的表情。

    刚才唐飞对这位教授语言颇有不恭,两女早就不满了,因为周德东是他们的偶像,于是均抱着胸看着唐飞。

    唐飞见两女脸正经,反而有些想笑,说:“放的屁是气……”

    奇葩的是,当唐飞说话的时候,教室内突兀的安静下来,他个人的声音下子放大了数倍。

    以至于连校长都听到清清楚楚,周德东更是老脸白,有些不悦之色在脸上急掠而过,旋即恢复了常色。

    学生开玩笑嘛,总是在所难免,周德东很快就原谅了这个学生的冒失之言。

    但还是决定敲打敲打,让他知道学术是门认真的学问,用种玩笑的心态,是没办法搞学问的。

    几个校领导脸色都有些阴沉,有意无意的向后瞥了眼,想看看是谁,竟敢口出这等戏言,简直是侮辱周德东教授。

    其他的学生纷纷伸着脖子,想看看是哪位大才,竟然想到放的屁也是气的这种观点。

    苏小玉和宋宝宝纷纷做出副认真听课的样子,表示身旁做的这个人,她们完全不认识。

    “小玉,你……”

    唐飞刚想跟苏小玉说句话,苏小玉故意扭头和身旁的个女同学说,装作不认识他。

    “宝宝,你的胸……”

    宋宝宝见唐飞和他说话,也是避之不及的急忙捂着耳朵装作看书的样子。

    唐飞:“……”

    “两个负心小贱人,哥对你们这么好,关键时刻就把哥抛弃了,哼!”唐飞忿忿的想着,此时,周德东早就观察唐飞许久了。

    “那个同学,你左顾右盼的,是不是有答案了,太兴奋急着告诉同学啊,不如说出来,让大家听听怎么样?”

    周德东说着喝了口水,他阅人无数,唐飞这种眸子里透着聪明的学生,大多数确实都智商很高,然而不正经,喜欢歪门邪道,难以发挥真正的潜力。

    唐飞老老实实站起来,想了想,说:“老师,他们说的气都是物理上的气,老师你想听的是人体内的气。”

    唐飞句话说完,周德东看向唐飞的眼神,立刻变得欣赏起来,连连点头,说:“不错,老师就是这个意思,这个学生很聪明嘛。”

    “《金匮要略》有言,五脏六腑,昼夜循环不息,其所依,必赖胸中大气。

    若没有气,人体器官无法正常运行,还有比如,精气不足者,神色萎靡,所以精气神三者缺不可。

    刚才我说屁也是气,绝非戏言,事实上确实如此,只不过屁是人体内的废气,但也是气。”

    唐飞引经据典侃侃而谈了番,苏小月和宋宝宝好像第次看到唐飞似的,睁大了樱桃小嘴,几乎能塞下个苹果了。

    其他学生本来想看看这个认为屁也是气言论的学生会怎么出丑,没想到,他还说的有理有据,让人信服,知识渊博叹为观止。

    周德东听了眸子中的赞赏之色愈发坚定明显了,他还真没想到,随便点了个学子,竟然如此拔群。

    要知道中医这些词汇十分晦涩艰深,普通人顶多是能背下来,但说的熟练精髓,能做到的很少。

    大部分学生也就是应付下考试,拿个文凭,走出校园就把老师教的全部还给老师了。

    这个学生不仅记下来了,而且还知其所以然,论对知识的理解程度,这个学生算的上是他见过的学生里能排进前三了。

    “不错不错,你说的非常好,你在理论上证明了气的存在,能不能在让所有学生肉眼看到气的存在呢?”

    周德东有意考考这个学生,显然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学生掌握的范围之内。

    事实上习医多年的人,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周德东纯粹是故意压下唐飞,不想让他太过自傲,并不太指望唐飞能说出正确答案。

    见唐飞沉默,周德东摆了摆手,示意无碍,让他坐下。

    “慢着,老师,这个问题也很简单,不过我需要针灸。”

    唐飞从小被义父培养中医医人之法,加上《升龙诀》也是本开发人体的道藏妙法,所以说到对人体的了解,无人能出唐飞其右。

    因为上的是中医课程,所以不少学生随身携带了针灸。

    唐飞随便找了个人借了根七寸长的银针针灸。

    苏小玉和宋宝宝交换了个骇然的眼神,到目前为止,唐飞作为他们心中神圣内裤哥,不仅身手了得,做饭好吃,还是娱乐公司的总监,还是个有钱的大慈善家,现在竟然对中医都这么了解。

    让不让人活了!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