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两个女朋友

    在柳修月看来,不赚钱的生意就是赔本生意,因为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时间往往是无价的。

    果然,在修修月看来,唐飞还是如既往的没有上进心。

    不过,考研这件事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看上学校哪个老师了?想找机会亲近,哼,肯定是这样。

    柳修月已经非常了解唐飞了,抱着胳膊冷冷的想着,这时,唐飞个电话打进来,接听道。

    “程老师,你过生日啊,邀请我,可以,说明你把我当朋友了,去的人挺多吧,程老师这么好看知性,估计去的人肯定特别多,不多都是亲朋好友?好的,会把地址发给我,我回去的。”

    唐飞说着,并未发现柳修月渐渐投来的冷眸,副果然不出所料的表情在柳修月脸上急转之后,冷哼了声,就甩手离开了。

    唐飞挂了电话发现老婆已经不在了,走进卧室,发现不再,然后就去书房,发现门紧关着。

    “老婆?开门啊,咱们再聊会。”

    “滚!”

    “老婆你又怎么了?哦,给我打电话的是个男的,你误会了。”

    “滚!你以为我耳朵聋么?明明是个女的。”

    “这个……我们就是普通的关系,你别多想,她只是东海大学的个教授而已,也就长得还行但是和你比差的太远了,老婆开门啊!”

    唐飞知道美女老婆又误解了,敲着门,很快,听到里面传来身咆哮。

    “滚!!”

    柳修月直接将书砸在门上,都快结婚了,自己的未婚夫竟然还忙着给其他女人过生日,难道从来不想想婚礼怎么举办么?

    这个死人渣,整天在想什么。

    柳修月紧咬着银牙,刚对唐飞有点好感再次被他挥霍空,多少男人梦想着娶自己,恨不得整天把自己捧在手心。

    可是外面那个男人倒好,有这么个美娇娘,还整天在外面沾花惹草。

    气愤!

    唐飞也很无奈,以前好几年了直是这么过的,下子也改不了,摇了摇头,睡觉去了。

    秋天晚上,气温有些低,高大的落地窗投射出个男子在地上挣扎的影子,地中海羊地毯上,张本该风度翩翩英俊的脸,变得狰狞扭曲。

    柳修文硬生生将身上的睡衣撕烂了,胸口的肌肤,也被自己撕扯出很多伤口,他感觉有几千只蚂蚁在撕咬他的肌肤,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痛苦了。

    他恨不得直接跳楼摔死,可是面俊男又告诉他只要熬过七天痛苦就会自动消除,痛苦中又有着希望,让人难以轻易了结这份痛楚。

    这便是这种毒药最可怕的地方。

    很快几个佣人听到了屋内的响动,闯进来,发现了柳修文此时的情况有些慌乱,匆忙找来了私人医生。

    私人医生带着药箱来到卧室内,看到柳修文这么痛苦,诊断片刻,完全没有任何症状不知道所患何疾。

    “镇定剂,给我镇定剂。”柳修文伸出弯曲如鸡爪的手,满脸狰狞和迫不及待。

    医生点了点头,打了两针,发现对柳修文的痛苦还有丝毫的帮助。

    “加大剂量,再加大剂量!”

    “少爷,实在不行,这已经是你人体所能承受的最大剂量了,再加下去,恐怕生命会有危险,您这个病到底怎么回事?您说清楚,不然我无从下手啊。”

    私人医生同样脸急色,他专门为柳家人服务,要是柳修文出了问题,他也会受到牵连。

    柳修文屡次想伸手将自己的脸抓破,都被身边的佣人拦住了,他知道这个毒药只有那个面具男可以解了。

    “在我书桌上面有个名片,打这个电话,他自然知道怎么回事。”柳修文浑身痉挛着说道。

    佣人赶紧打了这个电话,二十分钟之后,大门豁然被打开,个面具男子负手出现在里柳修文的别墅内。

    “你们都下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面具男带着两个保镖冷冷道。

    其余的佣人在得到柳修文肯定的点头后,纷纷退了出去,面具男子大步走进来,柳修文立马跪着来到他脚前。

    “帮帮我,求求你了,我和你合作,你的任何命令我都会服从。”柳修文恳求道。

    “很好,我也不担心你出尔反尔,反正,这种毒药会伴随你辈子,而只有我又解药,给他注射。”

    面具男说完,个黑衣保镖就从箱子里取出个针管,刺入柳修文的动脉血管。

    液体注入的刹那,柳修文感觉所以的细胞都在燃烧,神魂摇曳,如坐云端,他玩女人最爽的次,都比不上这份快感的万分之。

    这种如海浪般汹涌的快感持续了十分钟之后,柳修文采停止了抽搐,有些意犹未尽,抽了支烟,静静的倚着床腿回味着,实在太美妙了。

    即使是毒品的快感也远远不及刚才的愉悦之感。

    面具男子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直接道:“我还是那句话,我帮你成为柳家之主,你当我的狗,虽然难听了点,可是谁又不是狗呢?

    即使是至高无上的王者,也是命运的狗,死神的狗,你当我的狗,并没有多羞辱你。”

    “既然你我已经达成合作,第件事,你快过生日了吧,肯定会有很多好友前往,作为你妹妹柳修月肯定不会缺席。

    这是你除掉她的机会,这是我的计划,把所有的台词背熟了,按照我的计划行事。”

    面具男扔下厚厚的摞文件,就甩手离开了。

    柳修文无形间捏紧了拳头,上次在柳家晚会,被爷爷当众羞辱指责,直心怀不满,觉得爷爷太小看自己了,他定要证明,自己才是真正的柳家继承人。

    柳修文看到文件里的计划,薄薄的唇边浮起抹诡异的弧度,他知道他很快就会成为柳家的掌权人了,再也不用看妹妹的脸色,等老东西死,柳家就完全是他的天下。

    至于那个面具男,找机会抓住他拿到解药,然后斩草除根,从此再也没有人能束缚的了他。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