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兵王往事

    两女可是想起当初被唐飞打屁股的窘境,躲闪着唐飞的魔爪。

    唐飞也只是开玩笑的,收敛笑容,见来的学生并不多,大多都是陌生人,唐飞也没什么兴趣。

    这是,生日宴会的主角,程辰辰算是终于出场了,带着银色的皇冠,头发悉数尽挽于脑后,带着皇冠的额头下,光洁饱满,看起来就很有福气的面相。

    精致略施粉黛的脸庞上,镶嵌着凤目琼鼻薄唇,尖尖的下巴,眸子弯曲成月牙形,对于今天能来这么多人,她也感到十分高兴。

    “谢谢大家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非常感谢。”

    程辰辰轻笑着说道。

    “辰辰赶紧找个男朋友吧。”

    “就是,都成老姑娘了。”

    “再不找好的都让给挑走了。”

    七大姑八大姨七嘴八舌的说着。

    程辰辰被说的满脸红晕,视线在人群中随意掠扫,发现了唐飞,两人的视线越过人群对视,忽然感觉心头好像遭到了记重锤。

    唐飞和程辰辰都移开视线,看向其他的地方,唐飞这时接到了个电话,是叶青打来的。

    “唐队,据总部发来的消息,三天前有二十名杀手组织的杀手进入华夏国境,现在就在东海市枫叶台区,目标不知道,要他们提高警惕,如果胆敢作乱,便杀之。

    华夏可是雇佣杀手的军禁地,任何人胆敢来犯,作为战狼队的唐飞和义父都是华夏人,剿灭雇佣杀手是他们的责任。

    要知道雇佣杀手出没的地方,往往代表着混乱和无序,他们大肆杀掠,而不用承担什么后果。

    唐飞可不允许这群雇佣杀手胡作非为,此刻他心里只有个想法,斩草除根。

    唐飞紧捏着拳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程辰辰的生日宴会。

    程辰辰似无意的再向某个角度投去水眸,发现期待的那双眼睛已经不见了,故作无意的寻找片刻,发现唐飞真的走了。心里,莫名的有些怅然失落。

    “老师,你怎么不高兴啊,这是你生日啊。”苏小玉不解道。

    “我很高兴,怎么会不高兴呢,那个唐飞在哪?怎么不见人呢?”程辰辰左右看着。

    “内裤哥啊,他提前离开了,说有点急事,还说,祝老师生日快乐。”宋宝宝甜兮兮的说着。

    程辰辰直不明白为什么宋宝宝要叫唐飞内裤哥,细问之后,才之地真相竟然是唐飞喜欢收集女人的内裤。

    听到这里,她已经是满脸娇羞了,没想到唐飞竟然有这么变态的癖好。

    唐飞要是知道苏小玉和宋宝宝两女在美女老师面前说自己喜欢收集内裤,还是女性的原味内裤,非把两人的屁股打烂不可。

    他已经坐上了林肯,他开着车,坐在副驾驶座的正是他的得力助手叶青。

    在她的面前,个笔记本电脑放在延伸而出的精致桌板上,带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手指如飞的快速敲击着代码。

    很快,电脑上出现了些了资料和信息,这就是叶青的成果。

    “通过卫星定位系统,以及这些天路口的摄像头记录,我找到了,这伙雇佣杀手现在就在枫叶台区富人小区的302别墅,这家别墅的户主姓柳,叫柳修文,而今天他举行生日宴会。”

    “柳修文?且,他个废材,杀他根本不需要出动这么多人,他们的目标是柳修月,因为担心有我的存在,所以才雇佣了二十个雇佣杀手。”

    唐飞低着头,自言自语着,他知道他的美女老婆正遭遇危机。

    “你这么说,我有点后悔帮你了,早知道让你那个贱女人被杀了才好。”叶青略有些酸味的说着。

    “行了,我知道了,谢谢你,我有时候也不喜欢你帮我。”唐飞抱着胳膊脸认真的说着。

    叶青从这句话敏锐的察觉到了些危险的气息,黛眉微蹙,眸子忽转幽怨,担心唐飞说出什么话语,同时又想知道他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帮我多了之后,我就愈发离不开你了,我感觉我好像要你帮我辈子了。”唐飞笑着说道。

    “讨厌,我以为你要说什么呢?赶紧滚下去救你老婆,晚了估计会被雇佣杀手给轮了。”

    “闭嘴,你这个乌鸦嘴。”

    唐飞钻出车门,来到别墅门口,这次的生日宴会果然不样,门口已经被封锁,任何人不准进入。

    此时,别墅内,柳修月身礼服,眸子如秋水般泛着萧瑟和冰凉,站在她面前的有三个身材高大的白人男子,身西服,手里拿着枪。

    柳修文坐在柳修月对面,笑盈盈的把玩着手里的高脚杯,晃了晃被子,腥红的液体,因此酿出波涛。

    “我的好妹妹,你没想到吧。”

    “那当然,像你这种畜生,做什么都让人意想不到,你到底想要什么?你知不知道,如果我死在这里,爷爷定会派人查出真相,你照样什么也得不到。”

    柳修月黛眉拧,冷声道。

    柳修文仰头大笑着,说:“我不会让你死在我这里的,我会让你死于车祸,这样跟我毫无关系了。柳家的家业也会有我来继承,至于妹妹你,就就去下地狱吧。”

    “你……修文,你,我那么相信你,即使我们关系这么差,我还想相信你会重新做人没想到,你依然这么丧心病狂,钱,钱,为了钱,你还认识你自己么!”

    柳修月冷冷直视着柳修文,宛如利剑样的眸子,似乎要将他刺穿。

    柳修文被妹妹看到有些惶恐,平静的脸上出现了慌乱,命令道:“这个女人废话太多了,给我掌嘴。”

    其中个雇佣杀手,挥舞着粗壮的手臂,身清脆刺耳的声音之后,柳修月嫣红的薄唇唇角,溢出抹血痕。

    纤长的玉指,紧抓着黑色硬皮沙发,心里并没有恨意,反而觉得哥哥很可怜。

    辈子像没头苍蝇样,从来都不知道该为什么而活着。

    “我妹夫呢?怎么没和你起来啊,早说他不来,我连雇佣杀手都不用请了,正是多此举,不过,就算他现在来了,又怎么样?”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