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程辰辰的生日

    柳修月被关押的房间,就在正在举行生日宴会客厅的隔壁,所以能清晰听到隔壁传来的悠扬音乐声。

    可是,和面前的冷枪相比,这些本该舒缓悦耳的音乐,反而显得分外刺耳。

    “我的好妹妹,你真是美丽动人,没想到你竟然被那个臭卖羊肉串的给上了,真是糟蹋了好东西。

    你不就是看不起我么?觉得我什么也不行,在你这个帝豪集团的总裁眼里,我恐怕连最底层的小职员都不如吧。”柳修文啧啧冷笑着。

    “对,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我对你很失望。”

    “哈哈,很快,你就会死在起车祸中,而我,就成为柳家唯的继承人,我会用你辛辛苦苦赚来的钱,玩女人玩车,你就好好看着吧,哈哈。”

    柳修文仰天大笑着,气的柳修月娇躯直颤,没想到她这么多年的努力,竟然便宜了这个混蛋。

    此时,房间的木门忽然被踢开,个男子大步走入,叼着根烟,慵懒的扫了卧室眼,身上有不少血迹,面庞清秀,挂着抹玩世不恭的轻笑。

    “大舅子好啊,今天来也没带什么生日礼物,不过,我看外面有十几个雇佣杀手,目测对你欲行不轨,我已经帮你解决了。

    别谢我,会多请我喝几杯就行了,是吧,老婆。”唐飞笑着将柳修月揽入怀中。

    听到唐飞解决了自己带来的雇佣杀手,柳修文自然不会轻易相信。

    这二十名雇佣杀手虽然说不上顶尖,可是在东南带出没,都是见惯了生死被战火洗礼出来的军人,均是彪悍亡命之徒,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搞定。

    柳修文给屋内其他三个雇佣杀手个眼色,他们纷纷拿起对讲机联系其余的人。

    “喂喂,你们在哪儿?立刻到层302报道。”

    “收到!”

    唐飞拿着对讲机戏谑的回复了句,刚才说话的那个雇佣杀手脸木然。

    看到唐飞手里拿着的带血的对讲机正是队友的,知道唐飞说的是真的,他个人搞定了他们其余十七人。

    柳修月被唐飞有力的臂膀揽在怀里,心里百般滋味,难以言说,总的来说,看到他,心里有种强烈的安全感。

    似乎他便是庇佑自己的神灵,有唐飞在的地方,就算刀山火海,妖魔横行,也能保她毫发无损。

    “哎吆,老婆,你怎么流血了?谁打你的,告诉老公我,我给你报仇。”

    唐飞伸出纤细的手指,轻捏着柳修月精致的下巴,细腻的脸蛋上,明显有抹血痕,他脸上瞬间充满怒气。

    他虽然还无法做到全心全意只属于他老婆人,但也绝对不允许有人伤害她。

    柳修月自然不会哭哭啼啼的说自己被谁欺负了,冷眸看了眼刚才打自己的男子。

    唐飞已经明白过来,站起来刚才还和煦的眸子,忽然变得阴冷起来,就像野兽的眼睛样,没有丝毫的情感。

    “咕咚!”柳修文咽了口唾沫,退了步。

    其他三个雇佣杀手纷纷做出防御的姿势,同时,伸手摸向腰间的手枪,他们自以为动作隐秘,然而早已被唐飞看的清清楚楚。

    唐飞闭着眼睛,眉头微微蠕动着,字顿道:“我很生气,因为你们打的这个女人,连我都舍不得打。”

    唐飞说完这话的同时,其他三人纷纷对准唐飞开枪,唐飞腾地从原地消失,三人对着残影猛地射击,地面上出现了无数孔洞。

    柳修月抱着膝盖蜷缩在沙发上瑟瑟发抖。

    看到面前空无人,三人互相交换了个震惊的眼神,然而下秒,三人同时感受到后背传来股凉气。

    猛地转身射击,道白光滑过,在三人柔软的脖子上留下道血痕,随后血流如注,三人瞪大了眼珠倒在地上,他们想不到世界上还有人竟然出手这么快。

    唐飞蹲下来,摇头笑着,咀嚼着三人脸上的后悔之意,淡淡的说:“临死前告诉你们句话,华夏是雇佣杀手的禁地,牢牢的记住。”

    唐飞说完,就站起来,手上溅射了不少血迹,步步逼近柳修文,柳修文满脸苦相,没想到他竟然惹怒了这样的恶魔。

    唐飞把抓着他的衣服,柳修文闭上了眼,浑身抖的像筛糠。

    “别紧张,我只是借你的衣服擦擦手而已。”唐飞在柳修文洁白的衬衫上将手擦干净,看到美女老婆还在害怕,走过去,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老婆没事了,我说过,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定会出现的,别说我面对的是二十个雇佣杀手,就算是百万雄师,我唐飞何惧?”

    唐飞捧着柳修月的俏丽脸蛋,因为害怕而有些哭容,为她轻轻擦拭玉脸上的泪痕。

    柳修月嘴唇发抖着点了点头,紧紧倒在唐飞的怀里,如果没有他,哥哥柳修文的计划就成功了。

    “他怎么办?我杀了他给你出气。”唐飞举起手枪对准了柳修文。

    “别,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我,我也是被逼的。”柳修文吓得缩在墙角剧烈的发抖着。

    “别,不能杀他,你知道爷爷身体不好,要是知道他死了,恐怕身体会承受不住。”

    柳修月的纤细玉指,勾住了唐飞的手连忙阻止道。

    唐飞想了想也是,看了眼怀里的柳修月如只小猫般乖巧,温香软玉,仿佛簇拥着堆花香气扑鼻,如果让帝豪集团的员工看到柳修月竟然也有这么柔弱的面,估计会惊掉下巴。

    “我真的是被逼的,我被人下了毒,逼我这么做,当然我其实也有点想……但我真的是被逼的。”

    柳修文跪着哭诉自己被下毒的事。

    唐飞将信将疑的给他诊断片刻,发现他真的中了毒,而且这种毒十分罕见,他还是第次看到。

    唐飞逼问柳修文,才知道原来有个面具男用这种毒控制了他,如果没有解药,月底的最后七天会生不如死。

    唐飞自然不会管这个大舅子,他死了才好,唐飞打算带着柳修月离开这里。

    可是刚才的幕太过血腥了,作为第次看到杀人场面的柳修月,没有吐心里素质已经相当过硬了。

    唐飞捏了捏指关节,虽然柳修文他却是杀不得,不过给他点教训还是可以的,唐飞伸出食指,点在柳修文的穴位上。

    同时,心中也记下背后的面具男,等找到机会,定要把他挖出来,全部灭掉。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