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唐总

    莫溪表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到唐飞压在自己身上,还对自己动手动脚,本来还以为是春梦的,没想到……

    “好,很好。”

    柳修月气极反笑的拍了拍手,大步离开,只听到“砰”的声巨响,是她关门的声音。

    “死流氓,你干什么?你怎么可以对我做这种事,滚开你。”莫溪将唐飞推开,气氛道。

    唐飞脸无语,说:“我以为你是修月呢,谁知道你来了,黑乎乎的也看不清。”

    “那你赶紧去解释解释啊,白痴嘛,你都快结婚了,让修月看到你和我这个样子,她怎么想,她多伤心。”莫溪急切道。

    唐飞急忙起身去楼,知道柳修月肯定去了那里。

    柳修月冷静下来也知道唐飞就是和莫溪有那什么,也不敢在自己的床上做那种事,可能是认错人了,他以为床上的是自己。

    只不过,心里还是有些生气。

    “登登登!”唐飞的敲门声响起。

    柳修月冷哼了声,说:“滚!”

    “修月,你知道这是误会对不对?好了,别闹了,回来睡觉。”

    “滚,我不知道,我早就发现你和莫溪不对劲了。”

    “老婆,你别瞎想,我们是纯洁的上下级关系。”唐飞保证道。

    “滚!我今天就睡在这里,别烦我。”

    柳修月心情十分郁闷,虽然知道两人没有发生什么,还是有些心塞,想自己静静。

    想到自己婚期将至,明天几十套婚纱就要送过来让她挑选了,现在未婚夫竟然还和其他女人有染。

    再美丽的婚纱在她面前都索然无趣。

    莫溪裹着睡袍走过来向唐飞投来询问的眼神,在得到摇头后,她也不想现在去劝柳修月,省的被骂还是明天再说吧。

    唐飞和莫溪起回到楼上,唐飞拿了瓶汽水,往肚子里灌着。

    莫溪托着粉腮有些担心,唐飞劝道:“你别多想,她知道咱俩是纯洁的革命友谊,就是自己心理不痛快,想静静而已。”

    “都怪你!”

    “这怎么能怪我呢?她门开着我以为是对我的暗示呢,谁知道是你……”

    说到这里,唐飞的视线有意无意的撇着莫溪傲挺的两抹,刚才掌中细腻柔滑的感觉,依然在心头徘徊萦绕。

    “咕咚!”唐飞咽了口口水,心里有些痒痒。

    莫溪似乎发现了唐飞的异样,警惕的缩了缩,裹紧了睡袍,说:“你想干什么?感觉你对我意图不轨。”

    “哪有?我是那种人吗?”

    唐飞信誓旦旦的说着,看到莫溪投来个你不是谁是的眼神,哑然无语,摇了摇头回去睡觉了。

    莫溪这次可算是把门关进了,还上了两道锁。

    第二天大早,唐飞起床给两女做饭,特意做的非常丰盛。

    三人聚在起吃饭,总是感觉怪怪的。

    “修月,我发誓,我们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莫溪保证道,唐飞也是通点头。

    柳修月粉腮鼓鼓,没好气的看了两人眼,半认真半开玩笑道。

    “亲爱的,男人如衣服,女人如手足,这种男人你感兴趣你随便好了,我才不稀罕,优秀的男人多得是,哼。”

    莫溪睁大了眼珠子,没想到柳修月竟然这么回答,唐飞倒是脸欣喜,说:“真的,太好了,干脆以后咱们仨起生活算了,哈哈……”

    唐飞笑着,明显发现两女投来的愠色眼神,知道自己想多了,清了清嗓子,移开视线。

    柳修月身宽松的棉质睡袍,勾勒住饱满的两抹,脸上白皙精致的脸孔,带着微微忿色,若有所思片刻之后说。

    “莫溪,我已经决定了,结了婚就和这个人渣说再见,所以如果你喜欢他随便,我已经无所谓了。”

    “啊?”

    莫溪咬着筷子颇为吃惊,她直觉得两人很登对,个高冷女神,个看似整天笑嘻嘻的老婆老婆叫着,不管柳修月遇到什么问题,都会以种英雄的姿态出场。

    莫溪觉得两人应该白头到老才对,怎么这么快就颁了。

    “你们有误会吧,说清楚还是可以在起的,马上就结婚了,说这种话多不好。”

    莫溪做和事老劝道着,虽然说她心里也挺喜欢唐飞的,不过碍于柳修月是她闺蜜简上司,也就想想而已。

    可柳修月要是真的和唐飞分道扬镳,没有关系了,她还真不会客气,跟唐飞相处也不是什么坏选择。

    “没什么误会,事实就摆在面前,你眼前这个臭男人朝三暮四,我也是提醒你,也许你能忍受得了,可是我不行。

    我跟他已经没什么情分了,唐飞你却是帮了我不少,不过那也是你分内的事,可能这么说显得我很冷血。

    放心,结婚之日,就是你我分别之时,我会给你个以亿为单位的天价,保证没让你白白流血。”柳修月说完,将碗筷甩忿忿离去。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她也不愿看到,多少无眠的夜晚都是幻想着和唐飞厮守缠绵中度过的,她很希望能守护自己辈子的,是这个叫唐飞的男人。

    可是她无法忍受唐飞和其他女人来往,这种矛盾已经无法调和容忍,最终爆发的结果,就是两人转身各自走自己的路。

    唐飞目光有些冷淡下来,他知道柳修月觉得亏欠自己,以为钱能填补偿还,可是他付出的时间金钱,也许是有数的,可是他付出的真心和感情,真的能够还的清么?

    莫溪算是明白两人的矛盾之处,无非是唐飞屡次沾花惹草,屡教不改。

    她倒是可以忍受,就算唐飞最终娶的不是她,她也愿意和唐飞经历段感情,或许没有结果,很多事情并非定要有个结果的。

    “混蛋,修月这么好,你还要找其他的女人?为什么?”

    莫溪不理解,柳修月这么优秀出色绝色的女人,都不能将唐飞牢牢捆绑么?

    唐飞深深吸了口气,幽幽道:“因为很多女人对我付出了真心,我不能视若无睹……或者像某人样,像打发叫花子样给钱,以为这就能填平心中的愧疚。”

    “首先我没有钱,其次,这是对别人的侮辱!”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