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招标失败

    柳修月怒视唐飞,唐飞缄口不语两人对视片刻,纷纷移开视线,唐飞也不想多说什么,既然缘到,就好聚好散了。

    “早点休息,结婚时候没精神丢的可是柳家的脸。”唐飞淡淡的说完,就离开了。

    第二天,唐飞和柳修月起去参加招标计划,两人并未有什么黑脸之类的,切就行正常的即将新婚的情侣,十分甜蜜。

    两人都知道这是最后互道老公老婆了,也很珍惜这次机会。

    这次招标的来了不少人,有两家外地的资本非常雄厚,三大集团轮番加价,个个新的天文数字刷新了所有观众的认知。

    最后西林集团以三十八亿的高价,拿下了东海市至今为止价格最高的地皮。

    西林集团的人,各个趾高气扬,十分得意,那倒也是,柳修月剑锋所指,未尝败绩,今天算是折在这里。

    这也没办法,资金不及西林集团雄厚,唐飞早就有所预料。

    柳修月身紧身职业套装,愤然站起来,冷冷扫视众人,寒着脸离开了拍卖会。

    和柳修月起的集团高层,也是纷纷离席,总的来说,第回合,西林集团完胜。

    拥有了这块大肥肉,西林集团日后已经是稳稳的东海市霸主了,帝豪集团的生存空间会被无限压缩。

    行人坐在豪华座驾上,气氛有些沉闷,莫溪开着车,偶尔回头瞥。

    柳修月额头贴着车窗,看着窗外快速掠过的枯黄树叶,心里有些酸涩。

    唐飞本想劝两句,柳修月开口的第句话,就让他哑然。

    “我选了几套婚纱,回去你看看怎么样?”

    柳修月恬淡的说着,就如天山雪莲般,拥有的那么圣洁让人不忍心生亵渎。

    好像东海市的纷争难以让这个女人动容,或许是结婚在她看来,比时的胜败更为重要。

    “好!你后天会是全世界最美丽的新娘。”

    唐飞搂着柳修月的细腰,在她的耳边轻声道。

    回到家之后,唐飞和莫溪在客厅静等着,说起今天的事,唐飞心里觉得很奇怪。

    虽然柳修月输了这次招标,然而,柳修月觉得没什么,倒也正常,反正她直是那张冷脸。

    而莫溪也太平淡了吧,点消极情绪都没有,难道她也进化成美女老婆这样的万年面瘫脸?

    “喂,你会劝劝她,招标输了就输了,我们还有反击机会的,大把大把的。”

    唐飞挤眉弄眼着,已经抬起屁股挤了挤莫溪,能明显感受到翘臀部的肉感。

    “讨厌。”莫溪满脸娇羞的白了他眼,移了移,仰着精致的下巴,意味深长道。

    “你以为柳总输了?我告诉你,我们柳总其他方面可能输,生意上是不会输得,不然就不是东海市第女总裁,柳修月!”

    “纳尼?”唐飞个脑袋两个大,搞不懂他们在想什么。

    “算了,你这个白痴说了也不会明白,等着看好戏吧。”

    莫溪饶有兴致的玩味着唐飞脸上愈发浓厚的好奇心,她就喜欢看他猴急的样子。

    “喂,到底怎么回事?喂……”

    唐飞说着,莫溪小跑着钻进了柳修月的卧室内,很快就传来两人火爆的话题讨论。

    “哇塞,修月你胸又大了,用了乳贴么?”

    “滚,没有,本来就这么大,闭嘴,小心他听到。”

    “那有什么?他听不到的,我小声点,嘿嘿。”

    “去死你,我嫁人了,虽然很快就会再离,不过,你也抓紧吧,我们家莫溪这么可爱,胸这么大,屁股这么翘,要的人大把。”柳修月的声音传来。

    “哪有,你的屁股更翘,我捏捏,哇手感好好。”

    唐飞知道这两个闺蜜在起的时候,话题总是那么劲爆。

    “哪有,我真的很希望你们在起,拜托了,再多给他段时间好不好?”

    “谢谢你,不会的,我已经给他很多时间了,他这叫死性不改,不会有救的,如果他想这么做,他知道怎么做。”

    柳修月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结,开始穿戴婚纱,本来想让唐飞起看看哪件更好看的,但是想到他低下的审美能力,就拒绝了他的加入。

    两个女人在屋子里小声讨论着。

    唐飞摇了摇头,知道没自己什么事了,就干脆离开了这里,出去买醉。

    走着走着,来到了第次陪着柳修月买书的地方,就打算进去看看有什么感兴趣的书籍,刚走到中学生教材教辅书籍那个专区,对母女就出现在唐飞视线中。

    女的正是那晚的唐婉儿,手里挽着个书篮,头泼墨般的长发高挽着,丰腴的娇躯,被紧身的女装束缚着,反而将荡人心魄的女性曲线美感完美的展示出来。

    顾盼之间,的味道尽显,想起那晚抵尽缠绵,唐飞就有些回味无穷,然而此时他却没有勇气面对月月,想到他睡了她母亲,心里总是怪怪的。

    唐飞随便捡了本《初中生英语必备五百单词》遮着脸,打算遁走。

    然而还是被月月这个机灵鬼给看到了。

    “大叔,是大叔哎,妈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大叔,人可好了。”

    月月身前卫的长衫,牛仔打底裤,稍圆的脸蛋洋溢着喜悦,大大的眼睛弯曲成月牙形。

    唐婉儿看到唐飞,秀雅的脸蛋上,先涌现了抹嘲弄之色,想必她也觉得实在太巧合了,然后有些嘲讽的说:“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大叔,那个好人?”

    唐婉儿故意加重了“好人”这两个字的读音,想起那夜两人发生的关系,唐婉儿既忿恨,有又些紧张,担心月月看出什么。

    唐飞知道唐婉儿有些误会,可是当着月月的面又没法直说,于是说:“月月,帮叔叔找本名叫《红与黑》的书好么?就在楼上谢谢。”

    “好的大叔,我这就帮你找。”

    月月点了点圆润的下巴,就上楼去了。

    唐婉儿自然看出来唐飞是故意支开月月,似乎有话对她说。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